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往事

我在北大荒的那些年

时间:2016-01-22 16:02:13  来源:59团9连  作者:天津知青 孙慧  

  只要提起“知青”,便会立即唤起我们青春的记忆,把我们带回到那片广阔的黑土地上。2015年7月兵团战友上海知青俞国荣和姜本远的回兵团之行,唤醒了我们在北大荒那片土地上共同生活的景象,真是历历在目。尽管岁月流逝,那个年代已成为过去,一晃40多年了,但这种思念之情却一直缠绕着我们,每每几个战友相聚时都会回想起那些年,那些事,那些人与人的情感,我们每个人都热泪盈眶,感概万分。Tsx北大荒之情
  我像每个知识青年一样,响应国家上山下乡的号召,和弟弟一同自愿报名。当时父亲是市政府干部,母亲是医院护士,父母都是共产党员,对我和弟弟自愿报名没有过多的反对。那一年我16岁,弟弟15岁。Tsx北大荒之情
  1970年6月15日,唱着建设边疆、保卫边疆的歌曲,我和弟弟孙维及我的同学们,这群滿腔热血的青年跨入了屯垦戎边保卫祖国的行列里,到了离家三千里之外的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6师59团9连。Tsx北大荒之情
  自从到了59团9连第一天起,我就感觉到这里与学校介绍的兵团情况差距甚大,和我心目中理想的生产建设兵团完全不一样。由于我们的连队是刚刚新建立的农业连队,眼前我们看到的只有一顶大帐篷,一个草房内有个锅灶是伙房,没有现役军人,更没有武器装备。除了个别知青穿着褪了色的旧军衣外,几乎都是自家衣服。一群年轻人,没有一点儿解放军部队的样子,心中有很大的失落感。此时我心里很茫然,真不知今后的路有多远,我开始思念家乡,想念亲人。后来才知道,兵团是不穿军装的部队,团部重要部门有现役军人,隶属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主要任务是屯垦戍边,平时为民,种田打粮,战时为兵,保家卫国。Tsx北大荒之情
  第一天到连队时已是半夜,学校安排来送我们的扬老师和对接的毕建发排长分别讲了几句话,讲的什么也没心思听,简单地吃了连队为我们准备的汤面,我们进帐篷分了床位,来时没人告诉我们带蚊帐,这蚊子多的难以想像,由于一路颠簸劳累我很快就进入梦乡,可是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身上和头上被蚊子叮了许多大包,再看大家同样也被蚊子叮了好多包。我清楚地记得杨老师脸上也被蚊子叮了好几个大包。初次领略了北大荒的蚊子是如此之多,且这么历害。Tsx北大荒之情
  第二天连队安排我们休整,上午送走杨老师后,我们发现远处有一座山,炊事班的大姐告诉我们那山叫做青龙山。看着好像离我们连队并不远,于是我们4个女生(孙慧、雷丽娜、王健、吴素秀)决定找机会去山那边玩儿。中午吃过饭,稍微休息片刻,我们4人沿着大道直往青龙山走去。脚下是新修的平坦宽阔的公路,我们一边走一边欣赏着路边的景色,路边的草长的很茂密,还有许多不知名的小花,远处一片片树林衬托着蜿蜒起伏的青龙山,湛蓝的天空和一望无际的新开垦的土地,构成了一幅美丽的画卷。四周静悄悄的,偶尔吹过一阵微风,风吹过草地的沙沙声都能听见,清凉的风为我们带来了愉悦,和喧嚣的城市比起来,这里太安静了,眼前的美景,让我们暂时把对家乡和亲人的思念全甩到脑后了,我们一行4人只顾高兴,一路唱着歌,蹦蹦跳跳地走着。走着走着,就觉得怎么还不到啊!发现这山怎么还这么远!这时对面过来一辆马车,我们赶忙上前打听,车上的人告诉我们这山看着近,实际离得还很远,天黑也不一定能走到。听完这话,我们顿时泄气了,只好放弃继续向青龙山挺近的念头,遗憾地掉头返回连队。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常常遥望着青龙山,想象着山那边是怎样的景色,遗憾的是5年里终究没能去成青龙山。事隔40多年了,当时的情景还经常浮现在眼前。Tsx北大荒之情
  在兵团的5年里,我们经历了连队建设、建房、开荒、种田,万亩荒地变成良田,焕发出勃勃生机的一个个战役。我们这一代知青的青春热血也永远留驻在北大荒这片黑土地上。Tsx北大荒之情
  在9连的知青中,有几个人给予了我很大帮助,至今印象非常深刻。Tsx北大荒之情
