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往事

我记忆中的“101采煤队”

时间:2017-12-08 09:19:16  来源:五师煤矿一坑天津知青  作者:万会义  

  我是1969年5月25日从天津下乡到黑龙江兵团五师的知青,被分到45团11连。这个连队是新建连,我们到之前只有13位战友,荒地上没有房子,有几个简易帐棚,是用杨木杆做的架子,上面盖上苫布,这就是我们的男女宿舍和食堂。女生们见到此凄惨景象,泪水就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了。我们从小就没有住过这样的房子,心里都知道一切都要用自己的双手去创造。anM北大荒之情
  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团里从各连队调入七十多人,又从上海,北京等地陆续来了三十多名新知青,我们要一同建设自己的家园。anM北大荒之情
  当年9月26日,我们连队改编成武装连。我也成了一名兵团的武装战士,还发了服装和枪。那时我们都非常高兴,和解放军只差“三点红”,我们也能保卫祖国了。我们连是团里的警卫连,我们这个排驻守在团部,主要是看守弹药库和团司令部的警卫工作,对主要部门,和团直属宿舍巡逻的任务。我们连还是师里的警卫三连,在调离连队前,就执行了一次大会的警卫任务,那是某团的田某某和情夫,杀死了田的丈夫,案情重大被宣判死刑。大会非常庄严肃静,正义的子弹射向了两罪犯。那次行动我们参与的人都觉得非常自豪,是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执行这样任务。anM北大荒之情
  1971年4月25日,领导突然宣布一张调令,让我们十二人到黑龙江省生产建设兵团五师煤矿报道,执行新的任务,其中有万国庆、李永久、刘铁军等人。anM北大荒之情
  自从调入煤矿,我们一直在井下工作,这一干就是二十多年。在此期间我担任过调度、调度长和掘进队队长。一九九一年底才返城调回天津。我对煤矿有着深厚的感情,也把一生最美好的时光献给了煤矿事业。anM北大荒之情
  刚到煤矿时在建井连工作,是掘进工。建井连长是王福祥。随后又成立采煤队,我又调到采煤队工作。队长是林永奇,副队长有万国庆,还有鹤岗来的老矿工张孝。当时的采煤队分为三个排,两个采煤排,一个翻打排。翻打排分两个小班,一个是挪溜子班,另一个是放顶班。每个排分为打眼放炮、推车、架棚和出煤多工种。anM北大荒之情
  张孝队长跟我们排,和我们同下井同升井,起到了带头做用。翻打排的工作是非常重要的,他们的工作好坏是完成任务的关健。挪溜子班必须把溜子铺设的平、稳、直、这样才能正常出煤。放顶排是由万国庆队长领导,顧问是老职工林永来,主要工作是打全掌子的密闭,预防放顶时推掌子,如果推掌子就要停产。放顶排有30多个人,各个都是身高体壮的棒小伙,因为放顶时必须用斧子把掌子上顶子,腿子全部撤走,技术不全面,身体不强壮是干不了这个工作的。战友们都知道放顶排各个是英雄,都叫他们“敢死队”。anM北大荒之情
  那时我们班长是上海知青叫唐龙虎,每天放完炮他和张孝先上掌子处理浮煤,怕伤到战友们。如果顶板破碎马上叫架棚组架棚或是打顶子,看安全后才叫其他人上掌子面工作,他俩起到了模范带头作用。一天张孝队长和班长找到我和裘正涛叫我俩打眼放炮,和我们讲了操作规程和规章制度,讲了打眼的角度和药量等,又说千万不能崩溜子,如果崩溜子就会影响生产,棚子就更不能崩了,这样就给战友们带来更大的安全。通过他俩的讲解、我们知道了打眼放炮的重要性,也知道一定要保证战友们的安全,保证生产顺利进行。  anM北大荒之情
