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往事

上学之路

时间:2017-07-06 13:51:38  来源:24团  作者:王建  

  1971年我在黑龙江兵团6团。冬天,我们连女知青唐建生从北京探亲回来,手持周总理的亲笔信递给兵团严文斌副司令员,信的内容是调她去北京大学上学。她很快就回北京了。唐建生的姐姐叫唐闻生,是“文革”时期毛主席的英文翻译。她们的父亲唐明照(中学在天津南开学校就读)当时在联合国任副秘书长,是联合国秘书长瓦尔德海姆的主要助手。唐建生家在北京,她父母却在美国。后来听说是中国政府考虑到各方面情况,所以保送唐建生上学后送到美国工作(唐建生现在美国联合国总部,为高级雇员)。d5Y北大荒之情
  知青下乡以来,以上学为理由从兵团回城,唐建生首开先例。d5Y北大荒之情
  1972年6月,机务排的一名战士被团部叫走谈话。他回来跟连部说,团里调他去成都某军工中专学校上学,这消息震动了全连。据说他父亲是部领导的司机,他居然能上学走,显然是人际关系起作用,就是人们所说的“走后门”。d5Y北大荒之情
  不久就传来大学招生的消息,但是在公开场合没传达。那时的连队根本见不到什么上级文件,只知道某个省、市来我们团招生了。我们同学走了几位。其一,女排老排长,66届高三毕业生。如果不是文革,早就上大学了。这次她是回天津上教师进修学院,进修后分配到中学任教,充实教师队伍。其二是在营部工作的赵老师,此人任劳任怨,勤勤恳恳,不怕脏和累,是个好大姐,被派去北京师院上学。她们在连队里都是出类拔萃的人物。d5Y北大荒之情
  1972年的招生名额基本是内定的,没有报名、评选、批准的程序,当时叫做组织选送知青上大学。他们回城上大学和中专,不发工资,只发生活费,每月可能18元,学习两年或三年,毕业后在本地区范围分配。当时的大学要学习3年,除少数人毕业后回到原来下乡插队的地方,相当一部分留在市内工作。进修的学生是按照原来在兵团时的工资标准32元发给津贴。d5Y北大荒之情
  1973年我被调到兵团24团38连。那年暑期,上面传达了要招收工农兵上学的消息。按连队知青人数,有比例分配。当时的比例不大,我们五、六十人知青的连队只给了一人指标。上级要求表现好的、下乡三年以上的知青自己报名,群众推荐,领导审批。d5Y北大荒之情
  当时我们是这样推荐的:以班为单位,每班算一票。我们连队一排(男排)2个班,二排(女排)2个班,机务排3个班,后勤排2个班,连部1个班。10个班一共10票。每个班里用选票选举,不记名,超过半数通过的算做一票,没有超过半数的不算通过。大家的态度还是很认真的。d5Y北大荒之情
  那年报名的有2个,进行差额选举时,上海知青小庄被推荐上去。小庄是连部的统计,在连部住宿,条件好些,经常利用晚上看书写文章。他特别喜好哲学,当时也是全民学习马列哲学、毛主席哲学最高潮的时候,因此他在全营乃至全团都有名。后来团里分配给我们连一个去呼盟扎兰屯农业学校的指标,而且是“社来社去”,即从哪里来上学的毕业后还回到那里。这样的学校和专业离小庄的想法相距太远,再则还要回到兵团来务农,他就放弃了。当时他被告知,如果当年放弃上学的机会,以后两年之内不得再报名。据说那个名额被团部调剂给别的连队了。以后听说小庄在1977年首次高考时一举考上了北京大学哲学系。d5Y北大荒之情
  1974年夏天,我在营部当干事。由于家庭社会关系原因,我的组织问题一直不能解决,这样对工作很有影响。我向教导员提出回连队继续务农,教导员不同意。正巧,那时招生开始了。教导员问我,你去上学吧。因为我们营部建立时间较短,所有调来的人员工资关系还不能集中,由所在单位保存。我的工资在连队发,根据谁发工资就是谁的人的原则,因此我在连队报名。那年我们连队给了两个名额,连队报名的却有四、五个人。办法仍旧实行1973年的差额选举,后来产生两个人选。一位是卫生员,北京知青;再一个就是我。d5Y北大荒之情
  后来团里通知我上“天津第一机械工业学校”。这是原八机部天津农机校,文革前在全国有名,是重点学校。9月底我领到入学通知书,10月初到学校报到。d5Y北大荒之情
d5Y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