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往事

难忘的五十四团一营八连

时间:2018-04-10 11:23:20  来源:54团1营8连  作者:邱明义  

  知青,这个在当时十分流行并影响着一代人的称呼,目前已经成为历史,并逐渐被人们淡忘。然而这批人还在,他们永远也不会忘记那发生在自己身边和亲身经历的事情,并时常在茶余饭后向亲人和子女们讲述着自己过去的故事。3QK北大荒之情
  我们连队的前身是克山农场一分场畜牧队,专门从事种马、种牛、种猪的培育饲养。队里有两百余匹马的大马群,有一大群羊,鸡舍里每天喧闹不断,鹅鸭是散养的。还有一个大酒房和豆腐房相挨着。与连队相距四、五里地是蔬菜生产基地,旁边一大片青草地是专门放牧的地方。宿舍前的底洼处是一个小水库,水中不时有鱼儿跃出。几条树林綠化带通向远方3QK北大荒之情
  吃完晚饭,我独自一人漫步在水库边的树林里,胳膊粗细的松树郁郁葱葱,林间小路笔直的通向远方。3QK北大荒之情
  忽然一棵一米多高姆指粗细的小树引起了我的注意,这次下乡也许注定我要在这生活一辈子了,这棵小树也是当年生的,干脆就把它当做扎根树来培育吧,看它能否成材。想到做到,我把它根部周围的青草拔掉,用枯树枝松了一下土,然后用帽子兜了两次水澆上,就算大功告成了。从此我会不定期地去看它的成长情况,一直到我离开这个地方。3QK北大荒之情
  休息一天后我们便开始了繁重的劳动锻炼生活。按老连长的话讲,我们的劳动观是从“给自己搭窝一一建筑新知青宿舍”开始的。在老职工的指导下,我们很快地就掌握了盖房子、砌石头、码砖的技术。为了让后来的知青住进新房,我们夜以继日地苦干着,有时下着小雨儿也不休息。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是我们劳动生活的真实写照。这期间鸡西知青的到来,加快了施工的进度。功夫不负苦心人,一个月的时间,两栋崭新的火山石打底,砖瓦结构的宿舍建成了。第二天新宿舍的炕还没有烧干就迎进了第一批房客一一齐齐哈尔市的知识青年。3QK北大荒之情
  大批知识青年的到来,给这个远离城市、文化比较落后的克山农场带来了生机和活力。3QK北大荒之情
  听老职工讲,这地方一年难得看两次电影,整个连队只有会计家有一台收音机。最可怜的是喂猪的小顧师傅,长得个子矮小,是土生土长的克山人。据他自己说,就连火车什么样,轮船怎么跑都没见过。四十多岁了,出最远的门儿是到离这里三十里地的场部去过几次。                     3QK北大荒之情
   以知青为主体的连队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很快组成了。我们把爱好唱歌和跳舞的知青组织到一块儿。一把二胡,一副快板,一支笛子,还有两个口琴、一把京胡,就是宣传队的主力乐队。茶缸、脸盆等物有时也被用做打击乐器。我们利用休闲时间临时编排节目,并在每天晚上的连队学习会前来上那么几段儿。虽然我们在学校没有受过专业训练,有些人甚至和陌生人讲话还会脸红,可是一到知青这个大家庭里,立刻变得落落大方。我们用歌声抒发着对毛主席的热爱,用舞蹈编织着对祖国对毛主席三忠于四无限的火热感情。3QK北大荒之情
  贫下中农们对我们的演出如醉如痴。鹤岗常景路的快板书《劫囚车》,鸡西高怀英的笛子独奏《扬鞭吹马运粮忙》,哈市刘占芳的舞蹈《在北京的金山上》,天津女知青的口琴吹奏及样板戏选段演唱,还有集体表演的忠字舞等,每个节目下来,乡亲们都报以热烈的掌声。特别是对我们自编的歌伴舞表演唱《四个老汉买毛选》、《兵团战士想念毛主席》等更是赞不绝口,连演几天还要再来一个。3QK北大荒之情
  对大多数男知青来讲,生活上最大的不习惯,大概就是洗衣服了。因为这活儿以前在家时根本没有干过,这回可得自己亲自动手了。虽然有的女知青主动提出帮助洗衣服,可是有好多人碍于男子汉的脸面,谢绝了人家的好意,于是便产生了两个笑话。3QK北大荒之情
