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后知青时代-北大荒》(86)

第四乐章 我们的故事讲不完(五)
时间:2018-04-06 12:58:00  来源:北大荒知青志愿者委员会  作者:春明  

从“人”到“众”——相帮相扶的故事(5)e3g北大荒之情

  在后知青时代,北大荒知青的相互支撑,不仅表现在生死考验之际,更多的是在日常生活中。你给我家老人找个偏方,我帮你的孩子补节功课,他帮她寻个营业信息,她帮他疏通疏通人际关系……心儿在丝丝缕缕中温暖,感情在点点滴滴中加深。e3g北大荒之情
  高士平是一位上世纪60年代下乡的哈尔滨知青。四十多年前,一趟列车将他和近千名同学拉到黑龙江省北安地区的长水河农场,就此开始了知青生涯。在那里,他当过农工、排长,之后又进了伙房,当了炊事班长、司务长。知青生活十分清苦,病了,吃上一碗“病号饭”面条就是最高待遇。为了缓解荒友们的思家之苦,就是这样一碗面条,老高竭尽全能也要把它做出“花”来。伙房里没有压面机,只能靠手工擀面,久而久之,高士平练就了一套擀面、煮面的好手艺。每每他把热气腾腾的面条端到荒友面前时,常能引起知青们的啧啧赞叹。e3g北大荒之情
  上世纪70年代末,知青开始大批返城,高士平和同是知青的爱人宁瑞芬结伴回到哈尔滨,成为一家“小集体”单位的职工。几经曲折,和许多“总也赶不上趟”的知青一样,老高夫妻双双下岗,宁瑞芬不幸得了心脑血管疾病。这边还没治利落,年过三十的儿子又患上尿毒症,只能靠透析维持生命,别的不算,每月自付的药费就要2000元。每月2000元,对于大款们是小菜一碟,对于老高这种条件的家庭来说,那就是一个天大的数字。怎么走出困境?思来想去,高士平想到了当年的擀面。他要用自己的手艺挽救儿子,支撑起这个垂垂欲坠的家。e3g北大荒之情
  花了不多的钱,高士平在南岗区一条偏僻的小街上,租了一间仅有18平方米的临街小屋,开了一家小小的面馆。老高有手艺却不长于经营,更不懂“商业宣传”。昔日的知青战友闻讯赶来,帮他设计策划。小面馆最初想取个大名字,叫“龙江第一面”。荒友们说,不妥。还是利用咱们的知青情结,叫“知青小屋”吧。顺着这个思路,曾在汽车公司搞过宣传的许贵清荒友,帮着进行了内外装饰设计;当年的“卧长”(知青们将当年共同生活中结成的小团体称作“卧子”,其领头人称作“卧长”)尚守志还把“知青小屋”开业的信息写成文章,发到网上,以期引起知青们的关注和光顾。e3g北大荒之情
  渐渐地,“知青小屋”有了名气,尤其是曾在长水河农场下乡的一帮知青,更是把这里当成了回顾和聚会的地方。当年曾经和高士平夫妇一起战天斗地的一些上海荒友得到信息后,也从数千里地之外赶来光顾和叙旧。如今,这家小面馆不仅成了支撑高士平一家渡过难关的根据地,也成了知青们面对困境挺直腰杆的一面旗帜。e3g北大荒之情
  走进“知青小屋”,最初的印象是简陋:总共18平方米的面积,还前厅后厨没有隔断地连在一起,门旁边就是面案,锅碗瓢盆挤挤插插地聚在一起。这边吃面那边煮,煮面锅里水开之际,全屋都会弥漫着暖融融的水蒸气。面案旁的空地上,见缝插针地摆着模样、大小、颜色各不相同的三张小桌,显然是拼凑起来的。供应的品种也很单一,几个简简单单的小菜之外,就是三种面条……e3g北大荒之情
  走进“知青小屋”,继而的印象就是热烈:当年的知青老照片,如今知青聚会的新照片,哈市和上海知青们送来的锦旗,荒友们的诗作、留言……密密匝匝地贴满、挂满了整整两面墙。另一面墙上,挂着一位荒友画的《苍鹰图》。“老知青似苍鹰风霜尝尽,俯首擀龙江面低调做人”,画上的诗句自有一番风采。e3g北大荒之情
  走进“知青小屋”,最终的印象是肃然起敬。就在这个几乎是天下最简陋的小面馆中,老板兼大厨兼跑堂兼采买的高士平系着一条颇有些现代时尚风格的花围裙,一脸阳光。他声音洪亮地和每一位顾客打招呼,来来回回地端面,抽出空,还会微笑着介绍墙上的锦旗、照片、画作和荒友们写下的留言。一旁煮面的,是抽中午休息时间前来尽义务的知青许贵清;“卧长”尚守志也赶来帮忙……此情此景,会让你情不自禁地朗读起小屋墙上的那首诗歌:
e3g北大荒之情

边疆走来一队队返程的骆驼,e3g北大荒之情
走啊走啊走在那茫茫的沙漠。e3g北大荒之情
风里雨里高昂着它的头,e3g北大荒之情
大雪飞沙锻炼着它的性格。e3g北大荒之情
沉甸甸的背上驮着它的希望,e3g北大荒之情
成群的骆驼从来不会寂寞……
e3g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