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绿色草原红(44)

第十三章 高高的白桦林(3)
时间:2018-02-28 10:11:07  来源:独立三团  作者:张凤刚  

  春天来了,积雪在渐渐的融化,露出了褐色的岩石,露出了积存多年的朽叶,茫茫林海充满了新的生机。P8H北大荒之情
  一天凌晨,大家都沉浸在睡梦中,突然,阵阵急促的呼喊声惊醒梦中人:“快起来,救火去。快起来!”P8H北大荒之情
  伴随着呼喊声,张学文腾地坐了起来,只见帐篷里有人在挨个叫着沉睡的人。P8H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推了身边的陈海波一下说:“快起来,着火了。”P8H北大荒之情
  陈海波揉了一下眼睛问道:“又是哪着火了?”看到别人都在穿衣服,也抄起了裤子却要往头上套。P8H北大荒之情
  “错了,那是裤子。”崔国华提醒道。P8H北大荒之情
  “奥。”P8H北大荒之情
  大家穿好衣服跟着人群往路基上跑,上了路基有人指挥着往远处跑。跑了好一阵,终于看到前边的路基下有红红的火光。原来刚才从山坡上下来一列货车,有通红的闸瓦崩到了路基下的草地上,引起了火灾。因火势太大,巡视人员无力扑救,只好向车站呼救,车站里的职工家属也不多,所以车站向兵团求救。经过大家的努力,终于将火扑灭了。P8H北大荒之情
  在往回走的路上,铁路职工说:“你们赶紧将防火道建成吧,要不然我们每天都是提心吊胆的,不知道哪趟列车下来会引起火灾。”P8H北大荒之情
  崔国华问道:“每天有几趟下来的列车啊?”P8H北大荒之情
  铁路职工回答道:“每天从上边下来6趟货车,一趟客车。每次有火车下来后得提心吊胆半个小时,如果半个小时内没有求救电话,那就说明没有发生大的火情。”P8H北大荒之情
  从那以后,知青们对伐木的工作也有了新的认识,伐木的进度也快了不少。P8H北大荒之情
  随着初夏的来临,大兴安岭的气温也在不断升高,不但树木的叶子一天天变大,各种植物也充满了森林。有一种小植物长在地面上,茂密的叶子覆盖在大地上,像给大地铺上了一层厚厚的“地毯。”伐木累了的时候,知青们就躺在“地毯”上,非常的柔软舒服。不仅仅如此,这种植物还可以结出甜美的果实,当地人称之为“都柿”,比黄豆大一点儿,红红的、甜甜的。工作劳累之余,趴在草地上,拨开叶子,就可以看到一颗颗的小都柿,非常可爱,揪下一个放到嘴里,甜到心里,真是惬意得很。P8H北大荒之情
  那天,伐了一上午的树,看看临近了中午,也累了、也饿了,张学文和王建国两个人趴在草地上找都柿吃,就等着那边的知青往回走,好一起去吃饭。P8H北大荒之情
  突然,一阵撕心裂肺的喊声传了过来:“砸着人啦,砸着人啦。”张学文和王建国赶紧跑到公路上,只见一个知青边跑边在呼喊着。P8H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迎上去问道:“砸着谁了?”P8H北大荒之情
  “林玉海被树砸倒了。”P8H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闻听,撒腿向林玉海的地段跑去,许多知青也加入了奔跑的队伍。一会儿跑到高高的白桦林内,已经有知青围在那里,张学文挤进人群,只见李志勇坐在地上搂着林玉海,林玉海靠在他的怀里,头低在一边。P8H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蹲下身子搂过林玉海大声呼喊:“玉海,玉海,你醒醒。”P8H北大荒之情
  崔国华等知青在一边也跟着呼喊:“玉海、玉海。”P8H北大荒之情
  林玉海睁开眼睛看了张学文一眼,笑了笑,说:“你们都来啦。”嘴动了一下,又昏迷过去。P8H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喊道:“找车了吗?”P8H北大荒之情
  有的知青回答,已经有人跑回去汇报了。正说着,王副连长也赶过来了。P8H北大荒之情
  王副连长说:“已经通过火车站的电话向周围的驻军求助了,汽车马上就到。”P8H北大荒之情
  大家一起问李志勇,林玉海是怎么被砸到的,把他砸成这样。P8H北大荒之情
  李志勇哭着说:“我也说不上来是怎么回事。”P8H北大荒之情
  “今天他负责砍豁口,我负责锯。他砍了三、四棵树的豁口,我都快锯完了,就剩下最后一棵树了,说好要锯倒最后一棵来砸前边的树了。这时我在后边,他在前边,谁知最后一棵树刚锯了一半,这棵树还没倒,就看前边那棵树倒了,我赶紧喊他,没有回答,我跑过去一看,他已经被树砸在树底下了。我一个人也掀不起来,赶紧叫临近的同伴,他们过来帮助把树掀起来,才把林玉海挪到一边,还有一个人去向连里汇报。”P8H北大荒之情
  王副连长、张学文等人来到砸人的树根部,只见锯口与砍口之间就差一点,可能是受到风吹或别的力量,就无声无息的倒了下来。P8H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踹了一脚树根说:“都怪我,没有坚持不让你们用这种方法伐木,这种方法虽然简单、省点力,又好玩,可这锯口锯浅了后边的树砸不倒,锯深了受到一点力自己就倒下了,在人们不注意的时候多危险啊。都怪我。”P8H北大荒之情
