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综合信息 > 文艺

六九碑痕(二)

时间:2013-06-13 09:45:35  来源:北大荒之情网  作者:童行倩

qT2北大荒之情
       编者按:《碑痕》是43团荒友童行倩近年写作的一部长篇小说,讲述了几位六九届北京知青在“后知青时代”的起伏人生和创业历程。《碑痕》在网上贴出后广受好评,日前应邀改编为37集电视连续剧,更名为《六九碑痕》。qT2北大荒之情
       现将《六九碑痕》文学脚本的第一集贴出,以飨广大荒友。qT2北大荒之情
 qT2北大荒之情

19、 冬   夜   外   礼堂qT2北大荒之情
板搭建的礼堂,表面涂的是一层灰色。qT2北大荒之情

20、 冬   夜    礼堂内qT2北大荒之情

舞台两边挂着单薄的幕布,轻飘飘的垂着,看上去的灰白里依稀可辩曾经的紫红。qT2北大荒之情
土地上有序地排放着砖头架起的木板。灯泡发着昏黄色的光。qT2北大荒之情
穿着鸡屎绿大棉袄的战士们双手揣在袖笼里,以排为方阵,坐在砖头架起的木板上。qT2北大荒之情
台下临时摆了张长条桌子,上面放着满满两大盆黄豆和几十副棉手套。qT2北大荒之情
正副指导员和正副连长五个连领导,整齐地坐在桌子一侧。qT2北大荒之情
连长瘦高,很慢的语速透着绵,尽量强化声速的山西方言仍不能渲染事态的严重:“今天开会要说个事。大家看到这两盆豆子,应该知道咋回事了。”qT2北大荒之情
下面一阵骚动。qT2北大荒之情
指导员四方大脸,眼神有鹰一样的犀利。他略带不满地斜了一眼连长,神情严肃地站起身,指着那两盆黄豆,用浓浓的山东口音洪钟似地说:“大家看到了吧,这是咱连五排的‘劳动成果’。这黄豆不是连里发的,也不是他们自己买的,怎么来的呢?是收工时,每个人装在手套里,弄回来的。”qT2北大荒之情
下面一阵骚动,有人笑着说:“嘿,办法够高的!”qT2北大荒之情
指导员把脸一沉,“居然还有人笑!知道这叫什么吗?叫偷盗!你们问问在咱们这里就业的二劳改,有的当年因为拿了食堂的一个窝头,就判了好几年!不信的话,你们问问他们去!”qT2北大荒之情
礼堂里又是一阵哄笑。qT2北大荒之情
“还笑!以为这是小事啊?”指导员突然提高嗓音,“五排长!”qT2北大荒之情
“到。”胡刚站起来。qT2北大荒之情
指导员:“在这个问题上,你是有责任的!今天这件事不是简单的做做检讨就完事了!少说也得给你个处分……”qT2北大荒之情
战士甲:“指导员,这事不怪胡刚,是我们哥儿几个饿得扛不住了,想……想弄点豆子补充点营养。”qT2北大荒之情
五排战士纷纷说:“是啊,冰天雪地干这么重的活儿,整天冻土豆冻土豆哪儿扛得住啊……”qT2北大荒之情
指导员眼一瞪:“干嘛?要反哪?你们到兵团干啥来啦?屯垦戍边保边疆!那就得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我早就看不惯你们这副少爷兵的样子,整天穿着个,那个叫什么来着?一抖落就干的那个?”qT2北大荒之情
会场里哄堂大笑。qT2北大荒之情
李秋霞轻声提醒:“的确良。”qT2北大荒之情
指导员:“噢。倒的确是凉了,把革命意志都整凉了。”qT2北大荒之情
会场里又一阵哄笑。qT2北大荒之情
指导员猛的一拍桌子,吼道:“还笑!胡刚!你这个排长别当了!战士都让你带成什么样子了!你……”话还没说完,通讯员一溜小跑来到指导员跟前,耳语了一阵。qT2北大荒之情
指导员随即神色严肃地说:“刚才接到团部命令,边境发生火情。咱们连必须马上赶赴沙岗,打火道,切断火势。现在各排马上回去拿工具,五分钟后,在礼堂门口集合!”qT2北大荒之情

