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1990版《北大荒风云录》(174)

风雪中……
时间:2018-02-26 11:22:56  来源:原20团黑龙江知青  作者:董丽君  

  大年初三,我却无福消受一年难得几次的美食,病了。头痛难忍,沉得抬不起来。老天更不赏脸,一宿的大烟泡,早晨起来天地间浑浊一片,大风怒吼,像谁欠了老天爷点什么似的。PgB北大荒之情
  我爬起来用冷水洗了把脸,就又和衣一头栽倒在炕上,昏昏欲睡。PgB北大荒之情
  大烟泡没完没了,蹦蹦车又趴了窝,我琢磨今天可算是消停了。正想昏昏睡去,朦胧中好像有人在喊:“宣传队的集合啦!”PgB北大荒之情
  是十二连来电话,问这样的天气,宣传队还能不能去演出。既然知道天气恶劣,就别来问,既问了,那意思不就是催着早点儿去吗?照理说也该去,知青一年忙到头,难得有点娱乐,再者又是年关,能回家过年的都走了,剩下没走的,自是有种种因由,要么连队离不开,要么没了探亲假,可谁不想家呢?看一会儿不算精彩的节目,好歹也能给枯燥的生活添点色不是。再说宣传毛泽东思想风雪无阻,别说大烟泡,下刀子又怎么着?可我也知道今天够我受的,急着忙着跑到卫生所吞了两片药,就随着大队出发了。PgB北大荒之情
  单程二十里路,平日两个半小时便到了,可今天路已被风雪封住,四野白茫茫一片,狂风呜呜地吼叫,刮得人睁不开眼。积雪被卷到半空又劈头盖脸地砸下来,几步远便辩不出谁是谁。脚下七高八低,雪深没过了膝盖,拔起左脚陷进右腿。狂风连撕带扯,我们东倒西歪挣扎着迈步。没过多久我就挣扎不动了。PgB北大荒之情
  头疼得要炸开,满肚子的委屈,望着茫茫的风雪,我真想大哭一场。咬牙挺着往前蹭,就盼着能有一块平硬的地方让我坐下来喘口气,歇一歇。可到处都是积雪,终于我挺不住了,眼前一黑,扑倒在雪地里,大口地喘气。我真不想再起来了,就这样让风雪把我埋掉吧。PgB北大荒之情
  闫建忠和老傅一左一右架起了我,他们的臂膀是那样的有力,使我双脚几乎腾了空,身不由己地随着他们走。我看见他们身上背着沉重的扬琴和大贝斯。PgB北大荒之情
  我生来瘦小,可爱蹦爱跳。平时人都叫我“小不点儿”,问我为什么光吃不长。身旁的闫建忠年长我几岁,我知道他喜欢我,处处关心我,在他的眼里我还是个离家太早的小妹妹。他幽默诙谐,常常逗得我哭笑不得。他酷好文艺,人又能干,在宣传队里身兼编、导、演于一身,可就是因为“家庭问题”,入团入党都和他沾不上边。我知道他为此苦恼、忧愁过,甚至还发过火。每当那时我便躲在一边不敢再和他贫嘴,更觉得没有什么话能劝慰他。在我的心里,他永远是个大哥哥。即便现在见到他,我也会搂着他的脖子撒个欢儿。我也相信,他绝不会忘记我这个当年的“小不点儿”。PgB北大荒之情
  其实,我们早就迷路了,可却没意识到。直到我们在风雪里折腾了一天,连十二连的影子都没见着,才觉出坏了事。饥饿、寒冷,大量的体力消耗,大家都已筋疲力尽,脸色煞白。大家或趴或坐在雪地上再也不想起来。我就更糟了,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PgB北大荒之情
  夜幕降临,可狂风不减,恐怖一阵阵袭上心头,人们都沉默着。PgB北大荒之情
  闫建忠在风雪里喊着:“大家坚持住,互相帮着,手拉着手谁也不能落下!”PgB北大荒之情
  我们分辩着方位,向着最有希望的地方又开始了“行军”。PgB北大荒之情
  我早就不能动了。老傅要把扬琴扔了,背着我走,我急了。扬琴是老傅最心爱的,也是我们宣传队的命根子。这是老傅自己亲手做的,谁也没法估计他费了多少功夫。不到万般无奈,老傅是不会丢掉它的。我深知我拖累了大家。扬琴一旦被扔掉,就再也别想找回来。春种夏收,劳累了一天的我们多少次聚在老傅的宿舍里,看着他忘情地拨弄着琴弦。悠悠扬扬的琴声,有欢乐,有沉思,有悲愤,有哀怨,有爱也有恨,有我们多少向往和梦幻。PgB北大荒之情
  我带着哭腔央求着老傅:“不能扔,扬琴不能扔!我自己走!” PgB北大荒之情
  可哪儿还走得动?我恨自己无能,恨自己是小不点儿,恨老天爷无情,恨浑浊的风雪。PgB北大荒之情
  我们互相拉着、扶着,互相用无声的语言激励着,向前走、走、走……PgB北大荒之情
  扬琴最终没有扔,暴风雪似乎也感到太累了,象一匹收住了缰绳的烈马,渐渐平息下来。PgB北大荒之情
  深夜,十二连派出的人马终于在荒野中找到了疲劳已极的我们。刚刚挣脱死神怀抱的我们,抱着同样疲劳不堪的十二连的知青,像是久别的亲人,迟迟不能松手……
PgB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