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往事

我印象中的“老开发”

时间:2017-08-08 10:17:41  来源:6团  作者:王建  

  刚到连队的第二天中午,我们在食堂打饭时,排队进来一行四人,每人胸前都挂着一个纸牌子,上面写着“牛鬼蛇神”,他们被双鸭山知青押解着。当时只知道有个大胡子的走资派,具体是谁不清楚。那天晚上开全连批斗大会,看见一人胸前挂着个纸牌,上面写着李某某。Pa8北大荒之情
  我这是第一次认识老李,他肤色黑黑的,大个子,满脸络腮胡子,由于住在牛棚,显得蓬头垢面,腰板却挺得直直的。那时感觉老李的态度最好,因为凡是群众问的问题,他都回答。印象最深的是他有个口头语“时候哈”。从老职工的嘴里了解到他的“罪行”:一是文革中推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镇压群众运动;二是文革前推行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三是乱搞男女关系。Pa8北大荒之情
  会场上有一名青年女子高喊打倒李某某,嗓门最高,声音最大。旁边的老职工悄悄对我说,这名女子姓张,她的姐姐和老李相好。Pa8北大荒之情
  老李在26队工作时经常借故在山下过夜,不回山上的家,一来二去张姐怀孕了。老李的老婆找到山下和那位张姐打架,张姐不承认,老李也狡辩。过了一段时间,张姐生了个孩子,嘿,完全是个小李某某。这下老李没的说了(那时没有鉴定DNA的技术,但是凭这孩子长相就足以说明问题),于是背个处分被调到25队。说也凑巧,那个张姐的妹妹家原在24队,文革开始后,老李靠边站,从24队调来一位新支书。这位新支书是张姐的妹夫,在连里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弄得新支书妻子(张姐妹妹)很不自在,当然在那种场合就要报复一番了。Pa8北大荒之情
  随着不断接触了解,知道老李是辽宁人,解放战争中加入东北解放军,作战勇敢,有文化基础,进步很快。东北解放后赴朝作战,从朝鲜战场归来评定军衔时定为中尉副连长,转业到了北大荒。上世纪五十年代初他就来到二龙山,是个老开发了,一直劳动在农业生产第一线。文革前他就是老队长,甭管是执行什么路线,对共产党还是怀有朴素的阶级感情。由于生活作风问题,加上平时工作态度粗暴,方法简单,得罪了些人,在文革初期就被揪出来。他儿子当时10多岁,很不理解,怨气冲天,在山背后放牛的时候,喊出了“打倒某某某”的反动口号,被村里人听到也给揪出来了。那孩子小,在队里关了几天就放回家了,可老李却罪加一等。Pa8北大荒之情
  老李在队里被关押了大约二年,在群众监督下劳动改造,兵团组建后就解放回家了,由于连队派性作怪,一直没被任用。1972年初兵团进行的路线教育运动中,这笔账算在原指导员(连队支书)头上,当即恢复了老李行政职务,任命为副连长。那时他是62元工资的行政22级国家干部,虽然是副连长,但在我们连队也算“高级干部”了。Pa8北大荒之情
  被解放的老李开始工作时小心翼翼,尤其面对那么多知青,更是畏首畏尾了。他生产经验丰富,领导管理也有一套办法,只是被“整”怕了,不能大胆工作。在后来的连队生活生产中他的为人处事给人留下口碑。时隔40年后,有人回忆起当时的一件事情。Pa8北大荒之情
  那是一个阴雨连绵的初冬日,寒冷极了,天上雨水不断,地上泥泞不堪。老李带领知青冒雨抢运埋在地里的土豆。已经装运了一个上午,知青的衣服全被雨水浇湿了,午饭后刚换上干燥的衣服,下午又继续在雨中装运。在带领知青艰苦劳动的过程中,他不单是管理有方,而且很有同情心。每装完一车,他都来与知青商议:“再装一车吧!”于是大家又装满了一车土豆,一车一车地装,直到天快黑了,下起了小雪,可是规定的定额还没完成。老李又一次地来到知青面前:“咱们看看……”他话未说完,大家已知其意,一个个很不高兴,怨气冲天。老李连忙说:“不干了,收工吧!”可还是有人说出了怨言:“下午新换的棉衣都湿透了,要谁命咋地?”老李连声说:“不干了,不干了!”后来在总结会上,老李还表扬了这些知青。这次抢运土豆,老李没有多余的话,但后来却用铁的事实教育了知青。那年一场早来的霜冻,使许多连队的土豆都冻烂在地里,惟有我们连队的食堂整个冬天都有土豆吃。那可是知青们冬天的主要蔬菜啊!Pa8北大荒之情
  一位久经沙场的老革命,一个刚被“解放”的农场老干部,面对知识青年的不满,却表现了极大的宽容,显示了老同志的博大胸襟。在兵团生活中,有许多像老李这样的老农垦、老开发影响教育着知青。他们像父辈一样呵护着知青的成长,也宽容着知青的无知。他们有海一样的胸襟,表现出可敬的坦诚与善良。   
Pa8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