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1990版《北大荒风云录》(160)

“贫农”,“中农”,“地主”
时间:2018-01-13 15:34:42  来源:原64团黑龙江知青  作者:袁贵宝  

  屋里漆黑一团,只有烟火头儿在暗中忽明忽灭。小高和大泉躺在炕上来回翻腾,唉声叹气,寒风透过破窗户一个劲往里钻。几排房子除了耗子,只有我们仨喘气儿的。pLb北大荒之情
  上山下乡的大潮退了,把知青席卷而去。食堂早就不揭锅了,我们饥一顿,饱一顿,饿得不行就上老职工家里找点吃的。每天的劳动就是想办法找些木头,免得被冻死。pLb北大荒之情
  知青宿舍区一片狼藉,破鞋烂袜、纸片子、棉花套、破箱子……在这里奋斗了这么多年,结局竟然如此破败。如今留下我们仨,好像被人忘了。pLb北大荒之情
  冬月漫长,好容易等到了春天,却没有春的气息。pLb北大荒之情
  那天,着了山火,火场离得非常远,只能望见升腾的烟。往年,知青是打火的主力,今年显得人手奇缺。也许是打火指挥部下来的任务,每个连队都要派出一定数量的人。我所在的连队很明显是凑不够数的,不过那也得有多少算多少。pLb北大荒之情
  我们提不起精神进山,赖着不去,我说肚子疼,他俩也各找借口。指导员来动员,实际上他已经没“兵”了。让我们进山,我们拖着不走,他一遍遍催,又一遍遍向上级报告,一级一级报告到打火指挥部。然后又一级一级传下话来,“不去,游街”。指导员还特别“关照”大泉,“你不想想,你是什么成份?”pLb北大荒之情
  动真格的了,虽说连队散了架子,没人管了,可在这种“非常”情况下,不能不去啊。准备了一下,我们就出发了。大队人马早已经进山了,我们步行三、四十里路,先到现场指挥部报到,听候分配。等我们赶到时,天已经全黑了。挨得火场近多了,但仍有一段距离,夜空中有一些火光若隐若现,还能嗅到烟味儿。pLb北大荒之情
  山间林场的一个破房子是现场指挥部办公的地方。小屋里挂着一盏马灯,黑暗中我分不清有几个人。我们刚一说从哪儿赶来的,有人就说了,“是三个病号吗?”显然总部将我们的情况通知了他们。pLb北大荒之情
  昏暗中有人靠近我问:“你是什么成份?”pLb北大荒之情
  “贫农。”pLb北大荒之情
  我嘴上答着,心里替大泉打鼓。小高出身中农,恐怕说不出来什么,大泉出身地主,在兵团这些年,他一直为这倒霉的出身喘不过气来。这两年好一点了,好像没人动不动就揪成份,今个儿又提这话,为了什么呢?pLb北大荒之情
  大泉的声音低得对方肯定没听见,可报过了贫农和中农,剩下这个一定是“地主”了,情况他们已经了如指掌。pLb北大荒之情
  “你”,那人指着我,“去烧水”;指着小高,“你去挑水”;然后向大泉命令说,“你马上进山打火去”。pLb北大荒之情
  层次分明,分配直截了当。“地主”打火,“中农”挑水,“贫农”烧火,这就是阶级阵线?pLb北大荒之情
  “我跟不上队,上哪儿去找啊。”大泉小声嘟囔。pLb北大荒之情
  “上哪儿找?山里边哪儿有火就去哪儿找,不去就拉你到县城游街!”pLb北大荒之情
  看着大泉一脸为难又无可奈何的神色,我和小高难过极了。这种事又不能替他说情,谁让他是地主的后辈。pLb北大荒之情
  随大泉走出了门,小高摸黑找了截棍子塞给大泉,我摸出半包烟和一盒火柴。谁也没说话,大泉默默走了,向着火光方向,很快被黑暗吞没了。pLb北大荒之情
  我把火生着,“中农”不知道从哪儿拎来几桶水,我俩坐在灶火前,谁也不说话,只是用棍子拨弄火,添柴禾。想家、返城的事都忘了。pLb北大荒之情
  那一夜最长了,最难熬了。不论是“中农”还是“贫农”,都在惦记着进山的“地主”……
pLb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