  崔国华说:“这怎么能怪你呢?”P8H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说:“怎么不怪我,当初他跟我说时,我要拼命不让他这么伐木,不就没这事了吗。”P8H北大荒之情
  崔国华说:“你也别太自责了,谁也不愿意发生这样的事啊。”P8H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大喊道:“可他救过咱们啊。”P8H北大荒之情
  又过了一会儿,卡车终于来了,还跟着一个医生,医生下车看了看林玉海,翻了翻他的眼皮。P8H北大荒之情
  大家问道:“怎么样啊?”P8H北大荒之情
  医生说:“抬上车送走吧。”P8H北大荒之情
  众人将林玉海抬上车,都要跟着去,王副连长说:“我去就行了,你们都别去了。”P8H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说:“不行,我得去,他救过我,无论如何我也得去。”P8H北大荒之情
  看到张学文情绪激动,非得要去,王副连长就说:“崔班长,你也跟着去吧。”P8H北大荒之情
  崔国华说:“好。”两个人也上了车。P8H北大荒之情
  卡车在公路上急速行驶,张学文蹲在林玉海的身边,拉着他冰凉的手。崔国华蹲在一旁,不住地安慰着张学文。经过一段时间的急驶,好不容易到了医院。几个大夫和护士迎了出来,大家将林玉海放到担架上,两个医生检查了一下说:“抬走吧。”P8H北大荒之情
  几个人抬着担架在前边走,张学文非要在后边跟着。王副连长拦住他说:“别跟着了。”P8H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挣脱了副连长的手在担架后边跟着走。一会儿到了地方,张学文看着不对劲,就问:“你们要把他抬到哪里去啊?”P8H北大荒之情
  抬担架的说:“抬到停尸房啊。”P8H北大荒之情
  “人来了怎么也不给救治就直接抬到停尸房啊?”P8H北大荒之情
  旁边的护士说:“怎么救治啊,人早死了多时了,根本无法救治了。”P8H北大荒之情
  听罢,张学文说:“不可能,不可能,他没死,他没死,你们一定要救救他啊。”P8H北大荒之情
  半夜,崔国华和张学文回到了驻地。P8H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说:“你先进屋睡觉去吧,我在外边坐会儿抽根烟。”P8H北大荒之情
  崔国华说:“外边凉,咱们进屋抽去。”P8H北大荒之情
  “等会儿,我待会儿再进去。”P8H北大荒之情
  “好,那我陪着你。”P8H北大荒之情
  说着,一个人点着了一根烟抽起来。两个人闷着头只顾抽烟,谁也不说话。眼看着一根烟快要燃尽,张学文又续上了一根。P8H北大荒之情
  崔国华说:“还抽啊,别抽了,回去吧。”P8H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说:“一个人就这样说没就没了。那天他说教我一种提高伐木进度的好方法,我还说让他注意点,我要是坚持不让他用这种方法就好了,都怪我。”P8H北大荒之情
  “这怎么能怪你呢?要怪就只能怪那天的风,或是那个锯口太深了,中间只剩下那么一点点儿,承受不住树冠的重量,稍微一偏就倒下了。”P8H北大荒之情
  又过了一会儿,天快要亮了,深夜的山风还是比较凉的,看到如此,张学文说:“进屋吧,别再把你冻着。”P8H北大荒之情
  二人进了帐篷,连衣服也没脱,靠在行李卷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一闭上眼,林玉海的音容笑貌就出现在眼前,不知过了多久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P8H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睁眼一看,天已经大亮了,偌大的帐篷里空无一人。张学文坐了起来,回想着昨天发生的一切。P8H北大荒之情
  门帘一挑,王建国走了进来,看到张学文坐起来了便说道:“你醒啦。”P8H北大荒之情
  “是啊,你咋没出工啊?”张学文问道。P8H北大荒之情
  “你睡的那样,崔国华不让我叫你,我一个人去也没啥意思,崔国华让我在家陪陪你。”P8H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说:“没事了。”说完下地洗了把脸,走到帐篷外看了看,又回到屋里,不知道做什么好。拿出准备写信的桦树皮仔细端看,回想着与林玉海一起剥桦树皮的情景。P8H北大荒之情
  事情过去几天了,人们的心情逐渐平静下来。P8H北大荒之情
  崔国华说:“给家人和连队的同学写封信吧,出了这么大的事报个平安吧,省得大家惦念。”P8H北大荒之情
  “对,应该写。”张学文回答道。P8H北大荒之情
  中午吃完饭,就着出工前的时间,张学文铺开纸,拿起笔,可就不知道写什么。看了一眼崔国华,他也发愁怎么写呢,得,就写几句报个平安吧。也不知道张立新、张晓波和陈占博他们怎么样了。
P8H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