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往事

远山的家

时间:2017-09-20 10:30:09  来源:兵团化肥厂  作者:2团11连 许智礼  

引子 7Z6北大荒之情

北国江南北大荒7Z6北大荒之情
粮米满囤北大仓7Z6北大荒之情
秋收万担谷7Z6北大荒之情
豆粒儿闪金光7Z6北大荒之情
我站在这黑油油的土地上7Z6北大荒之情
我在风雨中成长……
7Z6北大荒之情

  这是1972年在汤原县的二师医院,我向同室病友学唱的一首歌。那抒情于兵团战士的娓婉旋律,一直收藏在我的脑海深处,时常翻滾出思念的浪花。7Z6北大荒之情
  多年以来曾有人问:“你既然那么怀念北大荒,热爱北大荒,为什么还哭着喊着跑回来呢?”7Z6北大荒之情
  我都毫不掩饰地回答:“因为那块土地也是我哭着喊着跑去的,是我青春的故乡……”
7Z6北大荒之情

  那年的八月二十九曰,在二团的团部吃罢午饭后,我们在校同窗的三十三个学生,被指定爬上了十一连的马车。车老板儿高高的个子,姓韩,自我介绍也是一名知青,来自哈尔滨。或许同是天涯人的缘故,很快我们就攀谈起来。7Z6北大荒之情
  泥泞颠簸的路上,我们知道了十一连是个老连队,比起艰苦的新建点生活条件好多了。韩还告诉我们,这程子老天爷不睁眼,雨下个没完没了,要不是大水把桥冲垮,十天前我就接来那一班学生了。听到这里我们倍感幸运。几年以后得知,那个未能走进十一连的队伍里,其中就有我如今的老伴儿。7Z6北大荒之情
  颠了二个多小时路程,马车在一个山岗上停下了。韩用手中的鞭子指着七、八百米开外的一片茅舍说道:“看!那就是咱们的十一连。”7Z6北大荒之情
  由于坡大路滑,为了安全我们从马车上纷纷跳下来,在秋风吹佛的引领中,就像一团彩色的云,顺着山梁缓缓地飘移而下。又像一群放学的孩子,走在渴望回家的途中。有的女生还不时地跑到路旁,欣喜地采撷着一朵朵无名的野花。7Z6北大荒之情
  欢迎的场面,当然比不上沿途火车站那么隆重,但也很热闹。敲锣打鼓,夾道欢迎的人群里,有人带头喊着向北京知识青年学习、致敬的口号,一条不知谁家的大黄狗,也兴奋地围绕人群狂吠着窜来窜去。激情滚滚的队伍,在食堂和宿舍之间的空场上停下来等待安顿。7Z6北大荒之情
  一位梳着短发,略显成熟模样的大姐走到我身前,一手扶着我的肩膀,一手指着同学们亲切地问道:“你是他们谁的弟弟呀?”7Z6北大荒之情
  同学们瞬间哄笑起来,有人甚至开玩笑地喊:“他不是谁的弟弟,他是我们老师的儿子。”7Z6北大荒之情
  后来得知,问话的是刘桂琴副连长,也是一个哈尔滨知识青年。7Z6北大荒之情
  难怪弄出笑活,从小母亲就替我发愁,都是一茬的庄稼,总比别人家的矮一截子,都十六了,看起来就像个十三、四岁的孩子。为这个揪心,临出来时让母亲流了不少的泪。7Z6北大荒之情
  准备打仗是兵团组建的基石,所以每个连队都有一些军事化的特征与氛围。为此,我的第一封家书在报平安的同时,不免带出一些玄虚的自豪感:“告诉你们吧,我们属于中国人民解放军序列,是不穿军装的兵。为什么通讯地址写成瑷珲县建字102信箱十一分箱,那全是为了保密呵。我们每天都在军号的唤醒下起床,出早操喊着一二三四。到饭点,全班围着一大脸盆的菜,啃着随便吃的馒头……”7Z6北大荒之情
  时代的熏陶,那时的我们都渴望走在英雄成长的路上。每当晚上吹过熄灯号,我真想学报纸广播上宣传的英雄那样,趴在被窝里打着手电学毛选,但已有人先我而行。真想作点好事让领导表扬,可我实在找不到进步的机会。每天早晨总会有人在大家还没起床,就顶着星星挑来了洗脸水,倒在每一个人的脸盆里。甚至连牙膏都给挤在牙刷上。而且做这好事都是抢着干,比谁起的早。天呵,在这革命熔炉火最红的年代,能不能也让我找出一些发热的空间。7Z6北大荒之情
