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综合信息 > 文艺

一本写了40年的书

时间:2018-01-23 11:46:43  来源:55团  作者:庄正华

  我的散文集《紫丁香》由中国文联出版社于2017年12月正式出版。 p8Y北大荒之情
  从1976 年10月10日,《光明日报》发表我的第一篇习作《明灯颂》至今刚好40年,也是我们国家发展变化最快的40年,为世界瞩目。就我个人而言,则从青年时代、中年时代到步入老年社会,因此,思绪万千,感慨万千。p8Y北大荒之情
  我从小就做文学梦,启蒙是父亲每天下班从单位借回来的书籍,开始是连环画,上海人叫“小人书”,后来是长篇小说。小学三、四年级时我已读完《林海雪原》《平原枪声》《红旗谱》《红岩》等红色经典小说,400~500页的长篇小说一周就能读完,而且越厚越好。因此,每天晚上翻我父亲的手提包,成了我儿时最大的乐趣。p8Y北大荒之情
  书读多了,视野开阔了,文笔自然就好。记得上初一时,语文老师布置写一篇反映越南南方军民抗击美帝国主义和南越傀儡政府的命题作文,具体写了些什么早已忘光了,但印象较深的是,我把敌人获悉南方军民消息用了一个“嗅”字,让语文老师大加赞赏,并在全班课上进行了点评。p8Y北大荒之情
  书读多了,自然开始做文学梦。1966年初中毕业,我填报的第一志愿是复旦大学附中,用上海话讲就是“一门心思想当作家”。然而“文革”一场浩劫,泯灭了我的文学梦,我也被上山下乡运动的洪流卷到几千里外的黑龙江,当了一名脸朝黑土背朝天的兵团战士。p8Y北大荒之情
  山不转水转。1974年9月,我因受再教育和劳动表现好,被推荐到北京大学中文系文学专业学习,文学梦再次被点燃。记得,当时我还给中学的班主任写信,憧憬着即将向我打开的文学大门。然而,在那个“老师不敢教,学生不敢学”的年代,我们每天的学习内容就是“批林批孔”、“反击右倾翻案风”、写同走资派做斗争的小说,等等(见《魂牵梦萦未名湖 , 岁月难舍师生情——北大生活二三事》)。而且,最高学府公开讲,北大不培养作家......更增添了我对未来和文学梦的忧虑和困惑。特别是毕业分配到文化部工作后,每天的工作就是出席各种会议,作会议记录、编写简报、收集资料、起草调研报告等等,似乎离文学之路越来越远。我苦闷过、彷徨过,也发过牢骚。p8Y北大荒之情
  一个偶然机会,我认识了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上海滩与老舍、茅盾等同辈的女作家赵清阁,我在与老作家通信中叙说了自己的困惑和无奈。老作家回信鼓励我、支持我。慢慢我悟出一个道理,其实文学之路并未离我远去,关键是如何处理好主业与副业、专业与业余的关系。更何况,许多专业作家都是先从业余作家起步的。p8Y北大荒之情
  打这以后,我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前提下,坚持业余写作,发表在各种报刊上的散文、随笔也慢慢多起来了。虽然,现在回过头看,有些文章幼稚一些,有些文章毛病不少,但毕竟是我忙完了一天的工作、家务后,坐在台灯下一个字一个字地写出来的,或叫心力之作。倒是2011年3月办理退休手续后,闲暇时间多起来了,使我有更多时间和精力把以前曾构思过的文章一篇一篇写出来。短短几年,散见在各种报刊上的文章有二十多篇,约占本书的三分之一。从中也悟出一些创作心得,记录下来与各位文学爱好者一起分享和探讨。p8Y北大荒之情
  散文不“散”。无论是写人、写景、写物,或叙事、议论、感悟,等等,中间必有一根线把一颗颗的珍珠穿起来,这根线也叫主线或主题。有人以为,散文散文,就是想到哪写到哪,这实在是对这种文学体裁的误会。而且,文章的主题是作者通过对掌握的大量素材进行加工、提炼出来的。决不能主题先行。这方面我是有过教训的。记得1977年大学毕业前夕,学校组织我们几个同学到天安门广场毛主席纪念堂建筑工地采访,我当时先入为主地想了一个题目叫“幸福”,然后到工地去搜集这方面的材料,由于违背规律,本末倒置,结果可想而知。p8Y北大荒之情
