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1990版《北大荒风云录》(167)

救人啊——
时间:2018-02-03 09:58:33  来源:原6团北京知青  作者:黄浮云  

  这是九年生活中一个普通的早晨。Stk北大荒之情
  天渐渐亮了,该我们下班了。Stk北大荒之情
  劳累了一整夜,连翻带洗切了一大锅土豆片,又和了一百五十斤的白面,真够呛。我真想立码钻进被窝睡上一大觉。可不行啊,还得挑三大缸水呢。Stk北大荒之情
  食堂的活儿就这样:头晚上白班的人临下班摸黑把三缸水挑满了,我们下班当然得给人家挑满。为人就得一报还一报。那高高的、粗粗的三个大水缸,至少要挑二十挑水才能装满。今天,三个缸个个见着底,一点不剩,没有半点偷懒的余地。Stk北大荒之情
  走吧,招呼着另两个同伴,硬着头皮,鼓着勇气,好歹挑完了再躺下吧。这是使命啊。Stk北大荒之情
  北大荒的冬天,刺骨的北风夹杂着零丁的冰粒不住地往人脖子里钻。谁要不穿棉衣在外面呆上半个钟头,不冻成冰棍也得冻个半死。尤其是清晨,更是滴水成冰。Stk北大荒之情
  高高的井台由于不断有人打水,有人滴水,从井沿开始,堆起两尺多厚白花花的冰。顺着往下以几十度的斜坡直漫出十几米远,全是溜光的冰。要是没在北大荒呆过四、五年的人,此刻难以靠近那赖以生存的井。Stk北大荒之情
  上了井台,男子汉的我去摇辘辘,这可是力气活。周长一米多的辘辘要摇三十多圈才能摇上一个五十多斤重的胶皮柳罐。一桶水上来,就是经过一整夜充足睡眠的人也得浑身冒汗,累得气喘吁吁。这时的气候,喘出来的不是气,而是雾。带着白颜色的雾从口中喷出,落到帽子上、眉毛上,瞬间变成了白白的霜,继而演变成了冰。硬梆梆的冰,连同汗水结成的冰使人不知是脱去棉衣好,还是穿着棉衣好;反正穿着棉衣招来的是冰,脱去棉衣招来的照样是冰。Stk北大荒之情
  二十一挑——四十二桶水。好在井台离食堂有段距离,挑担水来回让人有个喘气的机会。而那两位女同胞就无法享受了。老天有眼,脱胎我是个男的,谢天谢地。女人呢,在恶劣的环境下最遭殃的是女人。她们一步一滑地挑水回来,卸下担子还要把柳罐的水倒进自己的水桶里。要站在圆滚滚滑溜溜的井沿边上,左手按住辘辘的护栏,伸出右手完成既危险又吃力的动作。稍有不慎就会滑到井里。Stk北大荒之情
  谁愿意掉到井里去呢?Stk北大荒之情
  事情就发生在这个早上。我刚刚摇上一桶水,同伴正要倒水。忽然“诶”的一声,一个身穿黄棉衣,连扣子也没系,只左右一勔,用手压住衣角,头上歪戴着棉帽,刚从宿舍里钻出来的女同胞将一个脸盆往井台边上一放,说道:“唉,来点水,今儿咱回北京,得干净干净。”Stk北大荒之情
  也许由于太激动——要回北京了。也许因为起晚了怕截不着车,也许……总之匆匆忙忙、乱手乱脚,碰得脸盆、水桶响成一片。Stk北大荒之情
  突然,“咕咚”一声,尤如一声闷雷,站在井边的她们俩,眨眼间只剩了一个,我的同伴不见了。Stk北大荒之情
  随之,我感觉沉重的辘辘把以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猛地向回转来。我似乎明白,又不太明白怎么了,本能地拼命去抱那冷森森磨得发亮的铁辘辘把。但是不可能的,我枯瘦的身躯怎能抵挡住那巨大力量。在这突然发生的天灾人祸面前,我如同螳臂挡车一样,辘辘把把我一下子抛出两米多远,顺着冰面的斜坡象一团烂棉花滚出了十几米远。Stk北大荒之情
  当我尚未完全停稳时,耳朵里传进了一声声嘶力竭,充满了恐惧,让人毫毛直往上竖的声音:“救人啊——有人掉到井里啦!”Stk北大荒之情
  我不知自己是否站起了身子,连滚带爬地向井边冲去。这时已来了三、四个人,七手八脚地把一个人用绳子放下了井里。Stk北大荒之情
  被刚才突如其来的一切吓懵了的我,这时才收回了点神志:我的同伴不慎被撞到井里去了。Stk北大荒之情
  “救人啊——有人掉到井里啦!”这声音又喊了起来。Stk北大荒之情
  “别喊了!”有人大声喝斥着。Stk北大荒之情
  然而,那让人肝胆欲裂的喊声丝毫没有停止,反而由近而远一声接一声地回荡在一片遥远的白茫茫的世界里。Stk北大荒之情
  她被吓疯了。
Stk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