21、 冬   夜   外   礼堂门口qT2北大荒之情
一辆四轮拖拉机停在礼堂门口。战士们迅速地从四面八方跑过来集合,并整齐列队。qT2北大荒之情
指导员看了一下表:“好!两分钟!按规定时间节省了三分钟。这才像个兵团战士的样子!”说完向秋霞作了个手势。秋霞站到队伍前:“火场就是战场!上车!”说完带着战士们上了车。qT2北大荒之情
22、 冬   夜   外   路上qT2北大荒之情
四轮拖拉机飞奔在冻得梆硬的土路上。qT2北大荒之情
李秋霞跟战士们一样坐在颠簸的车斗里,不时欠起身来,看着黑色地平线上闪动的红色的火光。qT2北大荒之情

23、冬   夜   外   草甸子旁qT2北大荒之情
车疾驰一阵,在一片草甸子旁停下来。qT2北大荒之情
李秋霞拿着镰刀第一个跳下车,果断地发出命令:“一排长,把你们的人‘一’字散开,往前推!其他排跟着我,跑步前进!”一排战士迅速散开,埋头割草。其他战士整齐地列队行进。qT2北大荒之情

24、冬   夜   外   草甸子上qT2北大荒之情
李秋霞带着战士们在草甸子里跑着,跑一段就说:“二排,从这儿往回割。”跑一段就说:“三排从这往回割。”跑了一段,“四排从这儿往回割。”qT2北大荒之情
五排的战士跟在李秋霞后面跑着。qT2北大荒之情
胡刚一边跑一边嗅着鼻子对旁边的战士说:“二班长,你闻到了一股焦糊味儿没有?”qT2北大荒之情
二班长:“没有啊。闻着味那还了得?咱转眼还不得成灰了!”qT2北大荒之情
胡刚:“我看火头不远了。”qT2北大荒之情
李秋霞转了下身,一边跑一边愤怒地说:“胡刚!你真是能得不行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把距离拉开,赶在火头到来之前打出个隔火道出来!你还在这里瞎扯什么牛皮!”qT2北大荒之情
说完把手一挥,命令道:“快,拉开距离往回割!”qT2北大荒之情
李秋霞猫下腰,挥刀就割。qT2北大荒之情
胡刚悄悄拉过二班长:“我怎么觉得方位不对啊!”qT2北大荒之情
二班长抬头看了看:“今天邪了,连个星星都没有。”qT2北大荒之情
李秋霞直起腰指着胡刚吼着:“还不快割!瞎嘀咕啥哪?”说完恨恨的一跺脚,又猫腰割了起来。qT2北大荒之情
胡刚辨了一下风向:“现在的风向是肯定是西北风。”qT2北大荒之情
他看着远处微微发亮的天际,大喊一声:“不好,咱们迎着火头跑了!”qT2北大荒之情
说完推了一把二班长:“快,你带上咱排的人,迅速往南撤!越快越好。”qT2北大荒之情
李秋霞一转眼已割出去十米开外,隐约听到脚步声,猛一抬头,看战士们纷纷南撤,一下子愣了,再看胡刚,他还一个劲地鼓动大家往南撤,顿时火冒三丈,瞪着眼睛,用镰刀指着胡刚:“你偷黄豆的事还没来得及处理呢,现在你又策划叛逃。回去等着处分吧,你!”说完朝南撤的战士们喊,“回来!”qT2北大荒之情
战士们头也不回地继续跑。qT2北大荒之情
李秋霞怒不可遏地用刀指着胡刚:“你知道你现在的行为后果吗?你……”qT2北大荒之情
没等她说完,胡刚也瞪着眼喊道:“都什么时候了,还提处分的事!”qT2北大荒之情
胡刚往高跳了一下,伸长脖子看看远处:“副指导员,你踮起脚来好好看看那边的光,咱们恐怕是跑偏了,火头已经离这儿不远了。”qT2北大荒之情
李秋霞闻言一愣,环顾了一下四周,疑惑地说:“不会啊,我觉得一直是往北跑呢。”qT2北大荒之情
胡刚摇摇头:“不对。你看,现在刮的肯定是西北风。按风向看,刚才咱们是往西跑呢,正迎着火头。”qT2北大荒之情
李秋霞踮起脚看了看。西边天际隐隐发着光。qT2北大荒之情
她这才发现错了,猛地一惊,跺着脚:“坏了!坏了!”qT2北大荒之情
胡刚: “快跑!”说着一把拉住李秋霞的手,飞奔起来。qT2北大荒之情
一条三米多高的火龙,在草甸子上飞驰而来。胡刚一把将李秋霞按倒,自己也趴下。qT2北大荒之情
几十平方米半人多高的草甸,瞬间化为一条黑色的灰道。火龙继续向前飞窜,在大约二里多外打好的火道前停了下来。火龙扫过的周边,火苗子依然像水印子一样在草甸子上漫延。qT2北大荒之情
胡刚和李秋霞不约而同地挥起镰刀狂扫。星星点点的火星子还在复燃周边的枯草。qT2北大荒之情
胡刚喊着:“那边的冰化了!快,用棉袄醮水!”说完,自己趴在水坑里滚了一下,然后,用帽子护着脸,滚向火星闪动的草皮。李秋霞见状,也学着胡刚的样子滚动起来。qT2北大荒之情
25、冬   夜   外qT2北大荒之情
时明时暗的月亮再次隐入云层。周边渐渐暗了下来。死窟般的黑暗,随着死一样的沉寂悄然而至。qT2北大荒之情

