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往事

寄往天边的思念(上)

仅以此篇献给我的良师益友——李成生
时间:2017-11-01 15:30:35  来源:五师煤矿一坑鹤岗知青  作者:邱明义  

  一九七零年七月底,我们鸡西采煤队经过回五十四团近一个月的休整,麦收过后又风尘仆仆地来到了大兴安岭大杨树东,投入到五师煤矿的建设中。rSu北大荒之情
  到矿后,我们原班排建制被打乱,有部份人员分到机运连,有的去汽车队,大部份编入建井连,我被分配到一排一班。我们住的是军用帐篷,一个排一顶,一连串六、七顶帐篷连成片,看上去特别壮观。帐篷里是用杨木杆搭建的对面大通铺,三十几人排开住下略显拥挤一些。rSu北大荒之情
  我们的排长名叫李成生,年纪大约四十岁左右。身高一米七八,体重大约在140斤左右,站在那腰板挺直有军人的气质,长得慈眉善目和蔼可亲,看着朴实憨厚且任劳任怨。班长姓葛,还有几个人,他们都是农场职工。我们了解到他们从没干过煤矿工作,因此在我内心深处对他们多少有点瞧不起,但表面上还是服从命令听指挥的。     rSu北大荒之情
  第二天我们便投入到制做井口大架子的工作中。有一位鹤岗来的老职工赵师傅(据说煤矿行业等级七级半)负责地面井架建设的总指挥。我们搬的搬,抬的抬,把八米长的松木制成一组组的井字型木架,然后把它们长短不一的按顺序排开,待全部完工后,再统一按顺时针方向逐架立起固定。搭上桥面板,铺设好双排铁道。又甩开弯道铺设了几十米的煤矸石双排专用线。这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还真难。经过近两个月的努力拼搏,一座威武雄壮的大架子象一条巨龙,威风凛凛地矗立在兴安岭脚下的甘河岸边。     rSu北大荒之情
  记得大约九月底吧,二井大绞车房安装完成,绞车运转正常。推土机顺着绞车道水平方向向地面推出约两米深坑。由我们班用粗圆木架设了3架棚子,这标志着二井正式开工了。同时我们每个井下工人从这时起可以多开6角钱的入井费了,真是可喜可贺的一件事情。rSu北大荒之情
  主井下山掘进前五十米进展顺利,再往下开始出水了。越往下干水越大,小水泵根本抽不过来,工程被迫停止。矿长派专人去师部紧急调运应用物资。而我们建井连全体人员也正好利用这难得的休息时间到处走走看看,游山玩水,尽享人间美色。什么大杨树、达拉滨,甚至嫩江、加格达奇都在我们追逐消遣之中。rSu北大荒之情
  一星期后,师部调配的大型水泵、管材等设备物资相继到来,同时我们每人也发了一套海军用的雨衣。我们装备齐全后,便向主井下山又开始了新的冲锋。而从这时起,井下工作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首先是巷道底板水流越来越大,然后顶板也哗哗的流水不断。由于换上大功率水泵抽水,又赶上大绞车启动,负荷突然加大,矿发电厂经常出现掉闸停电现象。水泵一停,下山掌子头的水眼瞅着呼呼地往上涨。我们只能放弃所有工作,仓惶后退,像这种情况每班都要遇上几次。但就是在这样艰难困苦的条件下,我们仍然坚持小班进尺0、5米架棚的任务。rSu北大荒之情
  针对井下遇到的实际情况,连领导跟班抓生产,李成生排长专门跟我们班。      rSu北大荒之情
  八小时的水中作业,虽然海军用的雨衣密封性能好,但是我们在工作中出的汗,还有顺着袖口或靴子、腰带上的水,也将棉祆棉裤弄个半湿。十一月的大杨树滴水成冰,我们刚一出井口,西北风一吹,身上的雨衣立刻冻硬了,上面还挂着冰碴儿。我们几乎是连跑带颠地交完矿灯,急急忙忙地窜回帐篷,手忙脚乱地脱掉雨衣,倒掉靴子里的水,把棉裤腿拧开,找出干的秋衣秋裤穿上,再将半湿的棉袄棉裤穿在外面(因为我们就这一套棉衣过冬,跟本没有替换的)。饭是从食堂打完端回帐篷里吃的。吃完饭我们便不约而同地脱掉棉衣搭在床头钻被窩躺下了,因为总穿着半湿的衣服毕竟不太舒服。 rSu北大荒之情
