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亲情

难忘的荒友情

纪念陈贻鷬荒友
时间:2017-07-23 14:34:33  来源:3团  作者:赵大和  

  陈贻鷬走了。尽管她患恶疾已经七年,噩耗传来仍令我错愕、痛惜。fkR北大荒之情
  1969年9月2日,不到16岁,只有小学文化程度,却顶着“知识青年”桂冠的我和同学抵达三团11连,同龄来自北京三里屯二中的陈贻鷬和她的同学一周后也来到连队。虽然在一个连队共度了近八年时光,但却没有太多接触。因为她是连队的卫生员,记忆中留给我们的印象是发药、开”假条”的“小大夫”。1976年7月她随父亲去了绵阳,此后与当年的荒友失去了联系。没想到40年后的荒友校友录却将我们的友谊拉得很近。fkR北大荒之情
  2008年在京的荒友利用搜狐校友录建立了三团11连网页,分别几十年的荒友在这里相聚。大家在这个平台上交流工作、学习、生活信息,回忆当年的逸闻趣事,畅叙当年友谊。2009年初陈贻鷬不知从什么渠道得知消息,也参加了进来。此后,平日上网交谈,节假日互致问候,开始建立起联系。fkR北大荒之情
  2009年11月我要去四川出差,准备顺路去绵阳看看30多年未见的陈贻鷬。我先将消息分别告诉了张宝玉和俞维平,他们表示也要去看看几十年未曾见面的荒友。fkR北大荒之情
  11月12日晚6时左右,我在成都双流机场见到已经在这里等候了近四个小时,从杭州赶到的俞维平。我俩又接上刚从上海抵达蓉城的张宝玉大姐、励峰大姐,随即驱车绵阳,去与30多年前的荒友陈贻鷬相见。尽管是从成都友人那里借的车,加之天色已黑,路况不熟,我仍以平均百公里的速度前行,“见人心切”的三位“乘客”还嫌车速慢。特别是宝玉大姐和维平,一路上一唱一和对我进行“攻击”。终于在晚九时左右平安到达绵阳。fkR北大荒之情
  从晚上7点半就在酒楼等着我们到来的陈贻鷬,终于见到了从三个地方赶到一起的四位“娘家人”,格外兴奋。在只剩我们五个人的酒楼里,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回首往事,谈笑风声,直至深夜。在宝玉大姐病逝后,陈贻鷬在QQ日志中对那段难忘时光做了回忆——
          fkR北大荒之情
  今天,我按捺不住心中的悲伤疼心回首,将宝玉的亲笔呈现在眼前,湿润的眼睛带我回到了2009年11月。那天,大和在校友录留言与我,说到川出差顺便来看看一别30多年的我(小大夫),得知后我好是欢喜,感动有余。沉浸在怎样迎接现实版的中老年老头,如何对应当年十六七岁的小伙子……fkR北大荒之情
  回话了,大和定下到川具体时间并还说要送我一个特大惊喜,卖个关子还不说。殊不知还没等我猜想就来电话啦,远方的话音是宝玉,她大嗓门激动地说:“贻鷬,我和大和、俞维平、励锋后天到你那来看你”。fkR北大荒之情
  哇!我好激动,同时又噗嗤笑了起来,一小时前大和卖关子,一小时后关子不攻自破,笑死人啦。静下心来想:宝玉太可爱了,可爱的她一刻也不能掩饰的心情,可爱她那直率、豪爽,可爱她对待战友情分如同火山迸发,孩子似地还像当年。fkR北大荒之情
  来的那天,我简单订了个火锅餐馆早早地等候在那里,演绎着他们四人来后的种种。30多年过去了,宝玉的模样还深深印记在脑海里,其他三人怎么也想不起,会不会见面生疏?会不会无话说?会不会......fkR北大荒之情
  大和从成都借了辆轿车开到绵阳很晚了,整个餐厅就剩下我们一桌客人。见面的亲热劲,宝玉的上海腔大嗓门,大和不时冒幽默,我们的哈哈......足以把大堂吵翻,怎么会生疏,怎么会没话说,把我先前的想法推翻。服务员像看啥子似的看着我们。fkR北大荒之情
