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1990版《北大荒风云录》(162)

黑龙江情趣
时间:2018-01-20 10:47:32  来源:原11团天津知青  作者:曹巍  

  行话叫“出河”,当地人都这么叫。实际上就是在水里捞木头。每年冬季,从大兴安岭采伐的大量木材,顺滑道送到江边。待春天一到,就把木材扎成木排,然后顺江而下,几经“洗礼”就漂到了我们这个地方。pnc北大荒之情
  这地方叫“名山”,名山无名也无山,山只是小土包,就在黑龙江畔。我们将木排拆开,一棵棵地捞上岸来,按照木材的种类、长短分别堆在一起。pnc北大荒之情
  这活儿听着浪漫,真干起来非常辛苦。头一道工序是拆木排,人站在木排上,晃晃悠悠,怎么小心注意也免不了落水,所以就索性穿游泳裤干活儿。把木头一棵棵地推到一个固定的地方,然后用沉入水里的绞车把木头拉上岸来,有轨的小推车将木头推到“楞场”,在那里“归楞”装车。pnc北大荒之情
  尽管活儿单调,而且很重,但有黑龙江作伴,生活还是充实、丰富、多彩。pnc北大荒之情
  早上,江边有老百姓捕鱼。一根长长的铁丝,上面拴了许多大鱼钩,鱼饵不是挂在鱼钩上,而是拴一小块豆饼在鱼钩前。挂满了鱼钩的铁丝下到江中。每天早上,把铁丝拉上岸来,我们经常看见铁丝上挂着一条条七、八斤重的大鲤鱼,看着是真馋。光馋不行,我们也比划着干,一来二去,居然也钓上了几条大江鲤。pnc北大荒之情
  一天的黄金时间是在傍晚。累了一天,吃过饭沿着江边散步,让充满湿润气息的江风吹吹,解乏。间或也在江边捡些贝壳或小石子什么的。沙滩上有一种红色透明的石头,浸在水里,晶莹碧透,形状各异,十分好看,像是玛瑙石。坐在江边看江水涨潮,听江涛拍岸,要说真是谈情说爱的好去处,可惜女性难寻。pnc北大荒之情
  黑龙江早上退潮,晚上涨潮,落差有二、三米。涨潮时,经常有一种奇怪的现象,江面突然涌出一股大潮,疾奔而来,卷起一米多高的浪花,扑击江岸,水花飞溅。突如其来,有时让你躲闪不及,弄得满身是水。我们说,水下一定是苏联的潜水艇在通过,老百姓说是大黄鱼在游动。pnc北大荒之情
  潜水艇从未见过,倒是真见到了大黄鱼。一条大黄鱼用拖拉机拉着,也不知从哪儿弄来的。鱼头顶在车前,鱼尾翘在车厢外,四米多长,水缸般粗细,通体赤黄,起码有一千多斤重。就这么大个,有人说还不算鱼“祖宗”。连队一百多人吃了好几天才吃完。pnc北大荒之情
  在黑龙江上泛舟,又别有一种情趣。将小木船荡向江心,江水湍急浪高,小船随波逐流,上下颠簸,沿江而下。我们躺在船上,仰望蓝天,听江涛拍打着船舷,任小船向前漂流。那一刻我感到了大自然的博大、自己的柔弱渺小。有时感到像自己的命运一样,抛到了北大荒,却无力左右自己,听任命运的安排。那一刻也使我体味到了从未有过的,溶化于大自然中的那种痛快淋漓的欢畅。只有忘却自我,拥抱自然时,才会领略到那种境界的快感。小船一直漂到主航道附近我们才往回划。这时,江上飞满了江蛾子,铺天盖地,一片白茫茫,和江水的闪闪粼光交相辉映,更具一番独特的风采。pnc北大荒之情
  那天,不知哪个北京知青拉起了手风琴,我们情不自禁地一同高歌:“让我们荡起双浆,小船推开波浪……”
pnc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