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往事

黑土情深(上)

时间:2017-09-05 11:26:40  来源:43团机炮连  作者:张群益  

  1969年的那个夏天,十六岁的我第一次为自己做了一个重大决定,心潮澎湃地写了一封决心书递到校工宣队,要求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那是在上山下乡运动中,所以我的行动无疑是带了个好头。很快学校去东北兵团的名单就用大红榜的形式张贴了出来,我的名字也在上面,并且我和班里另一名同学成了班级带队的。 KYA北大荒之情
  在决定了出发日期后,母亲便开始默默地为我准备着行李。从母亲低沉的叹气声中,我感到了母亲那千丝万缕的复杂心情。作为一个国家干部,她不能阻止我响应党的号召,但她更知道对于一个从未出过远门的十六岁女孩子来说,那千里之外遥远的边疆才是对我考验的开始,许多的问题都将由我独自一人去面对了。在母亲眼里我不过是个还没长大的孩子,充满着幼稚和幻想。她有很多的担心,尽管几天里重复不断地叮嘱着我,但我并没有完全听进去。那种即将开始走向新的独立生活的好奇感使我一直兴奋着。母亲把一条战争年代一直伴随父亲的军毯放进了我行李箱中,这让我感到了父亲的温暖,因为父亲非常疼爱我,但是父亲已经在六八年病逝了。KYA北大荒之情
  在我离开家的最后一个夜晚,我必竟还是个孩子,躺到床上不久就睡着了。那时还没有电扇,为了让我睡的好一点,母亲一直在床头为我摇着扇子。清晨起来,我看到母亲的眼睛有些红肿,猜想她肯定一夜没睡,甚至还哭过。母亲把我揽在怀里,给我梳着辫子。那是一种别离的惆怅,我竟不知怎样去安慰母亲。母亲没去车站送我,她说她怕受不了。KYA北大荒之情
  当列车拉响了那一声长长的汽笛时,站台上人们那噪杂声变得小了。拥挤在一个个窗口送行人的身影,随着汽笛长鸣被甩在了后面,逐渐消失在了视野中。KYA北大荒之情
  我坐在靠窗子的位置,手里一直捧着《欧阳海之歌》,让这本小说打发着无聊的时间.KYA北大荒之情
  列车沿途大大小小的车站都有敲锣打鼓的人群,知青专列一路被欢送的人群送到了终点——黑龙江的密山县。一下火车,我的身心都变得不协调了,脑袋晕呼呼的,仿佛火车还在咣铛咣铛行进中。在密山师部招待所吃的是米饭和乱炖。东北做菜讲究乱炖,茄子、西红柿、柿子椒一锅炖。吃完了这顿饭,我们便由军队的大卡车拉到了兴凯湖。                                                                二KYA北大荒之情
  当卡车开进湖岗时,司机把车停了下来,招呼我们下车放松一下身体,因为我们已经站了很长时间了。一下卡车,第一个映入眼帘就是那伸向天际的淡兰色湖水,与蓝天相映成为一色,平静的湖面泛起一圈圈的涟漪。我脱掉鞋赤脚走在绵软的沙滩上,被这里的景色迷住了。这里不像我生活的城市,它是那么开阔,仿佛让我的心触摸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KYA北大荒之情
  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是沈阳军区根据中央的六一八批示,在六八年正式组建成立的,完全按部队编制。兵团一共是六个师,每个师下面有十几个团,团下面是营,营下面便是基层连队。团级以上的领导全是现役军人。 KYA北大荒之情
  如果说我分到兴凯湖是幸运的,那是因为兴凯湖种水稻,所以能吃上白花花的大米,这是其它师团不能比的。兴凯湖在知青们来前曾是北京劳改农场。随着知青的到来,劳改农场便迁移了,他们走后很多的房屋建筑还是关押劳改犯时的老房子,甚至电网还没拆掉。而我去的连队却是全团唯一的一个住小楼的连队。我在这个小楼里度过了我的新兵生活。KYA北大荒之情
  记得新兵排的排长是两个天津知青。突然进入一个陌生环境,我们还有点不适应这种约束。听老战士们说,团部广场的铁笼子里关了一只狗熊,是闯到战士宿舍被逮着的。同学们很好奇,没向排长请假,私自结伴走了几里地去了团部。看完狗熊回来的路上,大家才感到问题的严重性,同学们七嘴八舌的商量着对策。两个排长找不到这些新兵也很着急,必竟我们对那儿还不太熟悉,一旦出了事情他们不知该怎么向连领导汇报。排长远远地就看见了我们,本想冲我们发脾气,可还是没忍心批评我们。我们怯生生地溜到宿舍,就像在家长面前犯了错误的孩子。排长笑着说:''都回来了就好,快去食堂吃饭吧。'' KYA北大荒之情
  食堂里一个大方桌是一个班的战士。桌上三个洗脸盆大小的搪瓷盆,一个放粥,一个放馒头,另一个放菜。进食堂前先要背颂毛主席语录,然后再进去吃饭,也不记得什么时候起这一项规定就被无声无息地减掉了。再后来又由集体吃饭改为了划卡吃饭。连队的伙食还是不错的,连里养着猪,种着菜。正在长身体的我们,虽然体力劳动很累,但是我们能够吃饱,还能吃到肉,比起内蒙兵团条件好多了。KYA北大荒之情
  新兵生活一结束,我便被分到值班营的机炮连。其他大多数同学被分到大田连,其中包括才满十五岁的同学和印尼的华侨同学。大田连各方面的条件都很艰苦,繁重的体力劳动对他们更是望而生畏。我和机炮连的战友们搬到了一个茅草房的四合院里。值班营的战士们每人发了一套军装,女装是老式军装,收腰、开领、三排扣,至少在那个年代穿上它还是很精神的。军装一发下来,我们几个北京的女孩子便跑到团部去照了相。我还把从北京带来的红五星悄悄别在了帽子上。那张珍贵的照片我一直保留到现在,那年我十六岁,还是花季少女。
KYA北大荒之情

E40FC0FB@D1227617.747FAC59.jpg.jpgKYA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