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往事

我心中的“敢死队”

时间:2017-12-07 09:35:37  来源:五师煤矿一坑天津知青  作者:王群众  

  在电影或电视剧中,经常有这样的故事情节:为了完成某个任务,由一些人组成“敢死队”,克服一切艰难险阻,不怕流血牺牲,最后胜利完成任务。ZpQ北大荒之情
  一坑101采煤队就有这样一支队伍,它叫翻打排。当时采煤队的建制是两采一整,就是由两个采煤排和一个整备排组成。整备排也叫翻打排,由三十多名身强力壮,井下技术全面的男知青组成。他们的具体工作任务是挪溜子、打密闭、放顶。其中最危险、最紧张的当属放顶工作了。ZpQ北大荒之情
  过去煤矿有一句老话,说的“要想出煤炭,就得木头换”。意思就是采煤过程中,从安全生产方面出发,用圆木架棚子或打顶子将岩石顶板托住。待这个巷道煤炭出完后,他们下班了,就该我们整备的上了。ZpQ北大荒之情
  我们全排分成三伙分头作业:一伙人把几十米长的溜子分解后撤出工作面,再重新铺设到下一个出煤口。另一伙人将撤掉的木头在即将开采的煤壁一侧打上密闭,预防岩石混入煤中,同时也能给顶板减轻压力。最危险,最困难的要数我们放顶的十余名战士了。ZpQ北大荒之情
  我们的任务是在空旷的采空区里将支护岩石顶板的木头撤掉,然后把岩石顶板放下来。这个活一开始比较轻松,撤到一半时,几十米空顶没有了支护压力开始逐渐下沉,顶板出现断裂,护顶煤也一片片不断掉落,不时地落在我们帽斗上,身上。这时就必须加快回收进度,争取在整个顶板压力垮塌之前将支护撤完。孙少林、刘洪启、佟成烈三位身强力壮技术全面的战友首当其冲,他们组成铁三角,每次放顶都是一人在前面干活,另两人在身后观察顶板情况,并及时清理撤退道路,随时做好突发情况的应急措施。我们这些人将撤下的木料运到安全地带,给下班采煤做好准备工作。ZpQ北大荒之情
  放顶最关键的就是剩下最后一架棚或几根顶子的时候。俗话说立柱顶千斤,那时整个岩石顶板的压力都集中在这几个支点上了,那力量何止千万斤。随着咔咔的岩石断裂声,己经能感觉到大面积冒顶即将到来。排长万国庆当机立断,将大部份人都撤到安全处,他和少数几人留下进行最后的一击……不久,随着一阵轰隆隆的响声,狂风夾杂着煤尘向我们袭来。煤尘中有几盏矿灯晃动,他们几个人出现在我们面前,大家不禁露出了胜利的微笑。像这种工作环境和困难场面,我们翻打排几乎三、两天就碰上一次。ZpQ北大荒之情
  的一九七四年春节前腊月二十八,翻打排放顶班在后半夜撤顶工作中发生冒顶事故。当时在遛子头部位,由于空间过大,压力在增加,支顶的立柱变形发生了大面积塌方,正在工作中的矿友们发现危险状况及时撤出,但是冒顶下落的土石把天津知青刘洪启埋住了。虽然土石还在下落,鸡西知青孙少林大喊一声,第一个冲向前救人。接着,奚永贵、我、孙佳杰等战友马上跟进,说时迟,那时快,大家用三块串板插进去,串板由希永贵、另外一个战友和我三人扛串板,串板下由孙加杰、孙少林用手扒土救人。时间!时间!争秒夺秒!当时大家都非常紧张,露膝盖了,可空间小,人怎么也出不来,都着急呀,扛串板的三兄弟顶不住了快压趴下了。这时刘洪起说:“把腿砍断救我出去!”千均一发之时,小林子大喊一声,等我启动电溜子。电溜子启动了,一次动一点、一次动一点的循环操作着……大家悬着心己到生死边缘了,只听轰隆一声,溜子头上边五位兄弟加上被埋的刘洪起全部滚落到巷道上,有二米左右的高度,下面的矿友上前把这几人拽出。ZpQ北大荒之情
  经过生与死的较量,我们成功解救了战友刘洪起。可随即又感觉到密闭里一阵山搖地动,冒顶还在继续,将整个废巷道堵个严严实实。我们奋力地清理一条出口,排除险情,给下一班的战友一个安全的工作环境。ZpQ北大荒之情
