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综合信息 > 文艺

六九碑痕(一)

时间:2013-06-13 09:39:00  来源:北大荒之情网  作者:童行倩

uZH北大荒之情
    编者按:《碑痕》是43团荒友童行倩近年写作的一部长篇小说,讲述了几位六九届北京知青在“后知青时代”的起伏人生和创业历程。《碑痕》在网上贴出后广受好评,日前应邀改编为37集电视连续剧,更名为《六九碑痕》。uZH北大荒之情
    现将《六九碑痕》文学脚本的第一集贴出,以飨广大荒友。uZH北大荒之情

uZH北大荒之情
序幕:  东北一望无际的雪原。蓝天。午后明丽的阳光。uZH北大荒之情
画外音:当那白得刺眼的雪不再那么白的时候,北大荒的春天来了。此时的雪已经不那么坚硬,有的地方还癍驳地裸露着一块块黑色的土地。没有被雪盖住的隔年荒草微微颤动着,翘首伺机新一轮生机的勃发与张扬。uZH北大荒之情

1、 早春   日    外     雪原uZH北大荒之情
镜头沿着被雪覆盖的陇沟延伸到极远处的白色地平线上,几个小屋零星散落在那里。uZH北大荒之情

2、 早春    日    外     茅草屋外 uZH北大荒之情
屋顶上的雪悄无声的融化着,顺着屋顶上泛黑的茅草滴答滴答地淌着。uZH北大荒之情
水滴在地上砸出一溜小坑。uZH北大荒之情
戴着白边眼镜的胡刚提着个帆布袋从屋里出来,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个小镜子。镜子背面镶着妻子秋霞的玉照。uZH北大荒之情
秋霞眼睛不是很大,但很有神,眼角还有些上挑,让人想到戏里穆桂英的勃勃英气。uZH北大荒之情
男子笑着端详着那照片,然后把镜子放进上衣口袋,转身离去。uZH北大荒之情

3、 早春    日    外    雪原uZH北大荒之情
雪原上,是男子渐行渐远的背影,身后那不再坚硬的雪地上留下一行黑色的脚印。uZH北大荒之情
出“碑痕”片名、主创人员字幕uZH北大荒之情
画外音: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末,小学毕业不久就走南闯北各奔东西的六九届知青,在十年动荡中饱受了边缘化的冷遇后,返城疾风又把他们从兵团、农场推向了已经人满为患的城市。众多临近而立之年的知青在缝隙中求生,在爱与恨的洪涛中沉浮,人性善、恶在不同时期的几微之变,也悄无声地嵌入了他们各自镌刻的碑痕。uZH北大荒之情
画面隐黑uZH北大荒之情

第一集、冰火相融uZH北大荒之情

4、 早春    日    外    路边的一棵大树旁uZH北大荒之情
一辆马车停在路边uZH北大荒之情
“啪”,一个提包扔到马车上。uZH北大荒之情
正弯腰套马车的车把式起身看了一下,继续弯下腰捋着绳索,嘴里唠叨着:“胡刚,你是咱连最后一个走的知青了吧?”听着没反应,车把式放下手里的活儿,直起身看着站在树旁的胡刚。uZH北大荒之情
胡刚,中等身材,清瘦苍白,透着酗酒、亏觉者特有的憔悴。鼻子上架着的眼镜与他满脸的胡子茬让人感觉气质上的不对称,容易对他产生落难公子的联想。uZH北大荒之情
胡刚没有回答车把式的话,而是拍了拍那棵大树,沉吟片刻后,走到马把式身边,说:“唉,秋霞娘儿俩走的那天,也是坐的你老哥的车这一晃快两年了……”胡刚眼圈一阵泛红,摘下眼镜抹了一把脸,坐到了车辕上,一把搂过了鞭子,说,“再替你老哥赶最后一次车吧。”uZH北大荒之情
车把式也往车上一坐:“唉,都走啦,一个都没剩下。六九年秋天也是我接的你们。记得那天,我到团部一看,全是十五六岁的孩子,一个个嫩得跟小水葱似的。呼啦啦一大帮足有二百多人,结结实实的装了两卡车。光拉你们的行李,我们马号班就出了六辆车。记得吧?那天接你们到连里的时候天都黑了。”车把式摇了摇头,“这一晃十三四年过去啦!真快!”uZH北大荒之情
胡刚摇了下鞭子,马车咯吱咯吱地动起来。路旁稀疏的林木缓慢移动着。uZH北大荒之情
胡刚陷入了回忆:“日子不知不觉的过着,而这些日日夜夜仿佛就在昨天……”uZH北大荒之情
画面闪回……uZH北大荒之情