  忽然帐篷门一掀,排长李成生出现在大家面前。rSu北大荒之情
  “排长,这么晚你干啥来了?”rSu北大荒之情
  “排长,吃饭了吗,嘛事?”rSu北大荒之情
  “来看看你们。”李排长边说边向地中间的炉子走去,“唉呀,真让我猜对了,你们这帮臭小子,靴子就这样扔得到处都是。这样哪行啊,不烤干,明天再接着穿可就遭罪了。”rSu北大荒之情
  他弯腰从地下拿起靴子,把靴子腰挽好,一双双地摆在炉子转圈。又挨个地摸我们搭在床边的棉衣。他发现鸡西知青杨青的棉裤湿了多半截,就坐在炉子边的圆木墩上,将棉裤腿翻过来用手拿着在炉子边上烤。rSu北大荒之情
  杨青急忙钻出被窝下地来到排长身边:“排长,你快歇一会儿吧,棉裤我自己烤。”rSu北大荒之情
  李排长用手一挡:“天冷,快回被窩去,这点活我干。”反手照着杨青屁股拍了一下。“快回去,别感冒了,我一会就能烤干它。”rSu北大荒之情
  我趴在铺上望着他慈祥的面容,脑海里情不禁地想起妈妈的身影……rSu北大荒之情
  “哎!排长你当过兵吗?”我也不知道怎么顺嘴就问出这样一个问题。rSu北大荒之情
  “噢,当过,我十八岁参军,在东北第四野战军。参加过辽沈战役。我还渡过鸭绿江抗美援朝呢。【上甘岭】电影你们看过了吗?在影片里“我的祖国”那首歌播放的战场、猫儿洞都曾留下了我的身影,辽沈战役打得非常艰难,很多背景都是真实的。”他无比自豪地说。rSu北大荒之情
  炉中红红的火焰映在他刚毅的脸上,霎那间,他的形象在我眼前变得无比高大。更令人难以想象的是,这样一个平凡而又貌不出众的人,身上竟然还有这样传奇的故事。我愕然了,之前对他的些许不敬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敬佩和崇拜的目光。 rSu北大荒之情
  睡在里面的天津王坐起来,将棉被披在身上大声说:“排长,您参加过战争,我问您,冲锋时在前边还是后面?”rSu北大荒之情
  “枪炮一响,冲锋号一吹,我们端着枪就上去了。”李排长慢悠悠的说,“腿快的冲在前面,伤亡的机会反倒比落在后面的少得多。”rSu北大荒之情
  “那您立过功,授过奖吗?”
rSu北大荒之情
  “奖章嘛倒得过几个,朝鲜战场也得了几个,那时我也就你们这个岁数,天不怕地不怕,不管做什么事都要争先去做。入伍开始是步兵,因身体素质好又把我调到炮兵连,几次立功后提升为排长。好在几场战役下来一次伤也没负过,也算是福大命大。记得在朝鲜战场上夜晚露营休息,朦胧中感觉腰下有个硬东西硌得很疼,我顺手一摸,你们猜怎么着?原来是一个炸弹在我身下。我赶紧让战士们撤到安全的地方,然后慢慢地把炸弹运出。危险排除了,战友们的脸上才有了笑容,都说:‘排长你命可真大,炸弹都跑你身下陪你睡觉,可你安然无恙。’”rSu北大荒之情
  看着他漫不经心地回顾过去的事情,那份沉着冷静的态度,着实让我肃然起敬。rSu北大荒之情
  “那您打死了多少敌人?”小王好奇心上来,提的问题也很直接。rSu北大荒之情
  “你电影看多了吧,战斗一打响,双方根本不见人影,只听得子弹嗖嗖飞,炸弹轰轰响,成百上千人噢噢叫着向前冲,边跑边向前面开枪,谁也顾不得仔细看打没打着人,冲到对面了,敌人死的死,降的降,缴获战利品就是获奖的证据。别的不说,光重机枪和轻机枪我各得了一挺,还有其它武器呢。”rSu北大荒之情
  看着排长回忆过去时脸上略显红润的面容,我为他的机智勇敢感到由衷的钦佩……rSu北大荒之情
  这一晚李排长呆了两个多小时,一直等把棉裤及靴子烤干,又往炉子里添完木柈子才走。从此以后,老排长隔三差五的就来一次,督促大家搞好宿舍的内务生活。   
rSu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