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绿色草原红(62)

第十八章 秋收(4)
时间:2018-05-02 12:26:06  来源:独立三团  作者:张凤刚  

  经过十几天紧张的工作,苞米全部都掰完了,接着就是割苞米秸的工作,这项农活就快多了。那天,大家来到地头上,每人负责割两根垄,四个人一组,三个人在前边割,一个人在后边捆苞米秸。前边的三个人呈品字形前进,一个人在中间将割倒后的苞米秸放在割完的垄上,后边的两个人也将割倒后的苞米秸放到中间,最后那个人负责将苞米秸捆上。至此,苞米地里的农活基本完成,剩下的运送苞米和苞米秸秆的活就由大车排和机务排负责了,当然由于工作量大,也会抽一些农业排的人帮着装车卸车。zRj北大荒之情
  接下来就该收高粱和大豆了。先收的是高粱,由于高粱穗长在顶上,不可能先掰下来,就是连根先割下来,放到地里,再用镰刀将高粱穗割下来,当地称之为纤高粱。由于高粱亩产较低,所以播种的面积不是很多,几天就收割完毕了。大豆则不同了。zRj北大荒之情
  大豆也叫黄豆,号称营养之花,不但含有丰富的蛋白质,而且还含有众多的维生素、钙、铁等十几种矿物质。而东北的大豆更是以个大粒圆、质量好而闻名,而且豆油是东北地区的主要食用油。不但大豆受到人们的喜爱,就连豆秧也因易燃、火硬成为农家的好燃料。zRj北大荒之情
  由于大豆的用途多,而且种植管理易于机械化而得以大面积种植。春天用播种机播种下上千亩大豆,夏天锄草施肥等也是机械化操作,秋天收割机在地里一走,豆粒、豆秧两边分开,晾晒几天就可入库了,省时、省工、省力。但也有的年头,赶上雨水大,秋天收割机不能下地,只有靠人工去割大豆,那可就苦了大家,受苦受累不说,还会造成很大的浪费。今年就赶上了这种情况,夏末秋初,雨水较大,大豆地里积了不少的雨水,非常泥泞,收割机无法下地收割。眼看着秋收季节已过,豆荚都裂开了,豆粒开始掉落,为此,连队决定集中所有人员下地割大豆。zRj北大荒之情
  这活许多人没干过,为怕扎手,一些知青还带上了手套。张学文和众多知青来到了地头上,放眼望去,一棵棵褐色的豆秧挂满了豆荚,上面还长满了毛毛刺。收割开始了,张学文左手一抓,右手的镰刀贴地一搂,就把豆秧根割断了,可是豆秧上的毛毛刺却扎在手套上放不下去,右手再帮着择下来。就这样割了择、择了放,收割的速度非常慢。再看那些老知青和老职工,没有一个带着手套的,猫下腰,左手一揽豆秧,右手的镰刀贴地一搂,十几棵豆秧就倒下了,又快又齐,一会儿就把新知青甩下好远。一着急,张学文也摘掉了手套,学着他们的样子割起来。开始,手一触及豆秧就被扎了一下,本能的又缩了回来,做好心理准备再去抓,虽然有些疼但使劲抓下去,也不是那么疼了。就这样坚持下来,手被豆秧扎了无数次,开始还觉得有点疼,慢慢也就适应了,虽然疼但也能忍得住。zRj北大荒之情
  此时虽然季节上还是深秋,但东北的深秋早已经进入冬季,早晚的气温已接近零下十度,不戴手套,没用两天手上已经冻裂了许多小口,豆秧上的毛毛刺扎进去更是疼的厉害,干活时还不觉得怎样,回到宿舍才感到了疼痛,特别是洗手洗脸时,一着水更是钻心的疼。zRj北大荒之情
  虽然割大豆给知青们带来了痛苦,但是也有许多欢乐。在割大豆期间,知青有时起晚了顾不上吃早饭,在中间休息的时候,弄上一堆豆秧,一把火点燃,边取暖边捡烧好的豆子吃,特有的鲜香也令人回味。在宿舍里闲来无事,煮上一锅大豆,放上点盐,用酱油一拌,大家你一碗、我一碗,又当菜又当饭。当地人的炒豆方法更是特别,他们把大豆用糖水泡一下,晾干后再炒,又酥又脆,非常好吃。冬天,连里把大豆送到团里的榨油厂去榨油,不但保证了当地职工家属和知青食堂用油的宽松,榨油后的豆饼再拉回来喂牛也是非常好的饲料。另外,大豆也成为知青回家捎带最多的特产。zRj北大荒之情