  由于我们干的是煤矿里最危险的工作,每个人随时都面临着生与死的考验。但是我们是毛主席的兵团战士,“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是我们革命加拼命的奋斗目标,翻打排的所有人沒有叫苦怕累的,我们还自豪地标榜是矿山的“敢死队”。      ZpQ北大荒之情
  记得最艰难的日子是一九七三年十二月份,矿党委提出多出煤出好煤,支援兵团建设。一坑党委根据井下生产的实际情况,召开干部会议,提出十二月大打翻身仗,要求各部门密切配合,支援采煤生产第一线,力争月产原煤一万吨。霎时间全坑各单位都动了起来:辅助队调集了矿车,补充齐了翻车人员,铁道木匠安排夜班做到发现问题随时处理。电工班提出交接班在井下,决不能因机电问题影响一线生产。食堂在提高饭菜质量基础上,派专人把饭菜送到井下工作面。机关工作人员也提出抽时间到采煤队推车及打扫巷道。采煤队增加打眼放炮人员,由平时小班一遍炮提高到放两遍。总之全坑人都动员起来了,坑领导向知青提出“推迟探亲假,确保月万吨”的口号,获得了广大知青的响应。ZpQ北大荒之情
  我们“敢死队”也召开了战前动员会,排长万国庆提出“井下出煤炭,我们连轴转,沒有休息点,随时听召唤”的口号。我们所有人群情激奋,斗志高昂,纷纷表示决不能给“敢死队”脸上抹黑,放弃休假坚守工作岗位,宁可多流汗,也决不拖采煤的后腿。ZpQ北大荒之情
  月产万吨煤的战役打响了,坑队长领导干部们几乎吃住都在井口,随时随地现场解决发生的问题。ZpQ北大荒之情
  采煤排长苏义韩身先士卒战斗在生产第一线,掌子面前后两头跑,打眼放炮,处理车掉道,哪里最关键他就出现在哪里。ZpQ北大荒之情
  放炮员万会义别看身小单薄,但是工作起来认真负责,大功率的电钻在他手里就象玩具一样得心应手。几十斤炸药背在身上整个工作面健步如飞。头遍炮刚放完,他顧不上休息,又顶着浓烟为下一遍炮奔忙了。ZpQ北大荒之情
  采煤工人刘建强身强力壮,干完自己分片的任务又主动帮临近的战友干活。无论是架棚子还是打顶子,都保质保量地完成任务,获得大家的一致好评。     ZpQ北大荒之情
  话题有点扯远了,还是说说我们“敢死队”的弟兄们吧。自从会战以来,我们的付出是平时的一倍还多。不论何时何地,只要井下来信儿说需挪溜子放顶了,我们二话不说,穿上工作服带上矿灯就向井下出发。十二月份正是兴安岭大雪封山的季节,矿汽车队无法进山拉坑木。煤炭生产需要很多木料,为此我们在放顶的过程中,尽量保持回收木料的完整性,力争把它们全部撤出来,连一个楔子也不放过。然而这样的结果是我们劳动量增加了,不安全因素和危险局面加大了。但是我们毫无怨言,还是积极努力尽职尽责地完成各项工作。ZpQ北大荒之情
  凡在井下工作过的人都知道;那时采煤使用的溜子特别笨重。每节溜子板上百斤,溜子头、尾,电机都有几千斤重,可见我们的劳动强度是相当大的。特别是万吨会战期间,采煤频繁地搬家调换工作面,对我们翻打也是严峻地考验。排长万国庆,顧问林永来积极出主意想办法,采用溜子尾打顶子固定,把溜子头用铁链子挂住,采用自拉自的办法移设溜子。即加快了铺设溜子的进度,又减轻了我们的劳动强度,获得大家的一致好评。总之在全坑上下共同努力下,十二月份共计出煤一万一千吨,有力地支援了兵团建设。在此基础上,我们坑又开展了百日会战,也取得了很大的成效。ZpQ北大荒之情
  我们这支“敢死队”在矿山工作中结成友谊,在和“阎王爷”打交道中建立了亲如哥们弟兄的关系。这段历史距今己有四十多年了,然而回想起那难忘的经历,就好象发生在昨天。ZpQ北大荒之情
  翻打排“敢死队”的战友们:你们都在哪里?我想你们!
ZpQ北大荒之情

                    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二日ZpQ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