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绿色草原红(52)

第十六章 赛诗会(2)
时间:2018-03-25 14:45:28  来源:独立三团  作者:张凤刚  

  回到自己的宿舍,几个人又接着聊起来,天南海北,古今中外,大道小道。bji北大荒之情
  聊了一会儿,张学文说:“给我介绍介绍新的连队呗。”bji北大荒之情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地说开了,使得张学文对新连队有了初步的了解。原来一连以养奶牛为主,有畜牧排、机务排、农业排、种子排;有奶牛200多头、小牛100多头。连里还有一辆大卡车,整个营里也就只有这一辆卡车,是为了往奶粉厂送牛奶用的。成立武装连后,为了便于管理将农业排划归到了一连,负责种地、打草,种的玉米、甜菜等也大部分是为了给牛准备的饲料。bji北大荒之情
  张立新好像想起了什么说:“对了,在一连喝牛奶特别方便,几分钱一斤,要想喝了可以到牛奶站去买。吃牛肉也方便,奶牛要是产下小母牛就留下养着,若是产下小公牛就卖掉,买主自己宰杀,剔完骨头后再称牛肉的分量,按照一毛一斤将钱交到连部就行了。”bji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又问道:“一连的人怎么样啊?”bji北大荒之情
  大家又你一句我一句的说起来。原来,一连是个小连队,人员不是太多,共有一百多人,其中知青有几十个人,主要是北京、哈尔滨和上海来的。对二连新划过来的一百多人,老职工们还都行,但知青就不一样了。原来一连的北京知青也分两拨,一拨虽然与张学文、张晓波等不是一个学校的,但住家也都离得不远,这些人都还可以。但还有一部分北京知青是干部的孩子,他们有些傲,特别是王红旗、李建军、李菲等,工作之余下围棋、拉小提琴、看书、背诗,知道的小道消息多,见识广,文化水平也高点,看不起从二连转过去的工农子弟,双方见面也顶多打个招呼,有时候根本就不理你。bji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问道:“刚才说锄草怎么除啊,累不累。”bji北大荒之情
  张晓波说:“不累才怪呢?开始几天累得我躺下就不想起来了。”bji北大荒之情
  张立新说:“主要是给玉米除草,他们这儿叫铲地,一年要铲三遍,现在开始铲第二遍。据当地人说,这是三遍里最轻松的了,但也挺累的,开始两手都打了好几个泡,腰酸腿疼上炕都费劲,你要做好准备。”bji北大荒之情
  陈占博说:“不过也没什么,挺过开始那几天就好了。”bji北大荒之情
  第一天铲地,金有为给了张学文一把锄头,说:“第一天,你就跟着我吧。”bji北大荒之情
  站在地头上,眼前是一望无边的苞米地,膝盖高的苞米苗绿油油的招人喜爱,小风吹来凉爽舒适。bji北大荒之情
  开始铲地了,别人都是一人铲一垄,张学文跟在金有为后边,看着他把锄头向前一抡,再往回一拉,垄的一边就被铲过了,地面上的小草也被连根铲掉了;再往垄的另一边一抡往回一拉,另一边的小草也被铲掉。两边的可以这么铲,但是中间的地方还有草,也需要铲一下,但就不能像刚才那么铲了,要把草铲掉还不能伤到玉米苗,这就比较要紧了。因为种的是一坑双株,两株之间只有几公分的距离,有时两株之间也会长小草,既要把土松了把小草铲掉,还不能把苗伤了。现在是铲第二遍,基本上都是每个坑里只有两棵玉米苗了。要是铲第一遍时,还要负责间苗的任务。因为在播种时为了保证出苗率,每个坑里可能会放四、五个甚至七、八颗种子,就会长出好几棵苗,但为了让苗长得壮,只能留下两颗比较壮实的,其余的就要铲掉。bji北大荒之情
  看着金有为熟练的动作,张学文也在认真地学习,看了一会儿,他也试着铲了起来。这活看着轻松,干起来还真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锄头也不那么听话。bji北大荒之情
  金有为在旁边指点着:“对对,就是这样的,你学的还挺快啊,有好多知青学了好几天也没你铲的好。”bji北大荒之情
  听着金有为副班长的夸奖,张学文心里也美滋滋的,脑子一走神,在铲两棵苗中间的草时,将一棵苗也一起铲掉了。bji北大荒之情
  金有为说:“真不禁夸啊,你铲掉了一棵苗秋天就会减少产量,有一棵草没铲掉,它只会跟苗争阳光争营养,但不要紧,铲第三遍时也会把它铲掉,可铲掉了苗就无法弥补了。”金有为接着说:“还有,有时没有把苗从根上铲掉,还会长出苗来,但这样的苗叫‘剃头苗’,就好像人剃头时把头发剃掉了,过一阵又会长出来一样,但这样的苗是不会结果实的,你一定要记住了。”bji北大荒之情
  北大荒的6月,天气也非常的炎热,白天的最高气温也能到摄氏32、33度。在地里干活无遮无挡,烈日下如火烤一般。不过如果移步到树荫下,就会立刻感到清风习习。bji北大荒之情
  大家你追我赶地铲了一阵子,太阳已经老高了,一辆马车送水来了。bji北大荒之情
  季春生排长说:“歇会吧,喝口水。”bji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放下锄头来到送水车旁,张立新递过一碗水说:“怎么样?”bji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回答说:“还行,就是有点累。”bji北大荒之情
  “别着急,开始几天会腰酸腿疼的,过几天就好了。”bji北大荒之情
  “没问题,你们都过来了,我也应该能行。”bji北大荒之情
  这时,人们逐渐都过来喝水了,有一些人张学文还不认识。bji北大荒之情
  刘莲妮和一个本地女青年也走过来喝水,刘莲妮问道:“你什么时候从山上回来的啊,山上的工作怎么样?”bji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回答说:“前天刚回来,挺好的。你怎么样啊?”bji北大荒之情
  “还那样。”bji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指着旁边的女青年问道:“这也是咱们班的吗?我怎么不认识啊?”bji北大荒之情
  刘莲妮笑着说:“也是咱们班的,不过是新来的。怎么样?给你介绍介绍。”bji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还没吱声。那个女青年冲着刘莲妮说道:“你真坏。”然后转过脸来,对着张学文说:“你好,我叫刘凤荣,老听莲妮姐提起你来。”bji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说:“不会是老说我的坏话吧?”bji北大荒之情
  刘莲妮在一旁说道:“我哪能说你的坏话呢?小刘你作证,我说过没有。”bji北大荒之情
  刘凤荣笑着说:“没有,莲妮姐可没有说过你的坏话,就是说老想你。”bji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说:“不会吧,我有什么可想的。”bji北大荒之情
  歇了一会儿,大家都起身干活去了。太阳渐渐升起,照在人们的身上、脸上,有些火辣辣的感觉,浑身也开始冒汗了,开始还有擦汗的想法,慢慢的也顾不上擦了,汗水不断的掉在地上,张学文真正体会到了“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的意境。
bji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