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1990版《北大荒风云录》(189)

山林之中
时间:2018-04-15 10:10:35  来源:原42团天津知青  作者:缪志远  

  我们一行九个知青跟着老职工钻进了完达山。Bbm北大荒之情
  老职工一身轻装,在重峦叠嶂、荆棘丛生的山里,一会儿就走得没了影儿。而我们苦于缺乏锻炼,加之累赘的行李拖着,不久便大汗淋漓、气喘吁吁了。Bbm北大荒之情
  十月的完达山,气温已经很低,到夕阳的余辉消失贻尽,四野一片沉寂的时候,我只感到全身灌满了铅块,双腿再难迈动。说不尽的艰难劳累,好歹到达了宿营地。Bbm北大荒之情
  上山的任务是抢运木材。这些木材在密林深处已经静静地躺了二、三年,继续困在山上,就会在风霜雨雪的浸蚀下腐朽变质,最后变成“困山柴”,以至当劈柴人们都会嫌它不起火苗。Bbm北大荒之情
  山林中,上好的黄菠萝、核桃楸、红白松、柞树、榆树、水曲柳,横躺竖卧地倒满了山岗,有些还没有完全伐倒在地,而是斜不楞地与前后左右直立的树木“勾肩搭背”,形成了危险的“树挂”。Bbm北大荒之情
  大雪给完达山穿上了半尺厚的冬装。每天清晨,板斧的“劈啪”声和“快马子”锯木的“刷刷”声,震落了林间的积雪,也唤醒了沉睡的山林。我们两个人结成一组,先是小心翼翼地把“树挂”放倒,然后用锋利的板斧打去树杈,再用“快马子”把树干断成四米、六米、八米长度不等的原木。Bbm北大荒之情
  “快马子”被伐得飞快,两个人猫着腰,你拉我拽,看着锯口一寸寸变化,一锯下去少说吃进一寸。锯到树干下半部,一条腿就要跪在雪地上,一天下来,棉裤的膝盖处总是结上一层冰碴子。Bbm北大荒之情
  不久,又连续下了几场大雪,积雪几乎没过膝盖,气温也降得更低了。朔风穿林过,冰雪刺骨寒。山里冷,可我们干得很欢,谁也没意识到苦和累。下工回到帐篷里,先得在地上蹦跶一阵子,让发木发僵的双腿缓过劲儿来,才好吃饭。晚上,大木头柈子把帐篷里烧得暖暖的,知青们凑到一起,聊着无穷无尽的话题,苦乐均在其中。Bbm北大荒之情
  苦是当然的。一天,北风呼啸,气温骤然下降到零下三十六度。我们顶着凛冽的寒风,踏着厚厚的积雪,来到了工作场地。刚干一会儿,一个知青突然一屁股坐在雪地上,脸色煞白的。问他怎么了,也不说话。见状不妙,我赶紧和另一个知青架着他往回跑。架到帐篷里,给他脱掉胶鞋、棉手套和皮帽子,捧来一脸盆雪,在他的脚、手、脸上不停地揉搓着,直到他的皮肤渐渐地由白变为红润,然后又架起他在床上跳了半个多小时。折腾了好一阵儿,他才“哇”地一声哭了出来。他是被冻坏了。 Bbm北大荒之情
  冬天还未过去,春天尚未到来,只有这融化的雪水,带来了几分温馨Bbm北大荒之情
  山里生活苦、劳动苦,倒也不乏浪漫的色彩。这天刚擦黑,一个当地老乡提着把铁锨,神色惊慌地跑了过来,嗑嗑巴巴地向我们讲述了刚刚发生的一次险遇。Bbm北大荒之情
  老乡是烧炭队的,与我们隔山而邻。这天赶上他巡窑。以往每次出门,他都要带上猎枪和铁锨,这次鬼使神差,竟忘了带猎枪。谁知,就这次,竟碰上了一只黑熊。他下意识地要举枪,却发现手里提着的是铁锨。老乡慌了,扭头就跑,绕到一棵老榆树后边,跟黑熊转开了磨。熊瞎子笨,跑得却比人快。三转两转,一掌抓住了老乡的左肩。老乡情急之下,抡起铁锨照黑熊脸上就砍。黑熊一愣神,老乡脱身又跑开了。黑熊继续朝他扑来,眼看就要再次抓到他了。忽然,一旁踉踉跄跄地跑来一只带伤的梅花鹿。黑熊放了老乡,转身奔鹿去了。而在鹿后边,突然又窜出了一只斑斓猛虎。老虎想必是追鹿的。虎与熊不期而遇,它们同时放弃了追逐的猎物,凶猛地争斗起来。Bbm北大荒之情
  老乡绝处逢生,无心欣赏虎熊恶战,只顾落荒而逃,一气跑到我们这里。说着他还转过身让我们看看左肩上的破口子。Bbm北大荒之情
  我们观看着老乡那惊慌失措的神情,不像在说瞎话,可又觉得有点玄乎。大家议论纷纷,却没有一个人敢去看看熊虎争斗。Bbm北大荒之情
  没过几天,营地来了两位当地猎人,听说这事后,就找去了。转天傍晚,两位猎人拿着一根一尺多长的骨头,说是从熊虎相争的地方捡到的,是鹿的小腿骨,拿回来准备做双筷子用。他们还埋怨我们怎么当时不去看看。说要是开着拖拉机把熊和虎吓走,说不定还能捡回鹿茸、鹿皮和鹿肉呢!Bbm北大荒之情
  这就是完达山,她有肆虐的风雪,也有温馨的情怀,她冷峻,她威严,她也神秘,但却一览无遗地袒露在我们面前,以至使我永生永世难以忘怀。
Bbm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