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绿色草原红(34)

第十章 抬木头(6)
时间:2018-01-27 10:30:51  来源:独立三团  作者:张凤刚  

  经过一天多的奋战,第一节车皮总算是提前装完了,林玉海他们都非常高兴,食堂也特意为他们单做了饭菜,还配发了团里自制的白酒,带队的领导也特意赶来祝贺。从那以后,隔三差五会有一、两节车皮甩下来,他们装车的技术越来越熟练,每次都能按时完成装车任务。ALA北大荒之情
  这天早饭后,季春生宣布:“今天有一个临时任务,抽几个人到山上砍‘车立柱’。”ALA北大荒之情
  “什么是‘车立柱’啊?”陈海波问道。ALA北大荒之情
  李友民说:“就是插在火车车厢边的木棍,为了让火车多装一些木头,在车厢边插上一些木棍,挡住木头不让它们掉下来,就可以多装不少木头。”ALA北大荒之情
  “奥,怎么砍啊,又没砍过。”陈海波又问。ALA北大荒之情
  排长季春生说:“不用着急,一会儿有人带着去。从前都是装火车的提前砍出来,由于这些日子车皮来的比较勤,他们非常辛苦,团里决定让咱们帮他们去砍一些。金有为你带你们那副杠的人都去。”ALA北大荒之情
  “是。”金有为答道。ALA北大荒之情
  金有为带着几个人下了山坡,路边早有一辆大卡车停在那里。张学文和崔国华看到林玉海坐在驾驶室里。林玉海看到他们下来,从驾驶室探出头来说:“让你们帮助砍车立柱啊?”ALA北大荒之情
  “你就是技术顾问。”张学文说道。ALA北大荒之情
  “啥技术顾问,就是砍过几次而已。”ALA北大荒之情
  “到哪里去砍啊?”王建国问道。ALA北大荒之情
  “到棺材沟。”ALA北大荒之情
  “什么,到棺材沟去砍?”ALA北大荒之情
  “是啊。”ALA北大荒之情
  “为什么叫棺材沟,是不是尽是棺材啊。”ALA北大荒之情
  “真叫你说对了,进了山沟,两边的山坡上放着许多棺材,里边还有死人呢。”ALA北大荒之情
  “那得多瘆得慌啊。”ALA北大荒之情
  “开始看着觉得瘆得慌,习惯就没事了。”ALA北大荒之情
  “为什么不埋起来啊?”ALA北大荒之情
  “这里都是山岩,地下都是石头,挖个坑都很费事的,所以当地人死后都是装在棺材里,找个山沟放在那里,大家都往一个山沟里放,时间长了就形成了棺材沟。”ALA北大荒之情
  看到人齐了,金有为招呼大家都上车,车厢里有几把斧子和刀锯。汽车行驶在冰雪覆盖的公路上,张学文和几个人站在驾驶室后,向前方和左右观望。ALA北大荒之情
  进了一个山沟,崔国华喊道:“看,那里有一个棺材,那还有一个。”ALA北大荒之情
  果然在公路边的山坡上,摆放着几个棺材,越往里走棺材越多。有新一点的,更多的是旧一点的。有的棺材已经不成形了,几块木板都塌在一起。有新摆放的棺材,旁边还插着幡,也有时间长的木板已经腐朽、坍塌,露出了根根白骨。ALA北大荒之情
  崔国华说:“真够瘆人的。”ALA北大荒之情
  “这有什么瘆人的。”王建国说。ALA北大荒之情
  崔国华说:“不瘆人你自己敢来吗?”ALA北大荒之情
  王建国说:“那有什么不敢来的。”ALA北大荒之情
  车又开了一会儿,到了路的尽头停下来,林玉海从驾驶室走出来说:“到了,下车吧。”ALA北大荒之情
  大家拿着工具下车后,汽车就开走了。林玉海说:“咱们先砍着,下午汽车再来接咱们。”ALA北大荒之情
  大家跟着林玉海向山坡上爬去,到了一棵白桦树前,林玉海说:“这么粗细的就可以,去掉枝杈留个一人多高就行了。咱们三个人一组,有锯的、有砍的、有往山下扛的,这样更快一些。”ALA北大荒之情
  林玉海、张学文和崔国华一个组。这里的白桦树非常多,粗细都差不多,几乎都符合要求。他们砍完一根就运下一根,集中放在路边。ALA北大荒之情
  看看天快中午,金有为喊道:“过来啦,过来啦,吃饭了。”ALA北大荒之情
  大家聚在一起,找了一些枯树枝点起了一堆火。大家边烤火,边烤自己带的馒头,由于天气还冷,带的馒头都冻成了硬坨坨,又凉又硬,大家找根树枝杈上馒头,在火上慢慢地烤,烤焦一层吃一层,吃完再烤。渴了捧把雪就着吃。吃完了,休息了一会儿,大家接着上山继续砍。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汽车来了,大家把砍好的车立柱装了满满一车,坐在车立柱上返回了货场。ALA北大荒之情
  卸完车回到宿舍,天已经黑了,进得屋里赶紧围到火炉前。张学文说:“真冻死人了。”ALA北大荒之情
  崔国华说:“是啊,在外边干活时不觉得怎么样,这一坐车回来可是真觉得不是一般的冷。”直到吃过饭后才彻底暖和过来。ALA北大荒之情
  一天上午,张学文他们正在归楞,抬了一根木头走到楞堆顶上,放下木头向装火车的方向望去。只见木头已经装满了车厢,开始往车厢边安插车立柱。由于车立柱不太沉,都是一个人扛一根的往上走。第一个人扛着车立柱走过了跳板迈到车厢里的木堆上,第二个也跟着迈进了车厢,第三个眼看着也到了车厢边,身子晃了一晃却掉了下去。ALA北大荒之情
  “不好,有人摔下去了。”ALA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扔掉工具就向装火车的地方跑去。只见摔下来的是周天有,躺在地上已经不省人事,旁边还有一摊血迹。ALA北大荒之情
  林玉海等几个人围在身边大声呼唤:“天有、天有,周天有你醒醒啊。”ALA北大荒之情
  季春生说:“还不赶紧找车送医院。”ALA北大荒之情
  一个人回答道:“已经派人找车去了。”ALA北大荒之情
  十几个人围在周天有身边不知所措,找来两个大衣给他铺好盖上。过了一会儿,一辆林场拉木头的卡车开了过来,大家连拥带抱地把周天有放进驾驶室,汽车飞快地开走。ALA北大荒之情
  望着汽车远去的背影,林玉海对张学文说:“眼看着车厢已经装满,要上车立柱了,大家一根一根地往上扛都没有事,他扛的这是第二根了,走在跳板上挺高兴的还唱着小曲呢,可能是太放松了,到了车厢顶边,一脚没踩稳就掉下来了。”ALA北大荒之情
  这件事严重影响了大家的情绪,手中的工作都停止了。看到这里,林玉海他们的副连长找了两个草袋子把血迹盖好,又组织召开了小会,安抚大家的情绪。ALA北大荒之情
  副连长说:“时间不等人,还要按时完成装车任务。”ALA北大荒之情
  老师傅又讲了讲注意事项和安全的重要性。在血的教训面前,大家更加小心翼翼地抬起木头继续装车。
ALA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