5、秋、傍晚、外、二连。uZH北大荒之情

天擦黑了。两辆卡车在一条不宽的土路上停了下来。路旁土铺的操场上,篮球架剪影似的依稀可见。不远处有几排茅草房,闪着桔黄色的灯。uZH北大荒之情
秋霞清脆的声音:“是北京来的吧?欢迎你们!”uZH北大荒之情
一帮十五六岁的孩子纷纷从前两辆车上跳下来。uZH北大荒之情
卡车后面是装行李的六辆马车。有人在往下卸着行李。uZH北大荒之情
秋霞站在装行李的车上喊:“先过来认领自己的行李啊。”随后,转身对一位战士说,“三排长,你先把取了行李的人领到最后那排房子里去稍事休息。告诉他们先别拆行李,五点半在操场集合,点名分班,再整队吃饭。听明白了吧?”uZH北大荒之情
三排长挥身喊着:“领了行李的跟我走。”uZH北大荒之情
孩子们鱼贯地跟着三排长往亮灯的房子处走。uZH北大荒之情
秋霞拎起车上的最后一个行李喊着:“这是谁的行李?怎么没人领啊?”uZH北大荒之情
胡刚站在第一辆车旁说:“我的。”uZH北大荒之情
秋霞:“怎么不过来领啊?还有十几分钟就要集合了。快点!”uZH北大荒之情
胡刚扶着车邦不动。uZH北大荒之情
秋霞提着行李跳下车,走到胡刚跟前关切地问:“怎么了?有什么困难吗?”uZH北大荒之情
胡刚惨然一笑:“呵,脚崴了。”uZH北大荒之情
秋霞伸出手说:“来,扶着我。”见胡刚不动,秋霞架起他胳膊:“走,别耽误了集合。一会儿还要分班呢。”uZH北大荒之情
前面几个拿行李的停下脚步,看着他俩搀扶着走过来就起哄:“噢!给胡刚一大哄啊,啊哄啊哄!”uZH北大荒之情
胡刚猛地把自己的胳膊从秋霞手中抽出来,但刚迈一步就疼得咧嘴。uZH北大荒之情
秋霞一把搀住胡刚。uZH北大荒之情
胡刚愤怒地吼着:“你松手!听见没有?”uZH北大荒之情
秋霞顿时松开双手吃惊地看着胡刚。uZH北大荒之情
指导员提着马灯走过来吼:“哄什么哄!”uZH北大荒之情
指导员四方大脸,眼神有鹰一样的犀利,此时更是两眼凶光。他手指着李秋霞,头冲着这帮北京知青说:“知道吗?这位助人帮困的女同志就是你们的副指导员!你们这些秃小子们以后都得给我老老实实的听她的指挥!谁不听指挥小心我收拾你们!”uZH北大荒之情
指导员话音刚落,秃小子们又是“嘘”地一阵起哄。uZH北大荒之情
指导员把眼一瞪,指着一个膀大腰圆的小伙子说,“你,把这个崴脚的战士背到屋里去。以后吃饭、上厕所都要有人背!具体的指派分配饭后听你们副指导员的。”uZH北大荒之情
膀大腰圆的小伙子说:“凭什么让我背?胡刚在学校还是个在逃的痞子呢!难不成让红卫兵去背一个打砸抢的小流氓吗?”uZH北大荒之情
 指导员:“我不管你们在学校是什么,表现怎么样,今天到我这来接受再教育,就按这里的表现算数。屯垦戍边,那你们就是不穿军装的军人。谁不服从命令军法处治!”uZH北大荒之情
小伙子愣了片刻,无奈地走到胡刚和秋霞身边。uZH北大荒之情
秋霞:“我叫李秋霞,哈尔滨来的,比你们早一个多星期。你放心,不会总让你一个人背。等分了班我会做具体安排。”uZH北大荒之情
小伙子二话没说,扛起胡刚走了。李秋霞拿着行李跟在后面。uZH北大荒之情