  第一个要说的是北京知青岳春云。刚到连队时我被分配到农工班,岳春云是班长,她待我如自家小妹一样,来北大荒的时候我们都没带蚊帐,岳春云班长安排我和她住在一个蚊帐里。干农活时,岳春云班长耐心地教我如何使用农具,在她的带领下,我学会了锄草、割草。Tsx北大荒之情
  按理说北大荒的夏天应该是舒服的,但由于过去是沼泽地,我们连又是新建点,所以蚊虫特别多,张嘴说话的时候都会钻到嘴里去,身上也被叮咬得到处都是大包,随手一拍就是几十个。白天不管天气多么热,我们总是穿着厚一些的长袖衣服和长裤,头上戴着防蚊帽去下地劳动,但有时候也难以防止蚊子和小咬对我们的攻击。由于白天繁重的体力劳动,加上蚊虫的叮咬,夜里无法入睡,岳春云班长就帮我扇扇子,抓痒,使我很快进入梦乡。有时晚上她还会给我讲她经历过的一件件趣闻。一连很多天,她都是这样无微不至地照顾我,使我逐渐的适应了这艰苦的环境,直到家里给我寄来了蚊帐。 这些虽然是小事,但在那些岁月里,对于一个刚刚离开家乡,步入这个陌生的环境中的我,却是极大的安慰。Tsx北大荒之情
  刚去时连队盖房子,房顶需要用草苫在上面,每天天刚亮,不洗脸不刷牙,先集合去打草,完成任务后大约七点钟返回连队后再洗漱和吃早饭。我的任务是把大家割的草打成捆,刚开始不会干,捆完的草稀松,一拎就散,后来在老知青的帮助下,掌握了捆草的技巧,才捆的有模有样了。大家一边干活一边说笑,很是热闹。牡丹江知青郝秀杰,活泼可爱,在劳动中时常哼着歌,以此来调节劳动中的辛苦,也让时间过得更快一些。印象最深的是她唱的那首歌剧《江姐》中的绣红旗。Tsx北大荒之情
  为了尽快解决住的问题,连里盖了一栋草垡子房,草垡子就是这千古荒原的草,在泥土里年复一年生出盘根错节的根,拖拉机拉着大犁翻过来后,切成八十多公分长的段,宽四十多公分,厚二十公分左右,用它砌墙盖房子。我们女生就负责背草垡子,每块草垡子也得有个8O斤左右,放在后背上,两腿直哆嗦,迈步都很困难,几趟下来,后背己被汗水湿透,草垡上掉落的土和汗水混在一起,后背上全是泥浆,在阳光照射下,泥浆一会晒干了,一会又湿了,这滋味真不好受。这时觉的时间过的太慢,总盼着快到下班的时间,但一想到马上能住上新房,给自己加把劲,一定要坚持住。而且我看到老知青们(张盾、许任先、王文芳还有我的班长岳春云)都是以苦为乐,以苦为荣,在困难面前绝不低头,正是他们身上的这种北大荒精神,在不断激励着我,我也终于咬牙坚持下来了。当时我们都只有十六七岁,可这些老知青年长我们才几岁呀。经过近2个月努力奋战,草垡房子终于盖好了,那一天连队里热闹非凡,望着这座浸透着我们汗水的房子,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Tsx北大荒之情
  陌生的环境,艰苦的条件,加上繁重的体力劳动,初到北大荒的我很不适应。是岳春云班长的关怀和帮助给了我极大的安慰和鼓舞,,让我这个刚刚离开大城市,初到北大荒的女孩子很快融入到这个集体之中。那些事让我一辈子也忘不了。Tsx北大荒之情
  第二个要说的是北京知青梁有聪。我到连队两个月后,被调到炊事班工作。梁有聪是炊事班的班长。用现在的话说,梁有聪是个女汉子,很强亮,而且为人正直、爽快,对人诚恳。我刚到炊事班时,什么都不会做,她从点火、切菜到蒸馒头、炒菜,手把手地教我。我也尽心尽力的向班长和大家学习,很快就能从容应对炊事班的工作了。梁有聪班长不仅是我工作上的良师益友,也是我政治思想上的引路人,她教我如何为人处世,如何做一个正直的人。经她介绍,1970年11月,我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Tsx北大荒之情
  那一年的春节是我们离开家在外过的第一个春节。那个年代物质匮乏,肉不多,油每个人是定量的,只有大白菜,条件特别艰苦,梁有聪班长绞尽脑汁,筹划着让全连战友们如何吃好,过好一个革命化的春节。那天,全连总动员包饺子,炊事班准备馅和面,发给每个班,饺子包好后再拿到炊事班煮,场面相当热闹了。晚上全连召开联欢会,印象最深的是上海知青张盾给大家唱了一首俄文的国际歌,那雄壮浑厚的歌声,至今仿佛还萦绕在耳边。Tsx北大荒之情
  说到梁有聪,还要提一下赵玉芳,她是继梁有聪之后的炊事班班长,我们一起来的连队。在农工班割大豆时,她总能抢在全连最前面。担任炊事班班长后,连队修建了烤炉,他想尽各种办法改善伙食,带领大家做烤饼及糖饼。她对大家的工作要求极严格,但她的吃苦耐劳、聪明能干又让大家敬佩,我们在炊事班一起同甘共苦了两年。Tsx北大荒之情
