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后知青时代-北大荒》(53)

时间:2017-12-25 09:48:36  来源:北大荒知青志愿者委员会  作者:春明  

展场“十二怪”(5)Yvn北大荒之情

  特色八:编外讲解员添光彩。Yvn北大荒之情
  这次图片展没有设置专门的讲解员,但这并不意味着现场就没有讲解员。展板是记录、展现荒友种种活动的,现场观众中又有许多是这些活动的亲历者。于是,在琳琅满目的照片前,不时有荒友观众站出来,临时充当一把“编外讲解员”,给大家讲述照片拍摄的时间地点,上边人物的姓名单位,所述事件的来龙去脉……Yvn北大荒之情
  “这位是我们连长的家属,这位是上海女知青小吴。”在60团展板前,60团6连荒友刘萍指着一幅回访知青和老职工洒泪相别的照片,情不自禁地讲起了照片背后的故事。“小吴和一位天津知青结了婚,后来,丈夫得了半身不遂,家庭生活困难。那次我们组织回访团,小吴也参加了,临告别时,连长家属把我叫到一边,掏出钱,非得让我把它转给小吴两口子。连长家属说,小吴那么困难,还大老远的跑来看我们,你必须把我们的这点心意转给小吴……”刘萍说得动情,荒友们听得也动情。Yvn北大荒之情
  展厅另一侧,55团荒友王立民指着一幅在场院上和当地老乡的合影,也在现场解说:“这张照片是2009年7月19日我们回访时拍的。那次是开车去的,一共去了4辆车,10个人,一对天津的,8个北京的,总共呆了3天。除了聚会看望老职工,我们还到白马山给两个死在那里的知青立碑。两个知青一男一女,女知青是北京的,姓孙;男知青叫刘玉恒,是富拉尔基的。墓碑是在55团场部定制的,开始是想用车拉到墓地。我们的车底盘低,下马路时下不去了,又临时找的拖拉机,几番周折,才把墓碑送到地方……”Yvn北大荒之情
  67团的展板上有不少连队合影:7连、8连、13连、23连、24连……这里的“编外讲解员”,也从“单口”变成“群说”:那次合影是怎么回事,合影时出现了什么趣闻轶事,谁谁为什么没在镜头里露脸……你说我打断,他说她补充,桩桩件件,详详细细,妙趣横生。Yvn北大荒之情
  在29团的展板前,虽然也是好几个“编外解说员”站在这里“群说”,现场气氛却比67团那里凝重了许多。不为别的,因为伫立在展板上的是他们一位已经去世的好战友——高志强。Yvn北大荒之情
  高志强的事迹,我们在《北大荒·后知青时代》一书中做过介绍:他在得了不治之症即将离开人世时,立下遗嘱,把骨灰撒在曾挥洒青春的北大荒的江河土地上,由此感动了千千万万的北大荒人。今天,29团的荒友们来到展现高志强事迹的展板前,怎能不思想起和高志强相处的那些日子,其中一些动人事迹,是过去的报道中没有涉及的。Yvn北大荒之情
  荒友郑建军说,高志强给我的印象是从不张扬。每次荒友聚会时,他说起话来并不慷慨激昂,但办事实在,一是一,二是二,答应了准能帮你办到。Yvn北大荒之情
  荒友张燕茹说,提起高志强就想掉眼泪。我是北京知青,爱人是天津知青,当年回城时想调到一起,怎么也办不成。后来听说高志强在街道知青办,就跑去找他。高志强对荒友的事特别上心,马上带着我们到处找人,最后,我们夫妇终于调到一起,办不成的事居然办成了!高志强“走”的时候我们因故没能去送行,今天来到展场,就是想对着他的照片,当面说声“谢谢”,同时也把他的优秀品质告诉更多的荒友……Yvn北大荒之情
    Yvn北大荒之情
  特色九:荒友轮椅我们抬。Yvn北大荒之情
  《北大荒知青活动图片展》的展览现场,还出现了几位病残观众。无论是病是伤,按理说都不该来或不必来。但是,他们还是克服伤病来到现场。Yvn北大荒之情
  图片展开展了,37团荒友吴琦恰恰在这个时候病倒了,去吧,浑身没有力气,身上软得走不了路;不去,又实在不甘心。10月22日,是全团集合看展览的日子,吴琦干脆让女儿推上轮椅,把自己推到现场。Yvn北大荒之情
  著名表演艺术家、32团荒友赵炎是个大忙人。《北大荒知青活动图片展》开幕的当天上午,他刚刚参加了中国曲艺节,晚上还有一场演出。不仅忙,他的半月板还受了伤,站着表演还好,一走路就疼痛难忍。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一贯积极支持、带头参加荒友活动的他,仍旧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赶到现场。Yvn北大荒之情
  在《北大荒知青活动图片展》25团展板上,有一张该团24连4个男知青抬着一位伤病女荒友上楼参加聚会的照片,体现了荒友们团结互助的情谊。像是给图片作解,在现场,在络绎不绝的观展队伍中,真的出现了一个抬着荒友来观展的小小团队。Yvn北大荒之情
  这个小团队的组成人员都是原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17团1连的知青。坐在轮椅上的女荒友名叫凌丽,抬轮椅的五位荒友是张炳君、迟京德、侯永胜、薛凤池、平树臣。上世纪60年代末,他们一起上山下乡来到黑龙江畔。不幸的是,1975年8月15日,凌丽突患急性脊髓炎。病情发展很快,不长时间,她就瘫痪在床。Yvn北大荒之情
  凌丽(17团知青):上世纪70年代末,我病退回到北京,他们几位也先后回来了。从1989、1990年开始,荒友之间的活动越来越多,被病魔困住的我没法参加,真是又羡慕,又无奈。他们几个知道了,对我说:什么情也赶不上荒友情,只要我们能走路,就让你和我们大家一起“走”。几十年来,他们推着轮椅,带着我参加京城荒友大大小小的各种活动,还曾远赴天津,重回北大荒。得知《北大荒知青活动图片展》开展的信息后,他们又推着我来到了展览现场……Yvn北大荒之情
  太庙是古建,所有的殿堂都建筑在高台基上,进出东西配殿展厅和设在大戟门后的服务台,都要登上一级级的台阶才能“得其门而入其屋”。于是就出现了这样一组让人难忘的镜头:五位头发花白、年纪加起来差不多有300岁的荒友,抬着残疾荒友的轮椅,吃力地、小心翼翼地、一次又一次地沿着台阶上上下下……Yvn北大荒之情
  人们动情地望着这支小小的队伍。近处的伸手扶上一把,远处的,停下脚步,向抬着轮椅的几位荒友送上注目礼。
Yvn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