6、 冬   日   外    二连场院附近农道uZH北大荒之情

挂满冰霜的树木,珊瑚般地挺立在辽阔的黑土地上。uZH北大荒之情
五排战士扛着木杈懒散的走着,像一群散兵败将从土路一直稀稀拉拉的延伸到场院。uZH北大荒之情

7、冬   日   外    二连场院豆秸垛uZH北大荒之情

几个战士先到了场院。uZH北大荒之情
其中一个战士往豆秸垛上一躺,看着路上的队伍笑着说:“嘿,这打老远一看,一水儿的鸡屎绿。” uZH北大荒之情
另一个战士靠在豆秸上还拿出一根烟,边点边说:“正规军是国防绿,非正规军就必须是鸡屎绿。不能串了秧儿……”uZH北大荒之情
话还没说完,李秋霞飞快地跑过来,一把夺去战士手中的烟:“什么场合你还抽烟!想纵火啊!”uZH北大荒之情
李秋霞戴着大皮帽子,也穿着鸡屎绿的棉装,身板很结实,乍一看与男战士无异。但灵动的眼神和圆润的脸庞仍然是女人特有的。uZH北大荒之情
秋霞用眼一扫说:“五排长,快组织你们排的人干活!照这个样子这点豆子开春都脱不完!”uZH北大荒之情

8、冬   日   外    二连场院uZH北大荒之情

场院上有成堆的豆秸、成叠的麻袋。一台苏式康拜音联合收割机(可收割可脱粒)。电线杆上绑着木匣子装的电闸。uZH北大荒之情
胡刚没言声,走到电闸前喊了一句:“哥儿几个各就各位了啊。我合闸了。”uZH北大荒之情
战士们无精打采的走到机器旁各就各位。uZH北大荒之情
胡刚合闸,机器转起来。uZH北大荒之情
秋霞走到胡刚身边一下拉下闸说:“等等,进料口得换人!慢慢腾腾的,把后面的工序都耽误了!”uZH北大荒之情
胡刚:“这料填多了就堵了。”uZH北大荒之情
秋霞愤怒地瞪眼说:“你这人就是面!你的兵都让你惯懒了。今天我在进料口,看我怎么让战士们跑起来!”uZH北大荒之情

9、冬    日    外    进料传送带旁uZH北大荒之情

秋霞站到进料口旁对那位战士说:“你今天到出口拉豆秸。”uZH北大荒之情
战士一脸不屑地拖着木杈走了。uZH北大荒之情
秋霞示意胡刚合闸。uZH北大荒之情
机器传动起来。uZH北大荒之情
秋霞用木杆钢叉将小山似的豆荚叉到传送带上,继而麻利地将豆荚铺展开。uZH北大荒之情
几个战士们站在旁边嘿嘿地窃笑:“哈,够生猛的,整个一个爷们。呵呵,到时候瞧着堵吧。”uZH北大荒之情

10、冬    日    外    机器出口。uZH北大荒之情

大堆的豆秸飞龙般的从机器出口吐了出来。uZH北大荒之情
战士们一惊,慌忙四下散开,拉车的找车,接料的找麻袋。uZH北大荒之情

11、冬    傍晚    外    场院。uZH北大荒之情

(快镜头)一辆辆装豆秸的人力平板车往返穿梭。uZH北大荒之情
机器下方,饱满的黄豆哗哗地流进一个个麻袋。uZH北大荒之情
战士们戴着棉帽和口罩在机器旁穿梭往返,把一袋袋黄豆码成垛。uZH北大荒之情
灰尘混着霜花凝在战士们的帽子和冻得僵硬的口罩上,结成长长短短的胡须般的冰穗。uZH北大荒之情
飞扬着尘土和干活人的热气在场院蒸腾着。uZH北大荒之情
高大的脱粒机发出震耳的轰鸣。几个战士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索性脱掉了棉服和帽子。uZH北大荒之情

12、冬    傍晚    外    场院豆秸旁uZH北大荒之情

山似的豆秸越来越小。uZH北大荒之情
胡刚站在豆秸旁从衣袋里掏出眼镜戴上看了下表,问身边的战士:“看到副指导员了吗?”uZH北大荒之情
战士用手一指:“进料口那个,看见了吧?”uZH北大荒之情