  廉芝把红背心和白衬衣泡在脸盆里一天后才洗,结果白色变成了血衣。他又弄来半袋儿绿颜料,想把它染成草绿色,晾干后一看;以绿为主,掺杂着红白色,根本没法穿了,只好团吧团吧扔到灶坑里燒了。3QK北大荒之情
  还有靳铁成的做法更绝。一身衣服穿脏了放到一边,待另一身衣服脏后脱下来,两相比较再把稍微干净点儿的挑出来接着穿,如此反复两三次。他还把“这项创新”起名曰“三省”——省水,省肥皂,省衣服……后来在大家的监督下,知道了怎样泡衣服,可就是不会洗,我们便轮流为他服务洗衣服,这种情况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3QK北大荒之情
  连队北面一里多地就是营直的果园。当时正是九月,也是收获的季节,满园的太平果和海棠果还有叫不上名的果都成熟了,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五颜六色的光芒。几乎每天下班吃完饭后,我们同宿舍的人便相约去欣赏美景。果园四圈用木桩围扰,上面钉着几层松松垮垮的铁絲网,个别地方只要上下拉开,人就能很轻松地穿越。果园隔几天就有人赶着牛车拉来几筐鲜果在宿舍门前叫卖,许多知青都争先恐后的前来购买。角八分的一斤对我们来讲也是可望不可及的事情。前几天虽然每人开了三十二元的工资,给家邮二十元交饭伙十元,再买牙膏香皂所剩也就无几了。我们几个人凑点钱买了几斤果一分,没吃够,反而把馋虫勾出来了。于是我们男宿舍的几个知青便决定晚上搞一次行动,解决嘴馋的问题。大约晚上十点多钟,我捅捅身旁的齐市知青党永荣和一个外号叫“烂桃儿”的鸡西知青。他俩马上坐起来,我们穿好衣服就出发了。3QK北大荒之情
  漆黑的夜空,只有无数星星眨着眼睛,四周静极了。我们仨人谁也不说话,悄悄地摸到了果园旁,找到白天看好的地方,拉开铁絲网相继钻了进去。我们趴在地上听了一会儿,没有什么动静,便不约而同地向果树摸去。当时我的心紧张极了,一颗心吓得扑通扑通地狂跳不止。明知道偷果儿是不对的,是违反纪律的事儿,让人抓着肯定没好,但是我们即然走到了这一步,.那就豁出去了。我把书包挂在脖子上用牙咬着书包盖,两手摸索着树枝上的果儿不停地摘,不一会儿书包便装满了。这时我想到穿的是三紧工作服上衣可以装东西。于是把书包背到身后,解开衣服上面的两个扣子,拽过树枝插到怀里,两手用劲儿一撸,许多果和树叶便落进衣服里,四、五个树枝撸下来,肚子前后左右便觉得沉甸甸的了。这时他们俩也来到了我面前,一声“撤”,我们便迅速地顺原路返回宿舍。刚一进屋,几乎全宿舍的二十多人都从被窝里爬了出来,一拥而上争抢书包里的果实。我跪到炕上说:“我这儿还有。”下面扣子一解,“哗啦啦”一大堆果连带着树叶落到炕上地下,红红绿绿真是喜人极了。大家每人捧了一些放在枕头旁,趴在被窝里有滋有味地吃了起来。3QK北大荒之情
  这时候忽然传来“咚咚”的敲门声,把我们吓了一大跳,以为是被果园守夜人发现找来了。3QK北大荒之情
  “谁呀,干什么?”3QK北大荒之情
  “是我们,快把门打开查户口!”原来是隔壁女知青郑桂兴的声音。3QK北大荒之情
  “烂桃”大声嚷道:“我们都睡了,有事明天再说。”3QK北大荒之情
  还有的接口说:“门没挂,进来吧”。3QK北大荒之情
  门开了,郑桂兴等三人走了进来,瞅着满地的果屑和树叶说:“见面儿分一半儿,一人拿点出来。”3QK北大荒之情
  我们趴在炕上嘴上说“没了。多乎哉不多也”。可是每个人都抓了一大把果儿向他们递去。郑桂兴倒也机灵,顺手拿过一个洗脸盆,挨个地向我们征收胜利果实。不一会儿功夫便端着多半盆果乐颠颠儿的回到女宿舍。从她们住的房间里立刻传出了争抢和笑闹声……。3QK北大荒之情
  第二天早晨去食堂吃饭,可就出大麻烦了。许多人瞅着馒头,就是咽不下去。原来吃果过多牙“倒”了,上下牙不敢咀嚼,只能喝点儿稀粥,一天以后才逐渐好转过来。
3QK北大荒之情

                      二零一七年九月十日   于鹤岗3QK北大荒之情

3QK北大荒之情
 3QK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