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1990版《北大荒风云录》(154)

神火·鬼火
时间:2017-12-27 11:23:12  来源:原一师独立一营黑龙江知青  作者:贾宏图  

  一个风雪交加之夜。Cvj北大荒之情
  风卷着雪花,狂暴地扫荡着小兴安岭,仿佛要把白桦林旁的几栋营房连根拔掉。我颤栗着用厚厚棉被捂着头,蜷缩成一团,惊恐得难以入睡。Cvj北大荒之情
  “叮铃铃……”急促的电话铃声,把我从朦胧中惊醒。听筒里传来一阵急促的喘息,然后是带哭的呼喊:Cvj北大荒之情
  “快!快!快向师部报告!三连在林场的房子着火了……烧死,人了,……他们、他们没穿衣服还站在风雪里……”Cvj北大荒之情
  我摸着黑,迅速地穿好衣服,费力地推开已被一尺多厚的积雪深深掩住的门,深一脚浅一脚地跑到马棚,拽出“草上飞”,翻身上马,向桦皮窑林场的阳台林段疾奔。那里,有通往瑷珲镇师部的电话。Cvj北大荒之情
  狂风蛮横地掀起雪幔,飞扑向树林,发出瘆人的尖啸,大雪压断枯枝,传来咯吱咯吱的声响。善解人意的“草上飞”,尽管飞一样地跑,我还是不停地催动它,快点、再快点!不一会,“草上飞”就大汗淋漓了。Cvj北大荒之情
  跑着跑着,我警觉地扫视路房的树林,似乎听到了狼的哀嚎。过去我曾在这条路上碰到过狼。今天又没带枪,但愿不要和狼遭遇。Cvj北大荒之情
  我不禁又狠狠地打马。后来听说,跑出火场,骑马给我打电话的小姜,马后就跟着两条大狼。Cvj北大荒之情
  十几里的路程,我和“草上飞”用了半个小时,当敲开守林人的木板房时,我已是浑身霜雪,嘴冻得说不出话来,我几乎用哭腔向师部报警……Cvj北大荒之情
  第二天中午,拉着被服的师部大卡车来到离黑河二百八十里的一师独立一营营部。这时,在林子里遭火灾的三连三十六名战士坐着林场的汽车回来了,他们惊魂未定,见着我们便抑制不住,抱头痛哭。Cvj北大荒之情
  汽车后面跟着一个插着红旗的马爬犁,上面放着一具被烧焦的遗体,那就是这次遇难的哈尔滨青年倪少兴。因抢救他而被烧伤的哈尔滨青年王新民,已被送进了医院。Cvj北大荒之情
  这是一个奇怪的死亡之夜。Cvj北大荒之情
  三连的男女战士们完成了伐木任务,这天下午,他们开了纪念老人家诞辰的联欢会,然后吃掉了一锅炖得烂熟的狍子肉。傍晚,大家打好行李,等着营部的汽车拉他们下山。突如其来的暴风雪,封住了山路,天黑了车也没来。  晚上,有的人靠在行李上打盹,更多的人打开行李大脱大睡——谁知道明天车能不能上山。Cvj北大荒之情
  这是一栋半地窨子式的房子。走不了,他们又把汽油筒做的炉子点着,往里扔了几块桦木柈子。Cvj北大荒之情
  半夜时分,突然一个大火球在地窨子里滚过,顿时烈焰升腾,男女青年们从睡梦中惊醒,哭喊着从狭窄的门往外挤。他们穿着单薄的衣服,光着脚站在大风雪中。Cvj北大荒之情
  大家惊慌失措哭作一团。最镇静和清醒的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女孩,她叫吕平。Cvj北大荒之情
  “快抱在一起。快顶着被,唱《国际歌》!”吕平呼喊着,组织起大哥哥、大姐姐与死神搏斗。Cvj北大荒之情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Cvj北大荒之情
  这悲壮的歌声回荡在山林之中。Cvj北大荒之情
  “屋里还有人!”大个子王新民站在地窨子的门口,死死拉住一个人的大腿,突然“轰”的一声,地窨子塌架了,烈焰喷烧着王新民的手和脸。而倪少兴已在火中“涅槃”……Cvj北大荒之情
  这是一场神秘之火。Cvj北大荒之情
  谁是纵火者?Cvj北大荒之情
  倪少兴成了怀疑对象,他那当中学教员的父亲是“特务”,此时正在哈尔滨受审查。他本来已穿好了衣服,连脚上的靰鞡带都系好了,为什么不跑出来?Cvj北大荒之情
  王新民也被怀疑了,他平时沉默不语,为什么在林子里认识了许多人?Cvj北大荒之情
  还有桦皮窑林场一个姓栾的俄罗斯血统老太太,她曾挎着小筐,在这个营地附近转过,可能是江那边派过来的……Cvj北大荒之情
  于是——Cvj北大荒之情
  倪少兴被草草地埋了;Cvj北大荒之情
  王新民没有成为“英雄”,尽管他的手上、脸上留有显眼的疤痕;Cvj北大荒之情
  姓栾的老太太死了,有人说她跳井了,有人说她用玻璃茬子剖腹了……Cvj北大荒之情
  林子里的鄂伦春人说,那是鬼火,那是神火,后来他们在那废墟旁,经常烧纸,不知是祭奠鬼?祭奠神?还是那飘去的年轻的冤魂……
Cvj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