  1973年11月底,采煤队召开了动员大会。会上矿长讲话:冬季到了,各团都在等着我们出的煤来取暖,你们一定在保证安全情况下多出煤,为团里战友取暧做出贡献。队长林永奇向矿领导表示:我们要月产万吨,决不辜负矿领导对我们的期望,一定完成上级交给我们的任务。各班班长也表了决心,一定完成月产万吨,为团里的战友们送去温暖。anM北大荒之情
  当时小班产量是70吨一90吨,这个产量是完不成万吨的,工作量必须加大一倍。以前小班采半个掌子的煤,现在就要采全整个掌子面,任务的难度很大,但是我们只能拼命干,看是看不出万吨的。炮不响煤是出不来的,打眼放炮是采煤队的关键岗位,炮放的好产量就能增加。我俩有决心尽职尽责,为了完成采煤队的目标,实现月产万吨而努力奋斗!anM北大荒之情
  上四点班时我和裘正涛每天要提前一个多小时去火药库领火药,然后下井打眼放炮。现在产量加大了一倍之多,就要提前三个多小时领药下井。到掌子上,上班的头一遍炮煤已经出完,我们很方便就把半个掌子的眼打完了,装上药做好放炮的准备,只要上班的战友一离开,马上放炮,决不能影响战友们出煤,也算是分秒必争吧。anM北大荒之情
  白班的炮眼非常不好打,那时正好是翻打排在工作,有挪溜子、运木头、打密闭的都在工作,掌子面非常乱。我们还得在打密闭之前多打眼,如果打上密闭,有的地方就打不了眼,钎子伸不开,就得用短钎子先打,然后再用长钎子套打,(打套眼)费时费力。有时人还要进采空区里去打眼,这样节省不少时间,但非常危险。anM北大荒之情
  记得一次我正在打眼,王群众来找我俩说:“先不要打了,我们撤了大半个掌子木头,顶板还是没有放下来,所以请你俩帮忙打几个眼,准备强行放顶。”anM北大荒之情
  当时掌子顶板是沙岩,非常坚硬,不好打眼,如果顶放不下来会推掌子(是指顶板来劲大面积冒顶),放顶班没有打眼工具和火药,所以必须去,要顾全大局,如果推了掌子溜子被压,月产万吨就不可能完成了。因此我们换了一根一米八的钎子,一共打了三个眼,装满了火药。在打眼和装药时,放顶班的几人为我和裘正涛观察顶板,前面是万国庆、奚永贵和佟成烈,后出口是孙加杰、王群众和刘洪启。anM北大荒之情
  准备放炮时有了争议,林永来说:“三炮一起放能保证顶能放下来。”anM北大荒之情
  万国庆反对说:“一起放容易推掌子,还是一炮一炮放吧!”anM北大荒之情
  最终还是决定一炮一炮放。轰的一声响过后,这时掌子来劲了,只听见“啪啪啪”腿子断烈的声音,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掌子没劲了,我们一看剩下的两炮巳无踪迹,没有放顶的地方所有的腿子,顶子断得只剩下四根粗些的散落四处,放哪一根都可能伤人或埋人。为了安全只能用放明炮的办法,把最后的四根顶子绑上炸药,把顶子炸断,为了保证战友的安全,只有这个法子。炮响了,又一股气浪扑来,那时我们早以撤到了运输巷,掌子第二次来劲,大约十五分钟顶放下来了。anM北大荒之情
  林永来说:“没听我的就对了,要是听我的非推掌子不可,万吨也就泡汤了。”anM北大荒之情
  有位战友喊道:“哥几个上去喝酒,庆祝一下,掌子保住了,万吨有希望了。”anM北大荒之情
  那天一共耽误了一个半小时没有打眼,战友们到掌子面时,第一遍炮巳经放完,只比平常少放了一节溜子板的距离,因为我们下井比较早提前打眼了,没有影响生产。anM北大荒之情
  记得在后来采煤过程中发现有一个小断层,顶板破碎,面积不大,顶总是一层层的脱落,容意伤人。在这种情况下,是不能放半个掌子面的炮,容易冒顶。我向张孝建议放花炮,每放炮七、八米就留一个垛。断层处留垛,两边各放一架棚的距离,空顶小了顶板不容易脱落,战友们也安全了。放第二遍炮时断层面积小了,就不容易脱顶或冒顶。张孝队长听后觉得这个办法挺好,叫我俩就这么干,并在别的班也进行推广。在后来的十多天里没有一个战友因为顶板脱落而受伤。anM北大荒之情
