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1990版《北大荒风云录》(188)

乡音
时间:2018-04-12 10:04:42  来源:原58团浙江知青  作者:蔡解民  

  “馒头我来两个。”qmU北大荒之情
  “会说话嘛?”qmU北大荒之情
  一南一北两个知青无由吵了起来。qmU北大荒之情
  就为语言表达的“程序”不同,为各地口音方言的差异,当年的知青不知闹出过多少笑话。说馒头我来两个,这话本没错,南方人经常这么说,可到了北方听着就不那么顺,“你才是馒头呢!”qmU北大荒之情
  各地的知青凑到一块儿,熟了当然没得说,问题是都初来乍到,又都年轻气盛,几句话没说对付,可能就得吵起来。qmU北大荒之情
  赶上一次为点什么豆大的事,南北两地知青吵起来,弄得挺晚,事还不算完。南方的打熬不过,纷纷嚷嚷要“控告”。北方知青心想,“控告嘛?上哪儿控告?随便!”这么想,也就这么说了。南方的一听“随便”,那就“随便控告”吧,本来就不愿吵,怕吵大了真打起来吃亏。可真往床上“控告”,北方知青不干了,哪门子事啊!闹半天,“控告”是倒下就睡啊!最后,北方知青算明白了,上海人说睡觉,发音就是“控告”。qmU北大荒之情
  乡音难改误会甚多,有个上海知青这天发现铺板翘了起来,想找把斧子钉几个钉子,上海人管斧子叫“火头”。他走进伙房还没说话,先用眼睛四下看。qmU北大荒之情
  “找嘛?”老炊是天津卫。qmU北大荒之情
  “火头。”qmU北大荒之情
  “火头?灶还没点哪!”说着天津卫扔过来一盒火柴。qmU北大荒之情
  上海人大为不解,“借火头”,他又强调了一遍,火柴扔了回去。qmU北大荒之情
  “借嘛火头,捣嘛乱,火头没有,不借。”天津卫不耐烦了。qmU北大荒之情
  “为十么不借?”qmU北大荒之情
  “你借火头干嘛?”qmU北大荒之情
  “敲钉子。”qmU北大荒之情
  “敲钉子用嘛火头?!”qmU北大荒之情
  天津人越听越糊涂,上海人越说越不清,直到上海人比划着,天津人才知道要借的是斧头。qmU北大荒之情
  “斧头就斧头呗,嘛火头,火头的。”天津人也觉得好笑了。qmU北大荒之情
  上海、江浙一带的人凑到一起,还往往喜欢用方言交谈,也不管有没有不懂自己方言的人在旁。叽叽喳喳先是一阵亲近,尔后没准儿又哈哈哈一阵大笑。这一笑不要紧,让一旁听不懂上海话、江浙话的人心里发毛,是不是在笑我呢?有气粗的还就真站起来责问,真急。qmU北大荒之情
  只是知青们在一起时间长了,语言才慢慢地交汇起来,形成了一种杂烩语,或者就叫“知青语”。“知青语”说着、听着都有些不伦不类,也有大碴子味。qmU北大荒之情
  入乡随俗,知青都学会了北大荒的方言。“咋地啦?”“咋不咋地!”知青们公开交谈时经常夹带这样的方言,而原来自身的习惯“怎么啦?”“作啥?”“干嘛?”都没了。相反故乡人碰到一起,难免又都恢复本来的方言和乡音,但是好像已经不再那么纯了,怎么也有些杂。qmU北大荒之情
  要是说一句,“阿啦未要吃,先糕(搁)那疙瘩吧”,让地道的上海人听着,这算怎么档子事呢?qmU北大荒之情
  但是知青这么说着顺嘴,听得入耳,也全明白,再不用翻译。qmU北大荒之情
  语言通了,友谊重了,后来,在那块黑土地上,你无需再分谁是从哪儿来的、哪儿的人,都是一色的北大荒人。就像我们唱的歌,“分什么南方人、北方人,如今都献身边疆,我们的家乡就在黑龙江,就在北大荒”。
qmU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