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亲情

兵团战友情深

时间:2017-10-24 09:50:19  来源:6团 张蒙阳  作者:原6团政治部副主任(现役)何义生  

  1968年冬,我受命与马勇明团长,王振生政委到黑龙江省德都县境内的二龙山农场,组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一师第六团。离开正规部队到生活条件艰苦、气候寒冷的北大荒,我们当时也有一种说不出的失落和无奈。然而,服从命令是一名军人的天职,我们毅然出发,很快投入到了组建兵团的工作中。FR7北大荒之情
  在二龙山,我见到最多的面孔是来自祖国各地的知识青年。当时的一师六团先后接收安置了来自哈尔滨、双鸭山、天津、上海、北京的万余名知识青年。他们中大多只有十五、六岁,最大的也不过二十岁多一点。离开繁华的大城市,离开父母和亲人的呵护,来到这个荒凉的地方,我们从这些孩子幼雅的脸庞上看出了一种困惑、苦闷和迷茫。FR7北大荒之情
  作为领导、父辈,我责无旁贷的担负起了关心、教育、培养他们的责任。在以后的工作中,我除了负责全团政治思想工作之外,就是千方百计协助团领导做好安置工作,保证他们住好、吃饱、玩好、工作好。只要有上学、参军、病退、困返、转插的机会从不阻拦。在兵团工作的几年时间里,我和知青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FR7北大荒之情
  1977年,兵团撤销,我们现役军人都陆续返回原部队。我们走了,但是仍有很多知识青年还留在北大荒,这使我的心情极不平静。FR7北大荒之情
  1978年,国家结束了上山下乡运动,大批知识青年通过各种途径返回了城市。我从收音机里听到这一消息后,在为他们高兴的同时,也为数以千万计的知青返城后,政府能否安置他们顺利就业,他们的婚姻、房子能否解决等问题而牵肠挂肚。FR7北大荒之情
  1979年底,我从部队转业到了湖南,在一个一千多人的科研单位工作。两年以后,担任了一把手。工作虽然很忙,但是我仍然惦念着曾经和我并肩战斗的知青战友们。我每次因公出差,走在“京津沪”等城市的大街上,总幻想着能碰见当年的知青。FR7北大荒之情
  令我十分感动的是,知青们也一样的在惦记着我,不少人通过不同途径打听着我的下落。天津知青邓树田首先通过互联网找到了我,使我们中断了20多年的关系恢复了。FR7北大荒之情
  1999年,建国50周年之际,邓树田邀请我到他的家乡天津做客。他在繁华的文化街华富宫安排了我的住处。到津当晚,100多兵团战友在红桥区晏宾楼与我相会,那种亲热的场面,难以用语言表述。在天津一周的时间里,每天都有人来看望我。其中有原团干部股的郑隽富、工程连的杨志明、宣传队的藏力学等等。曹庆果、于文华等还热情的接我到他(她)们家中叙旧。FR7北大荒之情
  2008年是天津知青下乡40周年,天津籍的战友们邀请我参加了他们举办的“纪念大会”。纪念活动结束后,郑隽富、巩学义等还陪同我游览了天津的几处旅游景点。在返回时,他们坚持用车送我到北京。在北京通州区,我受到了原加工连战友辛建国等同志的热情接待。他们在通州最豪华的酒店设宴招待我,还邀请了原六团的通州区几十名知青作陪。在北京的几天里,辛建国、王桂玲、闫志荣等陪同我参观了北京的几处著名旅游景点。在我返回湖南时,他们坚持要送我们上车。当列车徐徐开动,他们有的跟着车跑,有的满含着泪水招手,真是不是亲人胜似亲人。FR7北大荒之情
  还有许多的战友情谊,令人终身难忘。这里仅举几例:FR7北大荒之情
  2008年8月,我们厂有一个节能减排的项目,经省市审批后,报到了国家发改委,发改委专家组审批时因不清楚我们厂是一个利用石煤发电的特性,未获通过。我们厂的领导再三要求我赴京说明情况。我们找到了原兵团战友,现任发改委副主任的谢振华同志。解振华在百忙之中接见了我们,我们畅谈了长达两小时。随后他通过和有关单位协商,很快批准了这个项目。FR7北大荒之情
  2009年冬,原后勤处商业股的粮食调拨员、现任中国人民银行党务部长的刘秀琴,借来湘视查工作之机专程来看我。她在长沙一下飞机,就电话通知益阳分行的同志,把我和老伴接到了佳宁娜宾馆。患难与共的战友重逢,那种热情的场景,感动在场的所有人。宴毕之后,刘秀琴一行特意到我家看望,当看到我家单家独院,前有果园,后有鱼池,生活非常幸福时,刘秀琴非常欣慰。她说:“亲眼看到老领导生活如此的舒适安逸,我就放心了。”FR7北大荒之情
  2010年5月,举世瞩目的世博会在上海举行,原加工连的司务长陈如庆、沈才德等同志,邀请我和老伴去参观。他们在地处繁华的外滩老船长大酒店安排好了我们的住宿。在上海的几天里,陈如庆、沈才德、孙菊芳等不辞辛苦,陪同我们参观了世博会,还参观了上海老街、龙王庙、东方明珠、中共一大旧址等地。FR7北大荒之情
  2010年7月底,我的孙女考上了北京体育大学,我的家人前往送行。原六团通信班的居莉得到消息后,特意开车到北京西站迎接他们,还在学校附近的宾馆安排好他们的住处,照顾得无微不至。FR7北大荒之情
  我和知青们的深厚感情,还表现在互通信息上,每到过年过节大批战友发来慰问电和手机短信。原团宣传队成员、现任国家科技部党组成员、科技日报社社长张景安同志,在给我的信息中说:感谢你当年的关心、教育、培养;感谢你一往深情的惦记着我,您的情谊永远记在心中。FR7北大荒之情
  当我要结束这篇文章之时,我要再一次感谢我亲爱的战友邓树田同志,是他搭起了我和知青们的联系之桥。FR7北大荒之情
  湖南是毛主席的故乡,这里有许多旅游胜地,有毛主席的故居韶山,刘少奇同志的故居花门楼,有洞庭湖畔的古城岳阳楼,南岳、还有举世闻名的张家界。我衷心的邀请战友们有机会来湖南旅游,我一定陪同。FR7北大荒之情
  亲爱的战友们,祝你们身体健康,家庭幸福,万事如意!FR7北大荒之情
FR7北大荒之情
  注:何义生副主任于2011年1月在湖南益阳去世
FR7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