13、冬    傍晚    外    进料传送带旁uZH北大荒之情

秋霞用钢叉挑起小山似的豆秸。uZH北大荒之情

14、冬    傍晚    外    场院豆秸旁uZH北大荒之情

胡刚不禁笑了起来:“嚯,真爷们儿,还在那顶着哪!一人顶仨!”说完往进料口走去。uZH北大荒之情

15、冬    日    外    进料传送带旁uZH北大荒之情

在隆隆的电机声中,胡刚上前拍了下秋霞,大声喊:“副指导员,收工吧。”uZH北大荒之情
李秋霞将挑成堆的豆荚挑到脱粒机口后,扒开棉袄袖子,看了一下手表,点了点头。uZH北大荒之情
胡刚喊着:“停机了啊。”说着,捅了一下身边两位战友。uZH北大荒之情
两位战友会意地走向脱粒机出料口。uZH北大荒之情

16、冬    日    外    脱粒机出料口uZH北大荒之情

尚未停转的脱粒机口,饱满的黄豆哗哗地流进麻袋。uZH北大荒之情
负责撑麻袋的人,迅速地腾出一只手,接过战士们的棉手套,灌着哗哗流出的黄豆。一会儿又有人陆续过来灌豆子,一切都井然有序,不动声色。uZH北大荒之情

16、冬    日    外    场院uZH北大荒之情

“收了,收了,收工了!”李秋霞一边大声喊着,一边摘下帽子和口罩拍打着尘土,两条乌黑的短辫从头顶垂到胸前,留海儿下那双清亮的眼睛机敏地扫了一下灰头土脸的战士们,突然她警觉地挑起了原本上翘的眉梢。uZH北大荒之情

17、冬    日    外    出料口uZH北大荒之情

在机口装豆子的几个战士们齐刷刷地盯着李秒霞。有几个人在李秋霞的逼视下,把两只手套系到了身后,然后若无其事地把手揣在袖筒里离开了机口。uZH北大荒之情

18、冬   日   外    二连场院上uZH北大荒之情

一只小耗子从豆秸里跑了出来。几个人夸张地喊着:“哎,逮住它!逮住它!”uZH北大荒之情
小耗子调头往回窜。uZH北大荒之情
一个战士一脚踩住了耗子尾巴,随后往铁锨上吐口吐沫,提着耗子尾巴往铁锨上一摔,耗子“啪”地一下,就冻在了铁锨上,与此同时,系在身后的手套也掉在了地上,黄豆撒了一地。uZH北大荒之情
李秋霞猛地回身看了看拴在战士们身后鼓囊囊的手套,上去一把抓住,用手猛地一抖,颗粒饱满的黄豆便撒了一地。uZH北大荒之情
李秋霞气呼呼地喊:“五排长,把你们排战士的手套都收上来!”uZH北大荒之情
胡刚站在原地不动。uZH北大荒之情
李秋霞大声命令:“我命令你呢,胡刚!”uZH北大荒之情
胡刚把帽子摘下来狠狠地在腿上拍了一下:“不就是点豆子嘛,至于吗?再说了,整天吃冻土豆,哥儿几个都快成冻土豆了。”uZH北大荒之情
战士们哈哈笑起来。uZH北大荒之情
李秋霞瞪了一眼胡刚,然后冲到他跟前,闪电般地把胡刚脖子上的手套抢了过来:“等着处分吧,你!还满不在乎呢!”说完收了战士们的手套,往背上一轮,甩下一句:“晚饭后六点,大礼堂集合!”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uZH北大荒之情
胡刚冲着李秋霞喊着:“行啊,李秋霞,你够爷们儿!”uZH北大荒之情
战士们听了又是哈哈一阵哄笑。有的说:“看见没有,整个一个铁面人!”uZH北大荒之情
有的说:“她真要跟胡刚较真儿,咱哥儿几个可得帮胡刚扛着点。集体绝食!”uZH北大荒之情
有的说:“那冻土豆也叫食?牲口都不吃!咱凭什么天天吃?”uZH北大荒之情
也有担心的:“不会给胡刚处分吧?”uZH北大荒之情
胡刚:“处分能怎么着?不也就是干农活吗?哥儿几个放心,我全兜着!这回最起码得给个结果,改善伙食!”uZH北大荒之情
“噢……”战士们像簇拥领袖般围着胡刚。uZH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