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1990版《北大荒风云录》(172)

意外收获
时间:2018-02-18 13:30:36  来源:原尾山农场上海知青  作者:董源  

  一九六九年冬天,连队的许多哥们悄悄地离开营地,回家去了。宿舍里已空空荡荡,那两条曾挤满四、五十人的大炕上,孤零零的还剩下十几个铺盖。炕洞里好久没有火了,褥垫下面都结了霜。每天晚上钻进冰窟般的被窝,眼前自然浮现起温暖的家。p6K北大荒之情
  经不起这反复的诱惑,我和几个哥们也开始在筹划“溜号”了。p6K北大荒之情
  要“溜号”,好歹也要把生活物品整理一下。望着墙角的一堆脏衣服我犯起愁来。到北大荒差不多也有一年了,自己基本上还未动手洗过衣服。开始,我的好朋友小戴看我不会洗,主动伸出友谊之手。时间久了,见我不会洗也不学着洗,就中断了“援助”。p6K北大荒之情
  要说不会洗衣服,我一点儿也不感到羞愧。有好多哥们和我一样懒,只不过他们找了个窍门,到后排女生宿舍去认一个“姐姐”。有了“姐姐”,“弟弟”何以再愁洗衣服。p6K北大荒之情
  我可不走这条路。我想,自己是条男子汉,又有一双大手,自己不会干也不能叫女孩子干。其实,我有时也想去认一个,但又绝对说不出口。后来,我就把内衣塞在角落里,外衣用衣架挂起来。一件一件换,洗过的换完了,就把第一次换下来那件再换上。后来,好多哥们也仿效这一招,大家称之为“干洗”。p6K北大荒之情
  临走前一天的晚上,我一个人悄悄地捧着一堆衣服来到炕洞边,又到外面去抱了几堆麦秸杆进来,看看四周没人,就用火点着了衣服塞进了炕洞。p6K北大荒之情
  不是强词夺理,或者为自己开脱,我烧衣服也有一点理由。衣服上爬满了虱子,最恶心的是在衣缝间一长溜白白的虱籽,叫人看了汗毛倒竖。我烧掉的衣服里大半染上了虱子。有勤快的哥们把有虱子的衣服放进开水煮了以后再穿,也有的哥们干脆把染上虱子的衣服悄悄扔掉,扔和烧还不是一码事?p6K北大荒之情
  一堆衣服和几堆麦秸杆在炕洞里化为灰烬。摸摸开始有了点潮湿热气的炕头,我心里略有一丝安慰。不管怎么说,最后一夜不睡冻炕,这全是那堆衣服的功劳。p6K北大荒之情
  回到家,我原想再置办几套新衣服带回农场,可看到家中经“文革”冲击后每天七口人只有伍角菜金的困境,我语塞了。还是奶奶翻箱倒柜,把家里合适我穿的旧衣服找出来又洗又缝,总算给我补上了“供给”。p6K北大荒之情
  自那以后,我从学洗衣服开始,走上了生活自立的漫长征途。不怕人见笑,我第一次洗衣服,一件汗衫在搓板上没搓两分钟,左右手食指和中指的第一个骨节上便磨出了四个大水泡,惹得在一旁看热闹的哥们姐们捧腹大笑。p6K北大荒之情
  我会洗衣服了。接着,我会洗被单,会烧饭做菜,会劈柴点炉灶,会缝缝补补。有一次,我还学着给衣服打补丁,用手缝出象缝纫机踩出来的针脚。这真使我得意了好一阵子。p6K北大荒之情
  对一件事情,或者一个时代,往往宏观认识和微观体会不尽相同。原来我迫不急待地奔赴北大荒,满脑子都是去那儿干一番轰轰烈烈的革命事业。结果,这事业经历了急风暴雨的冲刷,模糊得看不清面目了。然而,意想不到的是,北大荒的艰苦生活却磨炼出了我们的坚强意志,把我们从一群心理幼稚、生活能力不健全的孩子,拉扯成能够独立思考、自食其力的人了。p6K北大荒之情
  这算不算意外收获呢?
p6K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