  经过几天的集中会战,终于割完了大豆,地里的秋收工作也基本完成了,剩下的就是脱粒、晾晒、入库的工作了。其中工作量最大、时间最长的还得说是加工苞米,从剥皮、脱粒、晾晒到入库差不多需要一个多月的时间。zRj北大荒之情
  割完大豆的那天下午,排长季春生把大家召集到一起安排明天的工作。季春生说:“地里的农活基本结束,从明天开始要到场院去剥苞米皮。zRj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张立新、张晓波、陈占博等知青来到了场院。好么,几天没来,偌大的场院让秋收的果实堆得满满的。苞米穗堆得像连绵起伏的城墙,不但占据了大半个场院,还围绕着场院绕了两圈;几垛大豆和高粱像长城上的烽火台点缀其间,煞是雄伟壮观。农业排的三个班各自找了背风的地方开始了剥苞米的工作,这个活没有什么技术而言,看看就会了。张学文所在的一班在老班长王家福的带领下,十几个人面对苞米垛依次排开,开始,大家都站着剥,剥了一会儿,大家将剥下的苞米皮垫在地上坐了下来。这个活倒是不累,还可以聊聊天,但就是冷的让人不好受,坐在那里,底下是上冻的大地,上面北风吹着,手里还要拿着冰凉的苞米。zRj北大荒之情
  张立新说:“这下可以好好的缓缓劲了。”zRj北大荒之情
  王淑芝说:“就怕把你缓大劲了。”zRj北大荒之情
  “为什么呢?”zRj北大荒之情
  “你想啊,整天活动惯了,现在让你一下坐上半个月,到时候你就不想坐着了。”zRj北大荒之情
  “没事,挨着你坐着,我永远也不烦。”zRj北大荒之情
  “好啊,那你就老挨着我呗。”zRj北大荒之情
  头一天,大部分知青都带着手套,张学文也戴了一副线手套,这种手套带上后手指还比较灵活,对剥苞米影响不大,可就是不抗磨,一天下来手指头就有磨破的地方。第二天,张学文依旧戴着那副手套出工了。zRj北大荒之情
  到了场院干活时,刘莲妮看见了说:“你怎么也不补补?”zRj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说:“补什么啊,凑合着戴吧。”zRj北大荒之情
  “你不补会越破越大的,中午回家我给你补补。”zRj北大荒之情
  “那多不好意思啊?”zRj北大荒之情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zRj北大荒之情
  下午,刘莲妮不但把手套给补好了,还给他带来一个剥苞米的竹签子,说:“你用这竹签子试试。”zRj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接过竹签子,只见竹签子有手掌那么长,窄窄的,一头尖,从苞米穗的尖上穿过去,往下一撕,一半的苞米皮就剥开了,再拽着另一半的皮往下一撕,整个苞米就剥完了,不但又快又省力,还不用手指直接触及苞米,手套也不至于那么快就破了。zRj北大荒之情
  几天后的一天早上,张晓波起来后一开门,高兴地说:“下雪了。”zRj北大荒之情
  陈占博说:“下雪了就不用出工了吧?”zRj北大荒之情
  金有为说:“美的你,风雪正是考验革命青年意志的时候。”zRj北大荒之情
  张晓波说:“下雪怎么干活啊?”zRj北大荒之情
  金有为说:“下雪又不像下雨,雪也不化衣服也湿不了,照样干呗。”zRj北大荒之情
  几个人到食堂吃完饭向场院走去。果然下雪不影响出工,农业排的全体人员都自觉的来到场院,不用排长招呼各自到各自的班里找地方剥苞米去了。zRj北大荒之情
  好不容易总算将场院里的活都干完了,大家想着这下该歇几天了吧。谁知排长又安排了新的工作,那就是刨粪。
zRj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