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1990版《北大荒风云录》(176)

心中的碑
时间:2018-03-03 11:15:09  来源:原37团上海知青  作者:董炳华  

  他在绵延起伏的大兴安岭完达山下静静地躺着,躺了二十个年头。g5i北大荒之情
  他没有纪念碑,生前那宽阔的胸上也未曾挂过一枚勋章。g5i北大荒之情
  他不是功臣也不是英雄,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北大荒人。g5i北大荒之情
  他是我的老班长。那时他的年龄比我现在小,可脸上已布满了深深浅浅的皱纹,粗大的手指时时在卷着一支“哈蟆头”烟,那团团的烟雾凶得呛人。他当兵转业到北大荒,盖了十年房子,当了十年瓦工班长,“老班长”就成了他的官称。g5i北大荒之情
  砌砖垒大墙,就因为差一公分,他曾拆了我半天的工作量,重干;他曾为我缝补过衣裳,让我奇怪那粗我一倍有余的手指头竟是那么巧。他也让我深思过什么。那是一次割草,一天下来,我超额五捆完成任务,可我发现他那些捆比我那些捆个儿粗个儿大。g5i北大荒之情
  这一年冬天,我们要上完达山装木头,为新建食堂备料。除夕晚上,北风呼号,灰蒙蒙的夜空,星星时隐时现。这样的天气,抓只老鼠往尾巴上吐口吐沫,放在地上,小老鼠就被粘住无法脱身。天冷得出奇。班长领着大家装最后一节车皮。这一天的劳动已临近尾声,我们人与雪几乎溶成了一体。我弯腰用力撬着一根粗大原木,忽听“砰”的一声,只觉得背后被人猛推了一把,根本没有反应,人便摔倒在七、八米远的雪地上。接着便是轰响,车上的原木隆隆地顺着跳板向下滚落。我痴痴趴在雪里,被飞动的根根原木惊呆了。朦胧中有人大喊:“老班长!”人们纷纷冲向那七上八下的原木堆,我也连滚带爬地扑了过去。撬开一根根的原木,我看到了一张满是皱纹的脸,嘴角正在流血。那血肉之躯在千百斤的撞击重压下竟来不及发出一点声响。我看见了半截熄灭的“哈蟆头”,鲜红的血在雪地上像绽开的梅花。我喊着老班长,扑上去捶胸顿足地大放悲声。g5i北大荒之情
  那凄惨的悲声划破了森林中的寂静,回荡在丛林峡谷之间……g5i北大荒之情
  粗大的钢丝绳经受不了沉重原木的压力,绷断了,发出了响动,老班长本能地扑向了毫无知觉的我,那一掌该是老班长浑身的力气,他没有为自己留下一点点生的余地。他把生给了我,把一切给了我呀!我真笨、真笨,真笨啊!我感到无地自容,那哭声让人撕心裂肺……g5i北大荒之情
  班长的遗体还没有被抬进帐篷就冻硬了。帐篷里昏暗的油灯下,我默默地陪伴着他,我的心一阵阵颤抖,要碎了……g5i北大荒之情
  隆隆的爆炸声震撼着完达山脉,激荡着林海雪原。积压在松树枝杆上的白雪被震落在老班长的遗体上。我们把老班长的遗体安放在用炸药轰出的深坑里,盖上冻土块,用完达山上的白雪为他堆起了一座小坟。我知道老班长那水晶般透明心灵远比这雪要白,要净。大家默默地肃立在这坟前,身后一座无边的松林就像千百万个北大荒人,在向他静默致哀,向他告别。这里虽没有悼词和哀乐,但却是催人泪下。g5i北大荒之情
  人们走了,我又悄悄地站立在坟前,没有寒冷,我周身的血在沸腾,我深深地、深深地向可敬可爱的老班长鞠了一躬。g5i北大荒之情
  在批准我入党的会上,手捧着老班长画过“押”、签过字的入党志愿书,我心中耸立起一块洁白的碑,那碑文告诉我,人,要脚踏实地地活着。
g5i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