26、冬   夜   外   草甸子上qT2北大荒之情
黑暗中,胡刚站起身,把镰刀往地上一扔,腿一软,跌坐在地上。qT2北大荒之情
胡刚迅速环顾四周,大声喊:“副指导员!”qT2北大荒之情
死一般的沉寂!qT2北大荒之情
胡刚“霍”地起身,跌跌撞撞地搜寻起来,边走边喊。qT2北大荒之情
“在这儿……”一个微弱的声音,从黑暗中飘过来。qT2北大荒之情
胡刚愣了一下,循着颤微微的声音跑过去。qT2北大荒之情
秋霞黑乎乎人坐在地上,两行眼泪顺着黑乎乎的脸流了下来。qT2北大荒之情
胡刚松了一口气,一下蹲在地上,歪头看着李秋霞。qT2北大荒之情
秋霞的帽子不知掉到哪里了,头发燎出了一片卷儿。qT2北大荒之情
李秋霞上下牙“的的”地磕碰着问胡刚:“人……呢?都哪儿去了?”qT2北大荒之情
胡刚:“撤了。”qT2北大荒之情
“有伤着的吗?”秋霞颤声问。qT2北大荒之情
“估计没有,撤得早……”qT2北大荒之情
李秋霞突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qT2北大荒之情
胡刚吃惊地看着这个平时极度钢性的女人,突然觉得好笑。他站起身,从远处找到了李秋霞的帽子,蹒跚着走到她跟前蹲下,把帽子戴在她的头上:“知道吗?我一直觉得你是一爷们儿,还以为你不会哭呢。”qT2北大荒之情
秋霞:“爷们儿咋?还不兴人家有个错?”qT2北大荒之情
李秋霞眼中闪着一种平素从未见过的光泽。qT2北大荒之情
胡刚定神看着秋霞,半晌:“哎,犯点错的领导才完整。要不然,倒感觉残缺了。”qT2北大荒之情
“这是什么逻辑学呀?”qT2北大荒之情
“混蛋逻辑学。”胡刚说完看着秋霞笑着。qT2北大荒之情
秋霞目不转睛地盯着胡刚轻声说:“你知道吗,你来的第一天我就感觉你跟别人不一样。”qT2北大荒之情
胡刚:“个色?”qT2北大荒之情
秋霞:“说不好。”停了一下,缓慢地说“记得吗?你们北京知青来的第一天你就跟我抬扛。”qT2北大荒之情
胡刚:“有这事?”qT2北大荒之情
秋霞:“忘啦?你们来后第一次集合,就你们屋子里的人不出来。我去找你们,你也不告诉我有一个脚崴了的,先一个劲跟我掰杠,当着一屋子人给我下不来台。”qT2北大荒之情
胡刚“扑哧”笑了:“你不想想,一个漂亮姑娘来管我们一帮老爷们儿,能让你顺当了吗?”qT2北大荒之情
秋霞:“骨子里的坏!”qT2北大荒之情
秋霞有点羞赧地笑着想从地上爬起来。qT2北大荒之情
胡刚一把解下自己的围巾,给李秋霞围上:“我只能给你这点儿温暖。要把棉袄脱下来给你,我肯定就牺牲了。你也就用不着怎么处分我了。”qT2北大荒之情
李秋霞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qT2北大荒之情
胡刚伸出手:“快走吧,要不会冻死的。”qT2北大荒之情
李秋霞顺从地拉住他的手,一使劲站了起来。qT2北大荒之情