  一天班前会上,林队长传达了矿领导的要求,要求我们出好煤,一定要把煤质搞上去。当时掌子面遇到断层有一米左右泥岩,我和裘商量,在放完底炮煤出完后,再放泥岩中的炮,火药装的非常少。上边的煤炮先不放,等战友们把泥岩都搬运到采空区里,再放上面煤炮,虽然影响点时间,但是煤质搞上去了。此种放炮方法还得到了队里表扬,而且推广到下一班,煤质自然就好了。anM北大荒之情
  就在当月24天,一次冒顶压住了溜子,不能生产了,处理了二个小班,产量受到了影响。那时全队上下都急了。队领导开了紧急会议,喊出口号:宁掉五斤肉,也要完成上级交给月产万吨的任务。最后几天里又加大工作量,加班加点,小班要完成230吨才能升井,上班不升井,接班的在井口门等。翻打班一天要下两次井。那些日子不分白天黑夜,都在咬牙坚持。我想这就是大无畏的精神吧!最后的日子里,推车班把空车推来后,只留下两人装车倒车,剩下的人全部上掌子出煤或是架棚,架棚的在不架棚时也一起出煤。我和裘正滔放完炮也不升井,和大家一起出煤或架棚。大家这种互助,体现了分工不分家的精神,为了完成万吨任务战友们共同努力着。将近一个月里,还有好几个战友轻伤不下火线,那热情高涨的工作场面,忘我的工作作风,使我们都很感动!这就是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为了我们共同目标而努力的团队作风。那段时间里,矿车是非常紧张的,掘进队的战友们为我们完成万吨,大开方便之门,只要采煤要车,他们不和我们抢,情愿放完炮把货倒到后面先架棚,等有车了再装货。经常自己下班晚,也要把车皮给我们,为我们提供方便,盼我们早日完成万吨任务。坑机关每天都有人支援我们,在井下干过的人员全部到掌子面,没干过的,在下面推车,为了我们完成万吨任务他们付出了很多很多。最后的六天里,采煤队全体加班加点,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终于超额完成了任务。共出煤10800吨,我们“101采煤队”集体用辛勤的汗水,为各个团里的战友们送去了温暖和爱心。anM北大荒之情
  就是这些下乡知青,老职工和家属子弟,使我们创造了奇迹,在后来采煤队月产量里,没有一个超过“101采煤队”的记录,为此我们参加这次会战的全体战友感到那么的自豪!这次会战功劳也是全体一坑战友的,是他们和我们共同努力下完成的。还有辅助队也做了大量工作。比如,值班电工跟班下井,并把备用煤电钻带到掌子下;工具房把最好的备用工具送到井下;灯房女同志把最亮矿灯用矿车送到井下备用;翻车工、蹬钩工他们从来没有因车皮影响我们大会战的产量。anM北大荒之情
  年初,煤矿开表彰会时,党委奖给我们一面锦旗,上面写着《过得硬101采煤队》。这面锦旗一直挂在队部墙上。林永奇队长被评为当年的矿标兵,曹德会、何玉禄等八位战友被评为标兵。anM北大荒之情
  “101采煤队”月产万吨的历史,虽然过去有40多年了,可是至今回想起来就象发生在昨天。许多战友的音容笑貌就在眼前浮动……五师煤矿——我们贡献出青春和热血的地方,使我们一生一世终生不忘!
                                             anM北大荒之情
anM北大荒之情
                     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六日  于天津anM北大荒之情
anM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