  我们说呀,聊呀。纯朴挚爱战友情,使我淡化了30多年白桦林那片黑土又在心中升腾,不知什么时候我看到几个服务员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周围的灯都灭了,只有我们的包间灯亮着还热气腾腾。进入了深夜,再也不好意思聊啦,走吧。fkR北大荒之情
  第二天,大和早早开车接我,去他们下榻的宾馆共进早餐。因为考虑到在绵阳呆不久,所以要珍惜分分秒秒。而后我们几人形影不离。来我家,那叫一个随便。宝玉拉起了手风琴;不知谁看有足疗器,做上了足疗;大和打开电脑教我怎样涂鸦,传照片。这哪像30多年没见面的样子,话语、笑声不断,我感觉是真好。中午就在家里吃喽,我简单露了一手,厨艺怎样轮不到各位评说。fkR北大荒之情
  宝玉搂着我说要给我个惊喜,她又来这套啦——那是她来川前用心准备,并在刚来的路上、飞机上都不敢懈怠排练的。fkR北大荒之情
  “贻鷬,我唱的词都是我30多年来想你的心里话,一直找不到你,想啊。今天我要背着唱,唱给你听”。她起身站好,只见刚刚开口的宝玉眼红了,嗓子哽咽到说什么也唱不下去了,宝玉哭了。我们沉默,谁也没说话,此刻此时,我想只有我们黑土地的战友能感应到。fkR北大荒之情
  宝玉把背好的词全忘了,擦干眼泪,唱,照着稿唱:fkR北大荒之情
  怎能忘记旧日的朋友,心中能不怀想,旧日朋友定能相望,友谊地久天长。fkR北大荒之情
  友谊万岁,友谊万岁,举杯痛饮,同声歌颂,友谊地久天长。fkR北大荒之情
  真的好想你,我在别后期盼见到你,流逝的岁月呦也知道我的心,默默地为我送温馨。fkR北大荒之情
  真的好想你,今天终于见到你,明天的岁月呦能证明我的心,深深地祝你好运。fkR北大荒之情
  千山万水怎能阻隔,纯真的战友之情,你的笑容就像一朵花,永开在我心里。fkR北大荒之情
  真的好想你,你是我昨天的知己,今天的相聚呦会启动我的心,愿友谊万古长青。fkR北大荒之情
  热泪不止,我心一个劲地揪着,想着宝玉、大和、老俞、励锋来绵阳就呆两天,不游山逛水更别说看看绵阳。五个字“就是来看你”让我感激不已。两天我们形影不离,心心相印,说不完的话聊不完的战友情,使我终身难忘。宝玉走前将她写的歌单送给了我,嘱咐我一定保管好,这是她对我的一片心,我遵嘱并仔细地收纳在抽屉里。fkR北大荒之情
2   2009年11月13日在绵阳。左起俞维平 赵大和 陈贻鷬 励峰 张宝玉 .jpg
fkR北大荒之情
       2009年11月13日在绵阳。左起:俞维平 赵大和 陈贻鷬 励峰 张宝玉fkR北大荒之情

  我至今也记得那年去绵阳看望陈贻鷬。或许是荒友情谊感动了上苍,或许是荒友的真诚感染了大地。在全国大部地区遭受雨雪侵害,西南地区被大雾困扰之际,绵阳却迎来了少有的睛空无云的“艳阳天”。陈贻鷬把我们接到她的家里。大家在一起讲述别后的经历。fkR北大荒之情
  原来,陈贻鷬1976年7月离开黑龙江后,随父亲来到位于绵阳周围的二机部九院。在这里成立了自己的美满家庭。改革开放以后,九院已改为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院址也迁入了绵阳市区。她曾先后在九院六所、院医院工作。2008年5月退休。丈夫高中枢是位老军工干部子弟,在院里做行政管理工作。她的独女已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毕业,在北京的一家杂志社担任美术编辑。中午时分,我们与刚下班回来的高大哥见了第一面。听口音是东北人,距离一下更拉近了许多。他搬出家里的很多本像册,我们边看边聊,丝毫没有陌生的感觉。fkR北大荒之情
  陈贻鷬带我们参观了院区,参观了“两弹”展览馆。看到那些无私奉献,为中国国防现代化做出贡献的科学家、科技工作者和干部、职工默默耕耘的经历、事迹,犹如受到一次深刻的爱国主义教育。fkR北大荒之情
