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往事

记我的战友葛云娣、王健民夫妇

时间:2018-01-25 10:37:02  来源:五师煤矿一坑哈尔滨知青  作者:张连友  

一、采访JSv北大荒之情

  笔者为六八届知青,虽然年近七十,仍然连滚带爬地追赶着互联网时代。买手机建微信,战友们天南海北,彼此问候,好不快乐。JSv北大荒之情
  在战友之中,我发现了昔日的战友葛云娣大姐,当年我们都叫她云姐。云姐是上海知青,当年我们在兵团五师煤矿一坑工作时,就知道她和天津知青王健民结婚,并育有一子。后健民因在井下工作时受伤,回天津养病。四十多年过去了,云姐生活的怎么样了?JSv北大荒之情
  在牵挂之下我打了电话:“云姐,我是张连友,是您当年在五师煤矿的战友,您还好吧?”JSv北大荒之情
  电话里传来特浓的天津口音,语速还是那样慢,还像当年那样“一字一板”:“难得你们还记挂着我们,要是健民在该多好!”JSv北大荒之情
  我明显地感觉到云姐的情绪在变化,果然,传来了云姐低低地哭声,我尽力安慰着她......自己的心情也愈发沉重起来。几次聊天之后,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命运对云姐,是那么的不公平!JSv北大荒之情
  虽然我知道自己语言贫乏,水平有限。手中的笔也显得那么笨拙。但是,一种动笔的冲动,日益强烈。他们不应被人们忘记,这不公平。我要写我的健民哥,写我的云娣大姐。我要追寻他们的人生轨迹,体会他们的心路历程。在他们的一个个故事里,我感同身受,被这一对普通的夫妇所感动。一种情感在心中激荡,一种呐喊便油然而生。于是我伏在案边,拿起了笔。
JSv北大荒之情

二、不离不弃、忠贞不渝JSv北大荒之情

  一九七六年七月十七日,王健民和葛云娣走进了婚姻的殿堂。两人同在煤矿一坑女子掘进队,一个是女队顾问、一个是女队矿工。在共同的工作中,相互关心,相互帮助。经过两年多的恋爱,两个远在他乡的年轻人,心紧紧地连在了一起。矿里给他们解决了一处不大的房子。同是矿工,虽然累点,也很清苦,但心有了归宿,日子有了盼头。一年后他们生了一个男孩,为了这个家庭增加了喜庆。JSv北大荒之情
  可是这暂短的幸福很快就破灭了。就在结婚后的第二年,在宝宝十个月的时候,一九七八年四月五日,王健民在井下工作时遭受重伤,被紧急送往医院治疗。后转入齐齐哈尔医院长期住院。JSv北大荒之情
  这犹如晴天的一个响雷,云娣姐惊慌得不知所措。虽然矿里派人护理,可她每天抱着孩子,忙着护理,忙着为给丈夫治疗而四处奔走。JSv北大荒之情
  王健民由于脊椎受伤严重,胸部以下全无知觉,大小便失禁,只有上肢以上能动。小便得人接,大便得一点点抠出来。王健民伤残至去世这十四年里,受尽了伤痛的折磨,多次有轻生之念,云姐就经常安慰他。云姐把幼子寄养在亲属家里,专心陪护丈夫,后来一起回天津养病。长达十四年的时间,五千多个日日夜夜,他们的艰难可想而知。JSv北大荒之情
  由于长年伤病,高位瘫痪,不得不大量用药,导致王健民脏器衰竭。一九九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王健民这位天津知青,饱受了十四年的伤痛折磨,带着对妻儿的牵挂,永远地闭上了眼睛,享年四十三岁。JSv北大荒之情
  年幼的孩子流着泪和妈妈说:“这世界上,从此无人管我们娘俩了。”JSv北大荒之情
  母子哭作一团。
JSv北大荒之情

三、蹉跎岁月JSv北大荒之情

  在王健民治病这十几年里,每半年或一年要回煤矿报销一次医药费。云姐只好安排好病号和孩子,为了省钱治病,买火车硬座往返于千里之遥的天津和大杨树东之间。JSv北大荒之情
  由于长期治病,没能及时返城,加上多个孩子,上海不给落户,天津也不接收。孩子已到了上学的年龄,无奈之下,云姐开始几年的上访,找政府找妇联。JSv北大荒之情
  一直到一九八六年的某天,天津红桥区妇联的同志送来了落户手续,并登门道歉。迟到的春天终于来了,这是云姐几年上访的结果啊!大姐又一次泪流满面,内心的酸楚只有她本人知道。由于她工资收入低,既要给病号治病,又要送九岁的孩子上学,日子过得十分清苦,常常不得不借钱维持最低开支。他们的大部分亲属都避而远之,谁又愿意去填这个无底洞!JSv北大荒之情
  可怜他们的孩子,我们知青的后代,从童年到少年,过早地感受到了人情的冷漠,过早地尝遍了人间的心酸,性格变得内向,不爱说话。孩子念完初中后,想早点替母亲分忧,就上了技校。他现在是云姐唯一的亲人,现在已四十岁。JSv北大荒之情
  孩子和妈妈说:“他看遍了世间的婆媳不和,不想早结婚,不想让妈妈受苦。”JSv北大荒之情
  真是“寒门出孝子”啊!一想到这个孩子,我心里就酸酸的。这就是我们知青的后遗症吗?我不愿意这样说,也不愿意这样想,但内心却很沉重。
JSv北大荒之情

四、后记JSv北大荒之情

  这个悲凉的故事,常常让我激动。夜半醒来,望着满天星斗,陷入了久久地沉思。JSv北大荒之情
  五十年前,千千万万个青年,在上山下乡的号召下,背井离乡,奔赴边疆。当年的革命热情早已没了温度,当年的豪言壮语已是昨日黄花。当历尽劫难,洗尽铅华,留下的是深深地反思。诚然,我们无法像政治家、历史学家那样,全面而客观地评价当年的上山下乡。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对我们这些未成年的知青来说,上山下乡就是一场磨难,除了练就意志更坚强以外,一无所有。JSv北大荒之情
  假如健民哥没有受伤,他的一家就不会是这个样子,他们的孩子也一定会有更好的未来。JSv北大荒之情
  云大姐人很聪明睿智,为人和善、待人宽厚。在她住的一条小街里有二、三百户人家,无人不知云大姐。她人缘极好,多次被评为“五好家庭”并上台讲话。如果不是家庭拖累,她一定会小有成就的。JSv北大荒之情
  在她的身上,我们看到了云姐和健民哥不离不弃忠贞不渝的爱情,看到了一个弱女子是怎样地用柔弱的肩膀,顶起了这个支离破碎的家。她体现了中华儿女吃苦耐劳的优良品质,她是我们这一代人当中的“贤妻良母”。JSv北大荒之情
  从另一个角度看,虽然这些年煤矿和所属领导换了好多,但大都对云姐家的困难态度漠然。他们为这个家解决了多少实际困难?是新官不管旧事还是无暇顾及?当面对伤者及家属时,我实在想象不出他们在台上慷慨陈词的豪言壮语有多少真话。JSv北大荒之情
  现在的云姐早已没有当年的风采,头发已全白,年迈多病,精神恍惚。JSv北大荒之情
  因为记挂云姐,我经常和她聊天。她每次都和我说起那句让我无尽伤感的一句话:“健民在该多好!”JSv北大荒之情
  健民哥呀!你如果在天有灵,你会听到吗?我想,一定会的!一定——会——的!
JSv北大荒之情

                    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二日JSv北大荒之情
JSv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