  更不可思议的是我被分在二排四班。复员老兵都说如果要在作战部队,四班就是连队的主力尖刀班。大概如此,所以我们班的战士,不论身高,还是体格,拉出来个顶个都是有模有样的,唯独我,简直就像一群骆驼里的羊,惨不忍睹。7Z6北大荒之情
  那时连里有一面流动小红旗,为了能得到并留住,各班都憋足了劲儿,我们班更是盛气凌人,大有非我莫屬之势。班长万永波是三十八军出身的复员兵,那蛤蟆头旱烟卷的就像变戏法一样麻利。开一次班务会,地上准会留下一地烟头。他很和善,对我没有一点班长样子,一口一个这小嘎,脸上总流露一丝说不出来的怜爱。7Z6北大荒之情
  一天班务会后,班长沉吟半刻便站起来对我说道:“打明儿起你不用出操了,”并装作没注意到我犯楞的眼神接着说,“扫扫地什么的就可以了。”我刚想说这地天天有人主动扫,贼干净,可话没出口,他就转身急匆匆回家了。让我一时摸不着头脑。众战友笑而不语。7Z6北大荒之情
  第二天早晨,我趴在床铺上,透过玻璃向外望去,看到各班整齐的队列,和那不言自明较劲般的操练,我终于明白了班长的苦衷。我太影响四班的形象了。不过,半夜紧急集合没有放过我,因为连长说,一旦打起仗来,留下的就会成为俘虏。7Z6北大荒之情
  在通往十连以及营部的路上,有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就像一位楚楚动人的深山闺秀,招惹得我们营几个连队都痴情地追随在她的身旁,当地人称呼她为公比拉河。河上有一座伪满时修建的铁索桥,走上去晃晃悠悠真瘆的慌。团里决定,修建一座适应战备需要的桥。7Z6北大荒之情
  建桥需要石料,任务给了十一连。抡锤砸钎,爆破采石,多么光荣艰巨的任务,理所当然地落在我们四班的头上。在各班羡慕的眼光下,我们出来进去一个个趾高气昂,好不风光。可当班长决定我留在家里打洗脸水,烧开水的时侯,我傻眼了。7Z6北大荒之情
  也许现在的人不理解,工资一样,谁也不比谁多挣一分钱,这样的云淡风清是不是天方夜潭?在这里我绝对没有歌颂那年代之意。而是要说这样的呵护,当年的我不但不领情,反而为了能上“前线”,当着全班战友的面流下了眼泪,那一滴滴富有时代特色的激情流淌,现在提起来,真有一种恍然隔世的感觉。7Z6北大荒之情
  软磨硬泡三天后,班长终于发话了:“去玩一次吧。”兴奋得我一夜没睡好觉。半个小时的路程,到了工作面后,我马上陷入了尴尬的境地。掌钎没有人敢抡锤,嫌把不稳。抡锤没有人敢扶钎,怕砸手上。楞是站了半天,还是副班长范永德看我可怜兮兮的,在反复叮嘱下,冒险为我扶了两次钎子7Z6北大荒之情
  在这一天里,懊丧的我,几度想起那一本曾红极一时的《英雄之歌》。其中瘦小干巴的欧阳海也是抡着这把同样的大锤打擂比赛,一举将膀大腰圆的战友奋勇击败……这些曾经让我深信不已,并读得热血上涌的情节,终于像胡编乱造的宫殿坍塌了。显然虚妄与现实的碰撞,就这样损伤了我英雄梦想的翅膀。7Z6北大荒之情
  北大荒的冬天酷冷,但屋子里很暖和,火墙火炕能给人一种温暖的享受。赶在上冻之前,男排都搬进了新建的宿舍,一个大通铺睡一个班,可没有火炕火墙,只是在两铺之间放一个大油桶,在油桶上面安上烟筒伸出窗外,油桶侧面掏一个洞,点燃后往里扔几块大木头拌子就够烧一阵子。只要不让火熄灭了,穿着内衣就不会感觉寒冷。7Z6北大荒之情