  晚上,贻鷬和高大哥两口子又请我们吃了水煮鱼,随后又到卡拉OK唱到深夜…… fkR北大荒之情
  11月14日上午11点多钟,陈贻鷬依依不舍送我们一行四人到绵阳火车站。分手的时候没有更多的言语,只是每个人都紧紧拉着“小大夫”的手。从汽车后视镜中看到,她默默目送我们离开绵阳。这是我与陈贻鷬接触时间最长的一次。fkR北大荒之情
  2011年下半年,我又重新回到北京工作。得知陈贻鷬已身患绝症在京调养,我和袁建朝等荒友即去她家探望。那时她精神很好,有说有笑直到中午。她还和爱人老高一起下楼请我们吃了饭。这是我们与她见的最后一面。fkR北大荒之情
  2013年10月的原十一连聚会,她是准备参加的,因赶上回川化疗,只得放弃。但她仍然为《三架山下那些年》撰写了稿件,并在荒友聚会时与大家通话,畅叙友情。近两年,虽然总说去看看她,阴差阳错,没能再与陈贻鷬见面,但时常与她在微信中聊天。今年春节大家还热热闹闹在荒友群里抢红包。每当问起她的病情,得到的总是乐观向上的答复。fkR北大荒之情
  今年3月以来很少见到她在微信里出现。4月我去青海,参观了原子城211试验场,得知她爱人高中枢曾在那里工作、生活。5月中旬,我将拍下来的照片发给了陈贻鷬,她只简单回复了“谢谢。”不像过去那样聊上几句,我感到事情有些蹊跷,准备去看看她,即给陈贻鷬打了电话。听见她声音沙哑,首先问她最近怎么样?她在电话中告诉我,北京雾霾太重,经常感冒发烧,所以回绵阳住段时间调养调养。不过最近又感冒发烧,现在住院打吊瓶呢。怕影响她休息,我忙说,没事就好,你先好好调养,什么时候回北京去看你。她乐呵呵回答,好,好。我没事儿,死不了。六一儿童节陈贻鷬在朋友圈还发了外孙的照片,我以为她真的没事儿。其实这时她已知自己病重,只是怕荒友担心才故做轻松。fkR北大荒之情
  6月20日一早儿,我打开手机,微信中陈贻鷬病逝的消息映入眼帘,令我大吃一惊。前几天不是还说好了回北京见面吗?不是说“我没事儿,死不了”吗?可又有谁会拿这种事开玩笑,惺惺相惜,兔死狐悲之情犹然而生。考虑陈贻鷬19日夜里离世,家人肯定夜不能寐,直到20日傍晚我才致电老高大哥,表示哀悼之意。高大哥在电话里告诉我,3月份贻鷬病情加重,即回绵阳住院复查治疗,发现癌细胞多处转移,虽然她与恶疾顽强斗争,多方医治,但终回天无力,撒手人寰。高大哥还告诉我,陈贻鷬后事已经料理完毕。20日上午遗体火化,随即将骨灰撒埋在她生前喜爱的一片绵阳山林中。高中枢大哥在悲痛中感谢当年荒友对陈贻鷬的关心。fkR北大荒之情
四川09.11.10__11.15 241.jpgfkR北大荒之情
        犹如亲姐妹的荒友张宝玉和陈贻鷬都过早地离开了我们fkR北大荒之情
fkR北大荒之情
  陈贻鷬走了,当年的荒友队伍中又少了一员。她的一生是普通人的一生,她的豁达、开朗,她的真挚、诚恳,她的乐观、积极,给我留下深刻印象。沉痛之余,我以为痛定思痛才是生者该做的事。有年轻人问我,这几年您为什么总是回忆、怀念当年的人和事,让人伤感。我对他们说,“人生八十不稀奇”的今天,这些早逝者,深刻着那个时代的烙印。他(她)们的离世也是牺牲,是为一个时代付出了本该享受天伦之乐的生命代价。“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只有历史的悲剧不再重演,才会有老百姓幸福灿烂的明天。
fkR北大荒之情
                           fkR北大荒之情
                    2017年7月19日 于北京fkR北大荒之情
fkR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