  调动生活积累很重要。一些好的散文,看似作者或叙事、或抒情,洋洋洒洒、旁征博引、娓娓道来,好像随手拈来一样。其实,在这背后是作者长期观察生活、体验生活,阅读了多少文章、书籍的结果。打一个不恰当的比喻,散文的主题就是树干,引经据典的各种材料就是树叶,光有树干,没有树叶的烘托,树不可能长得茂盛;反之,光有树叶,没有树干,树就会倒塌。所以创作散文也需要调动所有的生活积累。这样写出来的文章才会丰满、好看。p8Y北大荒之情
  散文也是美文。主要受古代诗词赋和骈文的的影响,句子精练、形象,诗情画意、朗朗上口。有的还讲究对仗、押韵等,朗读起来非常的美,过目不忘。如我早期的《紫丁香》,可属那一类作品。虽然我以景来刻画主人公——徐大爷,写得不是很成功,也未发表过。但第一段,短短几百字,可为一首散文诗。p8Y北大荒之情
  要有一双捕捉生活美的眼睛。一个有良知和社会责任感的作家,无论是专业的还是业余的,只有不断地深入生活、贴近生活,用灵动的心和敏锐的眼,去感受和发掘生活中的美,包括人性之美、自然之美、生活之美,才能写出好的文章。反之,看什么都不顺眼,干什么都别别扭扭,整天牢骚满腹,多愁善感,生活是不会眷恋他的。p8Y北大荒之情
  顺便提一句,本书收集我近40年创作的散文、随笔近50篇,取名《紫丁香》,喻意,花朵虽小也不耀眼,但同样能给人类带来芳香。也喻意,本书的出版,只是我写作的一个阶段性小结。后面,我还有计划。套用革命老前辈的话,“活到老、学到老、写作到老”。p8Y北大荒之情
  本书在编辑出版过程中,得到很多朋友和亲人的鼓励和支持。p8Y北大荒之情
  首先我要感谢我的家人,包括北京的、上海的。几十年来,他们一直是我坚强的后盾和温暖的港湾。同时,也是每一篇新作忠实的读者,中肯地指出作品中的错误和不足,分享文章发表后的喜悦和快乐,甚至分担了我的许多后顾之忧......从而使我能够静下心来,合理安排时间,在这条充满艰辛、枯燥乏味的爬格子路上走得更远、更久。p8Y北大荒之情
  其次要感谢我的那帮哥们朋友,有的帮我出谋划策,有的帮助解决资金问题。特别是为本书作序的王文章同志,我俩几乎同时分配到文化部工作,他毕业于山东大学中文系,我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而且都是工农兵学员。有一年我单位文化部政策研究室领导诚邀他来研究室工作,可惜未果。所以可以这么说,他和我同学历、处在同一起跑线。然而,他凭着聪明才华和后天努力,不仅官越做越大,先任文化部艺术司副司长,后调到中国文化报社任社长,最后回到文化部担任副部长兼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而且学问越做越渊博,除了已出版数十本文化理论研究方面的专著外,还培养出一批又一批的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成为我们这一辈人中的佼佼者,令大家刮目相看和敬重。所以,请他为本书作序,不仅圆了我的梦,也更加鞭策我不能松懈,要加倍努力,争取写出更多更好的文章。p8Y北大荒之情
  还有为本书题写书名的冯远同志,我俩是一趟火车皮从上海拉到北大荒屯垦戍边的兵团战士。虽然认识他已是几十年后的事情,他刚从浙江美院调到文化部艺术司任司长,有些相见恨晚的感觉。同样的经历、同样的人生,使我工作上遇到困难就愿意找他帮忙,他也有求必应帮了我不少忙。特别是他后来从中国美术馆馆长的位置上调到中国文联担任领导职务,仍一如既往地支持我的工作,包括2010年组织策划的“高雅艺术走进北大荒”公益活动,他亲自给有关部门的领导打电话、做工作,促成了这项公益活动的圆满完成。因此,用我们兵团战士的话说,不愧是北大荒走出来的荒弟荒妹。p8Y北大荒之情
  当然,要感谢的人还有很多很多。由于本人才疏学浅,水平能力有限,书中难免有这样那样的错误和纰漏,敬请读者谅解和批评指正。
p8Y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