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绿色草原红(22)

第七章 赶牛爬犁(2)
时间:2017-12-23 09:04:04  来源:独立三团  作者:张凤刚  

  第二天,张学文和崔国华两个人就赶着牛上山了,任务就是把一根根放倒的木头拽到公路边。这是一项很危险的工作,一个人在前边赶着爬犁,一个人在后边负责随着路势及时调整着木头的方向。由于是从山上往下运木头,遇到陡坡木头的冲力非常大,掌握不好就会失去控制导致人仰牛翻,轻者筋折骨断,重者还会有生命危险。xpZ北大荒之情
  循着崎岖的小路往山上爬,寻找同伴伐倒并截好的木头。走了不远就见路旁有一棵伐倒截好的树干,有8米长。张学文牵着牛把爬犁拉到了木头旁,与崔国华一起抬起了木头的一头,将之放到爬犁上,用绳子捆结实。然后,崔国华拿着大斧头在前边开路,张学文赶着牛往下拽。森林中根本没有路,到处是一人多高的灌木丛,地面是皑皑的积雪,下面是厚厚的枯枝烂叶,走在上面深一脚浅一脚,抬腿都费劲。xpZ北大荒之情
  经过两个人的努力,终于将木头运到了临时货场。货场上有几个知青专门负责将大家运下来的木头归置到一起。同时还有一个女知青负责登记每个小组运下来的木材量。说是女知青,完全是从脖子上的围巾分辨出来的。由于这里的天气非常寒冷,无论男女都穿着厚厚的棉衣,北京知青大部分都穿的是统一下发的绿棉袄或绿大衣,再带上大皮帽子,无论是从前面看,还是从后面看都很难分出男女来。女知青也有办法,无论是穿多厚的衣服,都在脖子上扎一条艳丽的围巾,这样远远看去就能分辨出男女来。货场上的女知青也是北京知青,看到崔国华、张学文他们,就迎了上来,用一把木制的折叠尺量了一下木头的小头,记下了木材的立方量。xpZ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好奇地问:“你怎么知道是多少立方啊?”xpZ北大荒之情
  女知青说:“尺子上有啊。”xpZ北大荒之情
  说着递过来尺子让张学文他们看,张学文接过尺子,原来这是一把伐木工人专用的折尺。上边不但刻有公分,而公分下边就是相对应的成材量,所以用尺子量一下木头的直径,就可以知道这根木头的立方米数。xpZ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将尺子递还给女知青说:“怪不得呢。”xpZ北大荒之情
  这时其余几个职工走过来要将木头归置到一起,其中有两个北京知青看着也眼熟,崔国华问道:“你们也是北京的啊?是那个学校的呀?”xpZ北大荒之情
  其中一个回答说:“是育红中学的,你们呢?”xpZ北大荒之情
  崔国华说:“我们是希望中学的。”xpZ北大荒之情
  “奥,离得不远啊!”xpZ北大荒之情
  “对啊。”xpZ北大荒之情
  越说越近,聊了一会儿,张学文和崔国华又返回山上继续往下运木头。又将一根木头运到了临时货场,正好遇到金有为和陈海波那一组。xpZ北大荒之情
  金有为说:“卸完了就回去吃午饭吧。”xpZ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和崔国华回答说:“好。”xpZ北大荒之情
  卸完木头,张学文和崔国华就赶着爬犁往驻地走,两个人坐在爬犁上,望着两边的雪景,边走边唱,“朔风吹,林涛吼,峡谷震荡,望飞雪,漫天舞,好一派北国风光。”xpZ北大荒之情
  回到驻地,张学文把牛卸下,给“黄白花”喂好料,拍拍“黄白花”的脖子说:“多吃点,下午还得干活呢。”“黄白花”好像是听懂了,大口地吃起来。xpZ北大荒之情
  回到帐篷,大部分人都回来了,大家边吃边聊着干活的感受和发生的新鲜事。吃完饭休息了一会儿,张学文和崔国华与大家又上山干活去了。xpZ北大荒之情
  随着大家的努力工作,伐倒在路边的树木越来越少,而且越来越远,大家只有往更高的山坡去寻找。随着山势的增高,路不但越来越远了,也越来越不好走了。路难走还不算,因为坡势也越来越陡峭,许多牛都不肯往上走了。xpZ北大荒之情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在这里真正体会到了下山的难处。这天,张学文和崔国华两个人沿着陡峭的山坡向上走了好远,才找到一棵伐倒的树木,而且又粗又长。张学文和崔国华两个人想把木头的一头儿放到爬犁上,可费了半天劲却怎么也抬不起来。于是两人就向附近的同伴求救,他们大声喊道:“有人吗?有人吗?过来帮帮忙啊。”xpZ北大荒之情
  喊声在山谷中回荡。只听有人在回应,一会儿林玉海和李志勇赶了过来,看到张学文和崔国华找到这么粗的一棵木头,就说:“你们可真捞着了,找到这么粗的木头,得有一立方米木材吧。”xpZ北大荒之情
  崔国华回答说:“到不了,过来帮助我们抬到爬犁上去。”xpZ北大荒之情
  四个人齐心协力把木头的一头儿抬起来放到爬犁上,用绳子捆结实。林玉海还不放心拽了拽绳子说:“木头太大了,山坡又陡,我们陪你们一起下山吧。”xpZ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说:“不用了,我们两个应该行。”xpZ北大荒之情