27、冬   夜   外、旷野qT2北大荒之情
胡刚和李秋霞两人相互搀扶着,跌跌撞撞地在一望无际的旷野上走着。qT2北大荒之情
远处出现了一栋房子。qT2北大荒之情
秋霞腿一软“扑通”跪下:“天啊,我的腿怎么发木了?”qT2北大荒之情
胡刚跪在秋霞旁边:“哎呀,你的棉裤冻得硬梆梆的!你刚才救火的时候是不是把自己的棉裤都浸透啦?唉,你鲁得真是可以!”qT2北大荒之情
秋霞:“你不是也在水窝里滚吗?我觉得你这个方法好,就学你的样子在水里滚嘛。”qT2北大荒之情
胡刚狠狠敲了一下秋霞的腿:“你缺心眼啊?我只是在水窝里醮一下,你倒好,在里面泡上澡啦?你可真行。”胡刚一边敲着她的腿一边说:“冻得这么硬,你的腿能不木吗?”qT2北大荒之情
秋霞的棉裤敲软了,胡刚边揉边问“怎么样?有知觉吗?”qT2北大荒之情
秋霞:“好像还有点感觉。”qT2北大荒之情
胡刚又使劲敲了一下大声喊着:“有感觉吗?”qT2北大荒之情
秋霞点点头:“嗯”了一声:“有点疼。”qT2北大荒之情
胡刚使劲拉她厉声说:“那就起来!不能坐着!咱们会冻死的!”qT2北大荒之情

28、冬   夜   外    场院外qT2北大荒之情

一望无际的豆子地两边长着高高的蒿子杆。收割过的豆子地上两个小小的人影,相互搀扶着跌跌撞撞的走着。qT2北大荒之情
胡刚问:“怎么样?还能坚持吗?”qT2北大荒之情
秋霞一脸痛苦的表情。qT2北大荒之情
胡刚:“不行,再走下去你的腿会冻坏的。我去找点嵩子杆点上先给你烤烤吧?”qT2北大荒之情
秋霞环顾了一下四周:“我能行。你看,北边好像是个房子。如果我判断没错的话,那房子应该是九连的场院。离九连营房不远了。”qT2北大荒之情
胡刚:“咱们先在场院小层落一下脚,烧点火,把你棉裤上的冰化一下,冻得这么硬你的腿都打不了弯儿了。”qT2北大荒之情
秋霞:“嗯,我感觉右腿的膝盖好像磨破了。”qT2北大荒之情
胡刚从地上拾起一根冻得梆硬的秸杆递给秋霞:“拄着,能省点劲。”qT2北大荒之情
两人跌跌撞撞地走向九连的场院。qT2北大荒之情

29、冬   夜   外    场院qT2北大荒之情
月亮不知什么时候从云层里移了出来,把银辉无声地撒在场院上。秋天收割的大豆和夏季脱了粒的麦秸,山峰一样地把场院围了起来。场院边上有棵树。树边上的小屋乖巧安静地立在那里,给人一种拥娇入怀的温存感。qT2北大荒之情
李秋霞停住了脚步,眼睛里流露出一种压抑不住的等待:“我走不动了。”随后便靠在一棵树上不动了。qT2北大荒之情