  我在炊事班工作了3年多,对那儿的印象也最深刻。冬天狂风卷着大雪,滿天飞舞,这就是北大荒的“大烟泡”。农工班和机务排战友们都可以休息,而我们炊事班还要在这寒风刺骨的条件下坚持工作。我们穿着厚厚的棉衣,做饭的热气与寒气结合后使我们头发上布滿了白霜,可真是一道独特的风景。那时候我最怕值夜班了,尤其是在冬天,不光是寒冷,在深夜里还常常听到狼叫,有时叫声好像离的很近,吓的我头皮发麻,一溜小跑,到食堂赶紧插门。但值夜班时也有快乐的时光,有好些战友常去那儿,几个人围坐在火炉旁闲聊,讲一些白天发生有趣的话题。每到我值夜班时总盼着有人去,既能壮胆儿,又能打发时间。Tsx北大荒之情
  有一年麦收时赶上连日下雨,麦子虽然收上来了,由于天气潮湿麦子都发了芽,磨成面粉后,无论怎么制做,蒸出来的馒头都是粘糊糊的,样子也不好看。可是在那个时期,大家也没得挑,战友们照样吃的很香。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夏季还有一些应季蔬菜调节,冬天几乎只有大白菜,因条件有限,白菜储存不好都成了冻白菜,肉只有过年过节和农忙时才能见到。做饭除了用盐来调剂口味别无其他选择,我和老战友在那时学会了做豆腐和臭豆腐。冬天里最常吃的就是海带豆腐汤、炒豆腐和炒冻白菜了。偶尔,狼来了,咬死了连队饲养的牛,狼吃剩下的肉被送到了炊事班,算是给大家改善伙食。回眸我们这一代知青,青涩的岁月,永生不会忘。Tsx北大荒之情
  第三个要说的是北京知青李秀云。她是连队的会计,她工作严谨,思路清晰,全连和全团人人皆知,口碑很好。1974年7月,连队领导安排我做文书兼出纳,和李秀云一起工作,她待人非常和善。我刚到任时,工作不熟悉,她总是不厌其烦地指导我,教我如何管理出纳的账目及记账的规律、规则。受她的影响,我在领取全连人员工资和分发工资的工作中,养成了细心、沉稳的工作习惯,在工作期间从未出过差错。生活中,李秀云对我也很关心照顾,当身体不舒服时,她总是体贴入微,关怀安慰的话语让人心里暖暖的,她那张和善的面孔我永远都不会忘记。Tsx北大荒之情
  第四个要说的是指导员上海知青董超群。宣布我当文书时,我有些不自信。文书的主要工作是管理、分发团里的各种文件,以及整理连队人员的档案。是非常重要的工作,我认为自己年纪小,文化水平不高,也还没有入党,担心自己胜任不了文书的工作。董指导员找我谈话,他耐心的鼓励我,让我按照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最后他和我说:“领导信任你,好好干吧。”指导员的话不仅增添了我的信心,也让我下决心一定要把这个工作做好。在工作中,指导员给了我很多指导和帮助,让我认识到了文书工作的重要性,他还教导我以党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我也做到了以严谨刻苦、不断进取的工作态度来对待我的工作,因此我进步很快,得到了领导和大家的认可。Tsx北大荒之情
  文书还有一项重要的任务就是每年年底给那些常年不归队的人员发出书信,希望将他们召回。为了写好这封信,我绞尽了脑汁,根据平时的见闻,详细描述了连队建设情况和发展前景,并说明了对回归人员的安排。书信写好后交给指导员审核,他未改一个字。领导的信任和认可,极大的鼓励了我工作的热情,两天的时间就手抄了10多封信寄给了那些未归队的人员。Tsx北大荒之情
  做文书工作以后,我就搬到连队部里,和李秀云、赵玉芳住在一起。白天工作的屋子也是晚上休息的地方。连部中间的屋子是连队的核心地方,晚上工作结束后,我时常看到董超群在油灯下看书,无论我们这边多么热闹的谈笑声都影响不了他,那种刻苦学习的精神当真是让人佩服。Tsx北大荒之情