  林玉海说:“好,那你们小心点啊。”xpZ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崔国华一起回答说:“放心吧,你们赶紧去找木头吧。”说完两个人赶着爬犁慢慢地往下走,山坡上根本没有路,只能挑选较缓的山坡往下开路。xpZ北大荒之情
  崔国华挥舞着开山大斧走在前边,张学文赶着牛爬犁走在后边,粗大的树干留下深深的痕迹。走了一会儿,来到一个陡坡上,往下看密密丛丛的灌木几乎遮住了山坡。崔国华用大斧子在丛林中砍出了一个洞门,张学文往下赶。可平时听话的“黄白花”却无论如何不愿意往下走,任凭怎么抽打,就是不走。崔国华也上来帮忙,用斧子背使劲打还是不走。xpZ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说:“别打了,可能是看到这段路太陡了。”于是张学文走到前边牵着牛缰绳在前边拽,崔国华在后边抽。张学文拽着牛缰绳,紧紧靠在“黄白花”的身上往后用劲。上千斤的树干往下冲的力量非常大,尽管“黄白花”用尽了全力往后捎着往下蹭着,但还是没有控制住,木头就像出膛的鱼雷,顺着陡坡冲了下来。张学文发觉情况不好,木头带着爬犁已经来到身后,就好像有一座小山压了过来,张学文只觉得眼前一黑就浑然不知了。巨大的木头压在了张学文的身上,“黄白花”也被压在爬犁下。xpZ北大荒之情
  崔国华赶紧跑下来,大声喊道:“张学文!张学文!你醒醒。怎么样,伤到哪儿了?”xpZ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一动不动。崔国华想把木头抬起来,可是用了半天劲,木头纹丝不动。于是,崔国华声嘶力竭地向四处大声呼喊:“有人吗,有人吗,快来人,救命啊。”xpZ北大荒之情
  正在这危急时刻,林玉海和李志勇冲了过来,几个人合力把木头抬起来,把张学文拽了出来。林玉海拥着张学文,几个人大声地叫道:“学文!学文!你醒醒。”xpZ北大荒之情
  崔国华抓起两把雪在张学文的脸上摩擦,慢慢的张学文睁开了双眼。xpZ北大荒之情
  李志勇问道:“学文,你感觉怎么样?”xpZ北大荒之情
  林玉海也问道:“你感觉哪里疼啊?”xpZ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坐了起来,挥挥胳膊说:“哪儿都疼,可也说不上来哪儿疼。”xpZ北大荒之情
  崔国华说:“你站起来走走,看有事没有。”xpZ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扶着林玉海站了起来,活动了活动腿脚,走了两步,感觉一切还正常,只是碰撞的地方有些疼,没有大碍,就说:“没事,好像没有撞断的地方。”xpZ北大荒之情
  崔国华向林玉海说道:“多亏了你们的帮忙,要不是你们过来,我一个人怎么也抬不起来这个木头。对了你们怎么这么快就过来了?”xpZ北大荒之情
  林玉海说:“我们看到这棵树木太大了,而且这一段路又不好走,怕你们出事,所以就在附近找木头,听到你们这儿有动静就赶紧跑过来了。”xpZ北大荒之情
  接着几个人又把“黄白花”和爬犁掀起来。经过这一折腾,“黄白花”也吓坏了。几个人合力把这个木头往下运,走了一段路后,林玉海说:“下边的路就好走多了,也没有什么陡坡了,你们自己往下运吧。”xpZ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和崔国华齐声说:“谢谢你们了。”xpZ北大荒之情
  李志勇说:“别客气,都是北京知青,出门在外就是一家人。”xpZ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和崔国华将木头运到了临时货场,检验员还是那个女知青,看到他们运来的木头都惊呆了,“这么粗的木头你们是怎么运下来的啊?”xpZ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说:“有几个人帮忙才运下来的。”xpZ北大荒之情
  崔国华说:“为运这根儿木头差点儿没要了我们的命。”xpZ北大荒之情
  正说着,其他几个人也围了过来,纷纷称赞这个木头之大。为了把这个木头归到木垛上,他们几个人又是用撬棍撬,又是用肩扛,还是无法抬到木垛上,一个老职工说:“算了,就放在一边儿吧。”xpZ北大荒之情
  晚上收工后,张学文和崔国华回到帐篷与大家说起了这件事,把季排长、金有为副班长和大家都吓了一跳,关切地问道:“你们怎么样,受伤了吗?”特别对张学文更是关心,愣是要张学文在地下走了好几圈,看到张学文确实没有问题才放心了。xpZ北大荒之情
  季排长说:“你们不远千里来到边疆接受再教育,万一要是出点事可怎么向你们的家长交代啊。”xpZ北大荒之情
  金有为副班长也说道:“是啊,咱们一起出来的也要好好的一起回连队才是啊。”xpZ北大荒之情
  提起了连队,张学文想起了张立新、张晓波和陈占博他们,也不知道连队现在怎么样了,这几个人还好吗。一天晚饭后,就着昏暗的灯光给他们写信,“立新、晓波、占博:你们好......”
xpZ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