30、冬   夜   内    场院小屋qT2北大荒之情

胡刚突然转身,冲锋般地抱起一大捆麦秸,迅速地跑进小屋,铺到地上。他第三次抱着麦秸冲进小屋时,秋霞已经一点点挪到了门边,紧跟着“扑通”一下跌倒了。qT2北大荒之情
胡刚上前把她托起来放到麦秸上,又跑出去捡了一些树枝,往黑洞洞的地上一扔:“你在哪里?腿还麻吗?好点没有?”秋霞没有回答。qT2北大荒之情
胡刚循着鼻息一步一步地摸索着,黑暗中摸到秋霞,说:“棉衣没结冰,还有一点点温热。”qT2北大荒之情
秋霞下意识地往边上闪了一下。胡刚触电似的把手缩回来,说:“再坚持一会,我腾块地方,把火点上。”qT2北大荒之情
黑暗中胡刚把麦秸堆到墙角,再扒开一块空地,用微微颤抖的手打着了打火机,点着一小堆麦秸再把树枝引着。qT2北大荒之情
屋里亮了。胡刚把秋霞抱到火堆旁,抽出一根燃烧的树枝顺着秋霞的棉裤慢慢地烤着。qT2北大荒之情
秋霞眼中涌出的眼泪滴在棉袄上。qT2北大荒之情
胡刚吃惊地抬起头,笑着说:“怎么?棉裤烤化了,眼泪也烤化了?我一直以为你是个极度刚性的人。”qT2北大荒之情
秋霞不好意思地抹了一下脸,火光下秋霞眼睛亮亮的闪着少女特有光泽。qT2北大荒之情
胡刚看了一眼秋霞,有些慌乱地拨弄着火,说:“哎,记得吗?我第一天到连队就跟你交上火了?”qT2北大荒之情
秋霞腼腆地低头一笑:“想起来了。你脚崴了,我好心帮你,你还跟我吼。你们北京大城市的就是存心欺负我们小地方来的人。”qT2北大荒之情
胡刚:“你不懂了吧?其实,到连队的第一天,你就给我的印象特深!”qT2北大荒之情
秋霞:“真的?”qT2北大荒之情
胡刚:“真的,那是一种亲和的感觉。你知道,我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记得离开北京的那天,火车站台上,满是送行的人。我看着同学们的亲人都隔着车窗,叮嘱着他们已经重复过多少遍的话,而我一个人落寞地坐在座位上,你知道,那心里是什么滋味吗?”qT2北大荒之情
秋霞:“你的家人呢?”qT2北大荒之情
胡刚:“我父母隔离审查,哥哥也回了乡下老家,所以,没人来送我。火车没开的时候,我还想,没人送就没人送,男子汉无悲也无忧!然而,当火车一声长鸣,车身“咣当”一声启动的时候,我只觉得心里一紧……”qT2北大荒之情

闪回镜头。qT2北大荒之情
*北京站站台。qT2北大荒之情

火车随着“哐当”一声徐徐启动。站台上、车厢内,顿时哭声一片。qT2北大荒之情
坐在车窗边的胡刚,眼泪滚落下来。他擦了一下流淌的泪水。qT2北大荒之情

镜头闪回。qT2北大荒之情
31、冬   夜   内    场院小屋qT2北大荒之情

胡刚:“你知道,火车启动的一瞬间,我在心里说了一句,‘别了,北京!’从此,这一路上都有一种说不出的落寞和苍凉,直到遇见了你。你知道,就在你扶我的那一刻,我突然对你产生一种亲近感。这人啊,真是奇怪。”说完看了一眼秋霞。qT2北大荒之情
火渐渐的熄灭了。秋霞入神而忘情的眼睛在星星点点的火星余光里闪着异样的光辉。qT2北大荒之情
长时间的寂静,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qT2北大荒之情
最后的一点星火灭了。胡刚顺着温暖的鼻息凑过去轻声问:“暖和过来了吗?”qT2北大荒之情
秋霞近乎呢喃地轻轻“嗯”了一声。qT2北大荒之情
胡刚轻声说:“靠近点。”秋霞轻轻的靠过来。qT2北大荒之情
胡刚轻轻地说:“我感觉到你的棉袄还是温热的。”说着用颤抖的手摸着棉裤轻声说:“棉裤没干透,恐怕还会结冰的……”接着呼吸急促地轻声问,“腿还麻吗?”qT2北大荒之情
秋霞呻吟般地轻吐“不麻……”胡刚猛地抱起秋霞,躺到了墙角厚厚的麦秸中……qT2北大荒之情

 qT2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