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往事

黑土情深(中)

时间:2017-09-06 11:05:17  来源:43团机炮连  作者:张群益  

  第一个冬天我便被零下三十多度的严寒给吓住了,这对一个北京去的女孩子来说确实是不小的考验。冷风夹杂着漫天的雪片,连枯树枝都在风中不停地发着抖,不化的积雪踩下去能没到膝盖那么深。我抡着沉重的镐刨着冻得如石块般坚硬的沟渠,一镐下去却只能溅起薄薄的一层皮来,可每个人都必需要完成自己的任务。我那时长得还很单薄,终于因为天气寒冷和抡不动沉重的镐以及想家等一糸列情感,第一次在这片黑土地上毫不掩饰的放声大哭起来。班里一个老三届的天津大姐姐悄悄走过来,默默地把我一双冻得冰凉的脚揣进了她的怀里,用自己的体温把我冻麻木的脚暖了过来,然后她又脱下自己的鞋帮我穿在脚上。那是我离开家后突然感到的一种温暖。后来女副指导员连夜为我赶做了一双棉袜,又亲手教我怎样缝制棉袜。那是我在东北学会的第一件针线活。4Bx北大荒之情
  虽然我们是值班连队,但也要干一些农活,只是比大田连少许多。冬天的夜晚,宿舍里火炕烧得很热。火墙上烤着一双双收工回来脱下的湿棉鞋,因为每天出工鞋里都会灌进去雪,雪又化成了水,所以鞋子每天都是湿的。晚上一般没有什么活动,九点多钟就熄灯了。在寂静的夜晚,总能听到我校一个六七届男生站在雪地里拉小提琴。在遥远的边疆听到熟悉的苏联歌曲《三套车》的旋律,尤其又是在这样寂静的夜晚,让人有一种想家的感觉。后来听说这个男生考取了某艺术团,从此离开了东北。
4Bx北大荒之情
  1970年的春天,团里着了一次荒火,一共牺牲了八名知青。他们在扑灭荒火的战斗中表现都非常勇敢,在完成救火任务的断后工作中,一次次帮助找不到方向滞留在草甸子中战友们走出了沼泽地,而他们却再也没能走出来。他们没有牺牲在扑灭荒火中,而是因过度疲劳和寒冷饥饿导致生命耗尽。团里下达任务,要我们连去寻找烈士们的遗体。东北四月的水里是刺骨的,所以出发前战士们都喝了白酒,然后用绳子系在腰间,在沼泽地里艰难地把烈士遗体找了回来。4Bx北大荒之情
  牺牲的战友里有一个天津知青孙连华,他父亲是个纯朴的老工人,当团领导把这个不幸的消息告诉他老人家时,这位坚强的老人却没有落泪。谁都猜不出这位老人在想什么,也不知该如何去安慰他。第二天团领导陪同亲属们向烈士遗体告别,老人并没有径直地向儿子遗体走去,而是缓缓地走向其他烈士,表示了他的敬意之后才走到儿子面前。他默默地看了儿子许久,终于忍不住淌下了两行热泪。他对儿子说的第一句竟是:“儿子你做得对,爸爸为你骄傲。”'' 当时许多在场的人都被深深地感动了。团领导问他老人家还有什么要求,他想了想,提出要把另一个儿子也送到兵团,继承哥哥的遗志。老团长劝他说已经有一个儿子牺牲了,这个儿子就留在老人家身边吧,但老人坚持要把家里的儿子再送到兵团来,团长只能答应老人的要求。老人临走前来到儿子生前的连队机炮连,我们拿不出什么礼物表示心意,只把知青们从家带来的一套毛泽东选集送给了老人家。孙连华战士的家乡天津市派了天津美术出版社的同志,深入到边疆创作了反映孙连华英雄事迹的连环画,很快在兵团也掀起了一场向孙连华烈士学习的高潮。直到四十多年后的今天,只要有知青重返兴凯湖追忆青春年代,都会到孙连华八位烈士牺牲的墓地追念故人。4Bx北大荒之情
  在兵团让人难忘的事情很多,比如弹药库站岗,让我至今还记忆犹新。那时我们从连队到弹药库还要走一大段路。连队战士从一排开始轮流值班,一小时一换班,带班的班排长会到宿舍里通知交接班的人。当人还处在半夜的熟睡中,突然被叫醒时的感觉真的难受极了,一边揉着睡意朦胧的眼睛,一边匆匆地穿着衣服,拉门出去,一股冷风便呛得人嘴都张不开了。冬天我们戴的都是棉帽子,大口罩,棉衣外面还要穿上军大衣。尽管穿得这么多,但在零下三十多度的东北边疆却是必须的。  4Bx北大荒之情
  开始轮到我背着枪上岗时,那漆黑夜里嘶嚎的西北风就像使劲地拽着我军大衣的衣角,我甚至连回头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漆黑的夜不仅孤独,也充满着无法战胜的恐惧,后来我才渐渐地变得勇敢起来。冬天是我们冬训的时间,爬冰卧雪的训练已经完全习惯了,我还在冬季二百米打靶中获得过优秀的成绩呢。4Bx北大荒之情
  时间磨炼了我们,也考验了我们,在那里我一点点地成长了起来。
4Bx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