  我还想特别提一下我的同学董秉武,他为人谦和,在连队时人缘儿极好。董秉武工作能力强,也能吃苦,到连队后很快就提升为农工排长。记得那年冬天12月份,连里组织人员在场院里脱谷,脱谷机轰隆隆的声音在宿舍里听着也很大。那天下着小清雪,这种天气格外寒冷。休闲之余,我好奇脱谷机是如何把豆子从壳中脱出来的,就跑去场院观看。到那儿一看,每个人都用帽子、口罩把头和脸武装起来,只露出两只眼睛,眼毛上还沾满了灰尘,连男女都看不出来了。他们有的人用二齿钩把垛在一起的豆杆钩起来,还有的人用叉子把豆杆填入机器里。看见我来,这时有个人过来摘下口罩,他大口喘着气问我什么事,我才认出是董秉武,这时我发现,他一脸的灰,连鼻孔里都是。我说明了我的来意,他简单给我讲了讲脱谷机脱豆的过程。我怕影响他们工作,他们工作的环境如此恶劣,我不忍心再看下去,就赶紧离开了,此时看看天己经快黑了。回到宿舍我还思索着场院里的那一幕,这么寒冷的天,他们这么辛苦的工作,却是任劳任怨,没有人喊苦喊累,真是太了不起了,他们付出太多太多了。Tsx北大荒之情
  1974年,董秉武经选举推荐回天津上了大学。Tsx北大荒之情
  在连队的5年里,业余时间还是丰富多彩的。在炊事班时,我们几个人利用串休的机会,曾结伴儿去同江县玩儿了两次。那时,同江县是个很小的县城,小到只有一个十字路口,从这头就能看到那头,商店、饭馆儿也很少。江边倒是个观景的好地方,站在江边远远望去,宽阔的江对面就是苏联,跳望那边,一样原野,寂静无声,感觉到有一种无边的神秘蔓延我的全身。由于时间有限,每次也只能在同江县那儿待个两三个小时。Tsx北大荒之情
  秋天是坚果榛子丰收的季节。有一次,我们十几个女战友结伴儿到宿舍前的那片林子里去采摘榛子。榛子树生长比较矮小,一束束成熟榛子挂在树梢上,闻着很清香,大家边采边吃,榛子仁嚼在嘴里别提多香了。我们一边采摘,一边观看四周的风景,荒地里到处都开满了野花,非常漂亮,尤其是一种黄颜色的小花儿,遍地都是,让人心旷神怡。采摘时我们也不敢走得太远,怕有动物出没。当每个人的布袋子都装了大半袋了时,我们就会返回。看着自己采摘回来的榛子,心里别提多美了。虽然没有照相机记录下当时的美景和我们的快乐,但这些美好的记忆都永远存在我的脑海里了。Tsx北大荒之情
  最让我终生难忘的一次最痛苦的经历是在1975年春播。当时,连里召开了动员大会,听到连部班全体投入到这个战役中,我异常兴奋。但因我是文书,领导安排我做接待工作。我当时想,来兵团几年了,从来未参加过春播工作,这次连部班都能参加,这么好的机会,我绝对不应该错过,于是就找领导,要求到春播生产第一线参加劳动。第一天上播种机,由于缺乏工作经验,刚干了几个小时,我的右手套就被播种机输送管上缧絲帽缠绕,随之将我的右胳膊卷入,造成右胳膊骨折,多亏开拖拉机师傅及时发现,停止拖拉机继续前行,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当时我疼痛万分,孔连长和在场的战友们及时将我送到团、师部医院进行诊断、医治。那些日子,我疼得天天掉眼泪。住院期间,连队领导对我特别关心,派专人照顾,还时常派人来看望、慰问,给了我心灵上极大安慰,伤愈后,我很快就归队继续工作。事后回忆这一段,仍然刻苦铭心。Tsx北大荒之情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在我最艰难痛苦时候,那些给予自己帮助过的好领导和好战友们,我一辈子都在心里感恩的。1975年9月,经选举推荐,我回到了家乡天津上大学(天津医科大学)。Tsx北大荒之情
  2008年7月,当我去上海参加全国肿瘤学术大会时,有幸见到了指导员,他还是那样有魅力,说话沉稳。陪同他来的还有曾在炊事班时的好友,也是指导员同甘苦共患难的爱人任家娟。在指导员的召集下,我还见到了王怡、姚正勇、熊才、卢梅芬、孙支娟几位战友。谈起当年往事,大家都是热泪盈眶,感慨万分。那些年,那些事,那一段经历,都牢牢印在我们的记忆里。最为值得留恋是那时知青间关糸最为纯洁,而且那时我们知青战友之间的友谊是没有功利的友谊,是那个年代结下的最纯洁最深厚的友谊。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纠结和遗憾。在北大荒的日子里,我们经受了坎坷和风雨,在那里我们学会了如何面对人生,我们从幼稚走向成熟,从娇弱变得坚强。Tsx北大荒之情
  一晃40多年了,今天回忆起来,这些都是我在北大荒兵团5年工作和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那5年,我过的很充实,得到了真正的锻炼;那5年,我在那片黑土地上留下了自己最年轻的青春岁月。那5年,已深深刻在我的记忆里,它是难以忘怀的5年。Tsx北大荒之情
Tsx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