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往事

抹不掉的记忆:农工荒友

时间:2012-03-26 09:39:22  来源:北大荒之情网  作者:吴迎新  

  “雪花飘飘挂在眉梢,寒冬腊月黄棉袄。雪花飘飘岁月迢迢,我的爱情未了。茫茫荒原地厚天高,我的青春何处寻找。几多苦难,几多荣耀,我的生命曾为你燃烧……”现在我每天都要听上几遍这首名为《雪花飘飘》的歌。它令我荡气回肠,使我更深深地眷恋黑土地,追忆我们的青春年华……8qD北大荒之情
“几多苦难,几多荣耀”,当年我们的确吃了不少的苦,遭了不少的罪。如果仅以工作条件和劳动强度论,当年最苦的应该是“农工”班、“农工”排了。我们连有农工排4个,一个排4个班,每个班12个荒友,这样一算,“农工”荒友共计是192人。其余那些连部班(包括文书、司号员)、食堂班、“猪号”班、“马号”班、科研班、蔬菜班、机务排(拖拉机排),都没有农工排这么大的规模。8qD北大荒之情
我们农工排的活最苦最累。每天太阳划着天边慢慢升起的时候,天空刚刚有一点亮光,我们已经排着队,走在通往工地的土路上了。北大荒的太阳升起得很早,清晨2点半就能听到司号员吹响“起床号”。那时每天干的活很累,晚上回到了帐篷里,每人2盆水,洗洗上身,洗洗下身,就倒头呼呼睡着了,第二天真是不愿意起床。8qD北大荒之情
冬天,鹅毛般的雪花铺天盖地,漫天飞舞,帐篷外呼呼的东北风,像野兽的吼叫,但是无论怎样的天气,只要听到“起床号”,我们硬是抖抖精神爬起来,穿上黄棉袄,带上黄军帽,蹬上大头鞋,吃早点,排好队,向工地进军。8qD北大荒之情
夏天,到了工地就得赶紧取土、切草、挑水、合泥、脱坯……蚊子叮在脸上,小咬钻进耳朵,人人一手的泥,一拍蚊子,脸成了花脸;一挖小咬,耳朵眼塞满了泥。就这样,我们还争先恐后地争取第一名。8qD北大荒之情
农工排工作最累,脱坯盖房之外,还要割豆、耪地除草、修路、打马草、抡大镐挖排水沟……农工荒友们的身影至今仍清晰地印在我的脑海中。8qD北大荒之情
我们排有一个北京荒友石国华,她长得好漂亮,大大的眼睛,双眼皮,梳着两只小短辫子,1米65左右的个子。她不爱讲话,很腼腆,但是干起活来很用劲。有一天赶上抢收玉米,不巧天空下起了小雨,雨点“嗒嗒”拍打在翠绿的玉米叶上,加上我们找寻成熟玉米的“哗哗”声,和掰玉米的“咔嚓”声形成了一种特殊的敲打乐。而且干活之外,我们还要时时防备狗熊的出现,因为玉米成熟时正是狗熊下山掰棒子的时段。干着干着,我们穿的棉衣服全让雨水打湿了,装玉米棒子的麻袋勒着我们的脖子,把我们勒得个个像罗锅。我转头看看石国华,只见她一边掰着玉米棒子,冷得浑身直打哆嗦,脸快冻成青色了,可嘴里还一个劲儿地念着毛主席语录:“一不怕苦,二不怕死。”那情景真是让人心疼。就这样,我们一直冒着小雨抢收玉米,直到雨水透到内衣,我们才收工回连队。那时的我们,真是不知道怎么就闯过来了?8qD北大荒之情
在我们排还有一个荒友班长北京知青吴淑琴,她是圆型瓜子脸,也是大眼睛双眼皮,眉毛又浓又黑。因为她能干,又敢讲,嘴一份手一份,我们就管她叫“辣椒”。冬天抡镐挖排水沟,她总是一声不吭地抢着抡镐,干重活。寒冷的北大荒能把人冻死,可“辣椒”仅仅穿一件毛衣,还浑身冒着热气。当有的荒友抡不动镐了,“辣椒”抢过镐来自己接着抡。大家羡慕“辣椒”能干,也怕她生气,她一生气,那嘴橛起来能拴一头小毛驴呢!8qD北大荒之情