  冰天雪地的世界,各排每天的工作任务就是集体上山,每人扛回一根木头供全连取暖做饭用。每天吃完早饭出发,中午前后就陆陆续续回来了。每次都是男同胞回来后立马往回赶,去接女排人扛的木头,那纯真的情谊,如今的青年人是体会不到的。7Z6北大荒之情
  看到战友们每天说说笑笑搭肩搂背地上山,我也想加入他们的行列,扛不了粗的来根细的。但一想到抢锤的境遇,真张不开嘴。我的工作是白天睡觉,晚上大家上床后别让油桶里的火灭了。两个小时左右往里扔几块拌子。可就是这个给狗拴个馒头都能干的活儿,竟然也让我干的不尽人意,经常把大家冻醒。7Z6北大荒之情
  每当我也被冻醒后,看到副班长范永德蹲在油桶炉前,上牙打下牙地点火时,难堪的我真不知道说什么好,就想让他骂几句才好受一些。但他什么也不说,而且全宿舍的人没有一个面露怨色。多少年了,每当想起北大荒那风雪相依的岁月,想起那一幕幕温暖的战友情谊,都会让我涌动难以言表的感恩之情7Z6北大荒之情
  在十一连生活的半年里,有一个奇怪的现象,一排看三排女生顺眼,我们二排和四排女生合的来。具体什么原因至今无人说得清楚。7Z6北大荒之情
  一日,全排共同商议好每人拿出五毛钱,买一些糖果和四排女生聚一聚,这事搁今天不值一提,可在那年代,绝不亚于是一次牛郎织女的鹊桥约会。7Z6北大荒之情
  平时大家都知道我胆小,但排里就我这么一个大闲人,所以范永德拿着集资和我说道:“十连营部的商店东西多一些,你敢不敢去一趟?”7Z6北大荒之情
  “敢!”我兴奋地跳了起来。终于有了回报大家呵护的机会了,一下子让我来了情绪。7Z6北大荒之情
  十连所在的营部距离我们连有十来里的路程,尽管没有去过,但釆石头的地方离十连不远,在那里我曾望着远处的袅袅炊烟有过胡思遐想,所以不怕找不到。7Z6北大荒之情
  走出连队的驻地,心情好得就像一只放飞的鸽子,欢畅在瓦蓝瓦蓝的天空。在银光闪闪的世界里,头戴着一顶黄色的狗皮帽子,穿着一身北京发的土黄色棉服,黑色的棉靰鞡胶鞋踩着积雪发出吱吱的伴唱。可是,当翻过那一道山岗后,走进空寂蜿蜒的山路,我再也高兴不起来了,心里一阵阵发毛。总感觉远处的树棵子里藏着什么东西,又想起听到过的狼吃人从背后用掌搭肩的故事,想起夜晚经常看到升空的信号弹……越想越害怕,越害怕就越觉得后面有什么东西跟着,终于忍不住狂奔起来。7Z6北大荒之情
  完成购买任务后,我想起一个叫赵魁梧的发小儿在十连,便前去看望。在盛情难却之下,也没想太多就留下吃了一顿午饭,又热乎了一阵子便往回赶。7Z6北大荒之情
  很奇怪,同一条山路,往回走没有一丝害怕的阴影。心情好得居然边走边唱了起来:“远飞的大雁,请你快快飞,捎个信儿到北京……”7Z6北大荒之情
  刚走进连队,只见全班人都从宿舍里跑了出来,大个子范永德一下子把我抱住,半晌才骂出一句话:“小兔崽子,你把我们吓死了……”7Z6北大荒之情
  后来才明白,他们不知道我在十连有发小儿,早应该回来却不见踪影,全班正七嘴八舌地胡乱猜测,不知如何向连里汇报呢。7Z6北大荒之情
  那天的夜里,我梦见父亲和母亲向我走来,妈妈拉着我的手问:“想家吗?”7Z6北大荒之情
  我搂住妈妈说:“想,但这里的人对我可好了,您就放心吧。”并转身对站在一旁的父亲说道:“这里没有人欺负我,前几天我睡得太死又尿炕了,还是班长帮我晒的,没有一个人取笑……”7Z6北大荒之情
  我仿佛看见抹着泪水的妈妈,露出了一丝苦涩的微笑。7Z6北大荒之情
 7Z6北大荒之情
                             作于2017年9月17日
7Z6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