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后知青时代-北大荒》(90)

第四乐章 我们的故事讲不完(九)
时间:2018-04-19 23:18:43  来源:北大荒知青志愿者委员会  作者:春明  

 回望未来——寻找的故事(3)V95北大荒之情

  在本书上部《北大荒·后知青时代》中,有一个章节叫《鹤鸣搬家》,说的是荒友们千里迢迢给40年前去世的北京知青王鹤鸣迁坟。看过那个故事的都知道,里边提到了一位让人尊敬的女知青——义务为荒友守坟38年的程爱琴。没有程爱琴就没有汪鹤鸣坟茔的准确定位,之后那些开墓、迁坟的故事就不会发生。
  2009年9月15日,在京北大荒知青组织召开了一个集纪念和表彰于一体的“9·15晚会”。由于《鹤鸣搬家》的故事很感人,荒友们决定,由孟凡贵现场讲述这个故事。大家想,假如在讲故事的同时,能够让迁坟的参与者们当场现身,上台讲几句话,肯定会取得更好的效果。主意已定,知青们特意从非常紧张的门票里边,留出了5张嘉宾票。其中3张留给汪鹤鸣的叔叔和两个弟弟;另外2张票,则留给远在北大荒的女知青程爱琴。荒友们真心期望这位大姐届时能够莅临晚会现场,当面感受大家的敬意和谢意。
  程爱琴远在黑土地,如何才能将她请来,荒友们费了一番脑筋。他们觉得,随便打个电话太轻率了,还是给爱琴大姐写封邀请信,才显得正式和郑重。写信的任务,最初是派给程爱琴所在的47团荒友承担,可47团的荒友提出,这么重要的一封信可不能写“水”了。既然程爱琴要在全兵团的荒友面前亮相,这封信的作者,还是“举全兵团之力”吧。经人推荐,荒友们真的请出了一位才华横溢的兵团“才女”,写出一封情真意切的长信。那信写得太好了,据说,一位荒友得到信件原文后,在电话里读给本团的另外一位女荒友,没读几句,电话这边的哽咽了,电话那边的已是泣不成声……
  信发出了。两天后,为了核对程爱琴收没收到信,知青们拨通了程爱琴的手机。程爱琴在电话里说:自己没在农场,这阵儿正带着小孙孙在哈尔滨求医。知青们问:小孙孙怎么啦?程爱琴说:小孙孙自小就身体不好,这次,又病了。知青们把9·15晚会的事向程爱琴念叨了一遍,程爱琴叹了一口气:小孙孙是自己带大的,一天也没离开过,如今自己正在为看病这事儿发愁,9·15那天恐怕来不了北京……
  来不了?这可怎么办?恰巧写信的那位“才女”的先生是从事医务工作的,她马上“命令”爱人,赶紧给哈尔滨医科大学的同学打电话,帮助联系程爱琴的孙子在哈尔滨就医的事情。争取尽快把小家伙治好,让程爱琴没有后顾之忧。
  为了让事情办得更稳妥,知青们还准备了第二套方案:让程爱琴带着小孙孙进京,一边治疗,一边参加晚会。为了实施这套方案,大家和在首都儿科研究所工作的一位荒友取得了联系,做好孩子看病和住院的各项准备——一旦程爱琴带着孙子来到北京,医、食、住、行,一条龙。
  可是,程爱琴在电话里得知了这两个方案后,沉默着,久久没有吱声。
  放下电话,荒友们猜测,是不是过去了这么多年,程爱琴对集体活动有了生疏感,不愿意在大庭广众面前“出镜”?还是给孩子治病导致经济拮据,来来回回的路费难以负担?不管是什么,反正不能让好人为难。于是有人提议,咱们讨论一下,是不是为程爱琴搞一次募捐?
  征求意见的电话打给一个男荒友。这位荒友非常痛快:不用讨论了,我先出2000元。第二个接电话是那位听读信听得“泣不成声”的女知青,她说:我出3000元。大家要好好招待程爱琴,钱不够,我这里还有!
  由于有了这两位不愿透露姓名荒友的慷慨解囊,募捐活动还没正式开始,就已经结束了。此时,正好有一位荒友要回黑土地,大家从捐款里拿出2000元,托他带给程爱琴,作为来京的路费等前期费用。
  遗憾的是,由于小孙子的病情等原因,程爱琴最终没有能够来到9·15晚会现场,展现她心灵深处的大爱大美。但是,为了她能够来到现场,荒友们所做的一切,不也是一种大美大爱的展现?
   “9·15晚会”后不久,从黑土地上传来信息:程爱琴以北京知青的名义,把带给她的2000元钱转捐给了农场的学校。V95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