我们排还有一位来自北京的荒友老大姐张迅,她是从别的连队调来的,皮肤白白的,瓜子脸,1米70的个子。张迅患有类风湿病,膝盖肿得好大,可她照样和我们一样什么活都干。她文化水平很高,可很谦虚,我很佩服她。后来她嫁给了我们连的农业技术员老蔡。还有一个来自北京的荒友老大姐杨军,她个子娇小,眼睛大大的,很瘦,她不久也嫁给了团部机关的小魏。记得他们结婚没有房子,还是找人借了一间很小的房子。我到他家去祝贺新婚,新郎小魏和我们讲:“咳!在北大荒结婚太难了,连房子都没有,等我们有了孩子,我就给他起名字叫‘魏难’。”我当时听了,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8qD北大荒之情
我们排还有一个来自上海的荒友何正英,她是个性格内向的农工班长,1米60的个子,大大的眼睛,她工作起来可有方法了,处处事事以身作则,从来不计较个人得失。还有一个来自北京的荒友杜喜栾,1米62的个子,长得浓眉大眼,厚厚的浓黑的头发梳成两个小短辫,不知是谁给她起了一个外号叫“栾平”,她竟一点不计较,每次都乐呵呵地答应。“栾平”可疼人呢,经常帮这个战友缝衣服,帮那个战友洗衣服,每天咧着大嘴乐呵呵的,像个知心老大姐……8qD北大荒之情
我们排还有两个来自上海的荒友李玉英、韦逸玲。她们比我们都小一点。李玉英1米60的个子,身条非常好看,长得小巧玲珑,是个典型的上海知青。韦逸玲她1米65的个子,长得很漂亮,大眼睛双眼皮,简直就像某个电影明星。她们俩人心很细,无论干活多累,一到星期天,还有不太累的晚上,她们都会在马灯下一针一针地绣花枕头,绣出的枕头可漂亮了。1971年我调到团部军务股工作时,她们俩还给我绣了两对枕头。为了纪念这份纯真的友谊,我一直保留着这两对绣花枕头,一晃40多年过去了,竟没舍得用……8qD北大荒之情
我们排还有一个天津荒友张学荣,1米58的个子,梳着一对小短辫子,一点不禁晒。可她人可聪明了,什么活一学就会,一干准成。她后来嫁给了天津荒友、能写文章的“秀才”李大常。8qD北大荒之情
那时我们是男女分开编班排的,有一个来自北京的男荒友苏振良,只因他带着一副眼镜,我们就管他叫“眼镜”。他天天在太阳底下干活,可不知为什么总是晒不黑,背后我叫他“白脸书生”。他可能干了,还会写诗,排长刘秀芳总爱和他较劲,“看谁干的活最多……”8qD北大荒之情
记得是在1970年初,我们连男生班的荒友们在修15连到16连之间的路。一天下午收工了,大家排着队向连里走,西面远处的完达山沉浸在暮色中,一轮夕阳无力地呆在山顶,马上就要落下。大家累了一天,默默地走着,偶尔传出几句谈话声。二班一位来自北京的荒友丁进军,走在来自天津的荒友李大常的前面,看着面前的景色,丁进军突然大声地吟诵着一首诗:“日落横山翠,暮色尽余辉。祖国山河壮,己应有作为。”这诗荒友李大常仅仅听了一遍,四十多年过去了,可他至今仍然记忆犹新。8qD北大荒之情
就是这样,我们这些农工荒友吃的是一个锅里的热饭,喝的是一个碗里的热汤,睡的是一个热炕,结成了藤连着瓜、瓜连着藤的患难兄弟姐妹。那时的我们不懂得勾心斗角闹矛盾,我们只懂要为北大荒作贡献,我们的心灵是那样的纯洁无瑕。我们这些农工荒友用自己的青春、汗水乃至生命,创造着惊天动地的伟业。 8qD北大荒之情
 8qD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