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绿色草原红(20)

第六章 上山(3)
时间:2017-12-16 09:26:08  来源:独立三团  作者:张凤刚  

  汽车拉着他们,在弯曲的雪路上缓慢地爬行,凛冽的寒风像小刀一样在脸上划着。虽然寒冷的天气给了大家一个下马威,但是面对崇山峻岭,面对新的环境,大家也充满了好奇。路边是密密的森林,叶子已经掉得光光的,一棵棵树干直插云天。ruQ北大荒之情
  陈海波问道:“这些都是什么树啊?”ruQ北大荒之情
  李友民回答说:“这些都是松树啊。”ruQ北大荒之情
  崔国华说:“松树不是四季常青吗,这些树怎么叶子都落光了?ruQ北大荒之情
  李友民说:“这些松树叫红松,因为这里冬天的气温太低了,到了冬天这些松树的叶子也会落光,所以也叫落叶松。”ruQ北大荒之情
  “看,那儿有几棵松树的叶子还没有落。”张学文喊道。ruQ北大荒之情
  随声望去,只见在远远的山坡上,一块儿森林的边上,有几棵高大的松树屹立着,深绿色的树冠与旁边光秃秃的树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ruQ北大荒之情
  “那叫樟子松,非常抗寒,它的叶子是不会落光的,可惜数量很少,最多的还是红松和白桦树。”李友民说。ruQ北大荒之情
  “为什么森林不连成片呢?”李福祥问道。ruQ北大荒之情
  果然,漫山遍野的森林有时会齐齐的断掉几十米,露出皑皑的白雪。ruQ北大荒之情
  张福根说:“那是防火道,在这人迹罕至的山里,森林着火是常事,上边是树下边是多年的枯草,一旦着起火来,根本无法救。为了保护大片的森林,只有在森林之间伐掉部分树木,将森林分成一片一片的,这样万一有一片森林着火,不至于烧到其它的森林。”ruQ北大荒之情
  季排长接过话题说:“咱们这次去的地方原来就着过大火,许多大树都被烧死了,咱们就是把那些‘站杆’伐倒运回去。”ruQ北大荒之情
  “站杆?什么是站杆啊?”ruQ北大荒之情
  李友民说:“就是树被烧死后,依然在那里竖立着,由于树死后,不再发芽,多年后就被晒干了,所以叫站杆。”ruQ北大荒之情
  汽车开到一个半山腰,公路也到了尽头。只见在这块坡地上建了四个绿色大帐篷。季排长说:“到了,这就是我们的家了。”ruQ北大荒之情
  崔国华、张学文等人跳下车来到帐篷前。这些帐篷有十多米长,六米宽,两头各有一个小门,说是门却没有门,只有一个门帘子。帐篷的两边还有几个窗户,窗户中间有几根布带,外边有一个布帘。走进帐篷,只见用红松树干搭建的人字顶高高的,进去以后到不觉得压抑。两边是用红松树干搭建的床,为了睡得舒服些,大家把带来的草铺在上面,然后再铺上行李。ruQ北大荒之情
  这边正收拾着,那边打起来了。原来每个帐篷要住40个人,对面铺,一边要睡20个人。可整个帐篷才12米长,也就是说每个人只能摊上不到60公分的地方,谁的褥子也铺不开,为此几个知青吵吵起来了。ruQ北大荒之情
  看到如此,崔国华对张学文说:“这下又用上你那招了。”ruQ北大荒之情
  说完后,崔国华跳上了床大声说道:“同志们,大家别吵,条件就是这样,12米长要睡20 个人,每个人只能分到60公分,为此我建议咱们在床沿上刻上记号,按记号铺行李,铺不开就折上点,怎么样。”ruQ北大荒之情
  “好吧,只能如此了。”ruQ北大荒之情
  大家找来锯和尺子,很快就分好了每个人的“领地。”ruQ北大荒之情
  在这冰天雪地里,取暖是个大事,帐篷里是用大油桶做成的炉子取暖。将大油桶放倒,一头挖掉一块,用来添劈柴的,另一边挖个洞接上烟筒一直通到帐篷外。好在这山里木头有的是,可在这帐篷里全是易燃物,所以安全用火很重要,每天都有专人负责烧火,特别是夜里还有专人值班。ruQ北大荒之情
  这个帐篷里住的是二连和三连的战士,三连来的差不多都是知青,其中北京知青要更多一些,与二连的北京知青都是一个学校的,相互之间也都熟悉。下乡几个月来,虽然相距只有十几里路远,但相互之间也没见过面,于是大家相互聊起来下乡后的感受。ruQ北大荒之情
  大家正聊得兴起,金有为进来喊道:“开饭了,打饭去呀。”ruQ北大荒之情
  崔国华、张学文和陈海波走出帐篷来到了食堂。说是食堂,一点也不像想象中的食堂,条件非常简陋。原来这里是伐木工人做饭用过的一座小木屋,墙是木头的,屋顶是木头,只不过在上面抹了一层泥土,时间久了有的地方土已经脱落。好在里边有两个大灶台,放上大锅就可以做饭,其他物资都放在了屋子的外边。ruQ北大荒之情
  一听说开饭了,饿了半天的人们都围了上来,可由于地方太小,进去几个人就转不过身来。大师傅也没法给大家盛饭,这哪行啊,不行得找领导去。一会儿团领导过来了,一看实在无法售饭,就说:“干脆集体打饭吧,每个连派代表到食堂打饭,不对个人。”ruQ北大荒之情
  好在物资里有一种水桶,口大底小,当地人叫“喂得罗”。于是一个连发了两个“喂得罗”专门用于打饭。ruQ北大荒之情
  吃过饭,呆着也是呆着,崔国华说:“张学文、陈海波咱们出去转转啊。”ruQ北大荒之情
  几个人走出帐篷,沿着公路往山下走,走了不远,看到炊事班的几个知青挑着水桶走过来。ruQ北大荒之情
  崔国华上前打招呼:“挑水去啦。”ruQ北大荒之情
  炊事员回答道:“是啊,这里做饭还得自己挑水,真麻烦。”ruQ北大荒之情
  陈海波问道:“在哪里挑的啊,离这儿远吗?”ruQ北大荒之情
  炊事员回答:“不远也不近,就在那边的山沟里有个泉眼。”说着朝沟里一指。ruQ北大荒之情
  “走,过去看看。”张学文说道。ruQ北大荒之情
  “泉眼有什么可看的。”陈海波说。ruQ北大荒之情
  “走吧,反正也没事,就当遛弯儿。”崔国华说。ruQ北大荒之情
  说着走着,一会儿就来到泉眼边。尽管现在是冰天雪地,天气寒冷,可这个泉眼却没有冻上,但周边已经结了厚厚的冰,而且这个冰带向下延伸了很长的一段距离。可能是原来泉眼向外冒水,顺着山沟往下流,冬天来了,气温降低,流下去的水慢慢地结冰了。但泉眼还在往外冒水,结果到夜里又结冰了,就又冻上一层。天气越来越冷,冰也就越冻越厚,逐渐在泉眼周边形成了一个厚厚的冰层,非常滑,同志们为了防滑在冰上铺了一层干草。ruQ北大荒之情
  转了会儿,几个人开始往回走。这时,公路上有许多人在遛弯儿,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大家相互打着招呼。正走着,忽然有人拍了张学文一下,张学文回头一看,原来是林玉海。ruQ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惊喜地说道:“林玉海,怎么你也上山来了?”ruQ北大荒之情
  林玉海回答道:“是啊,沈阳站一别,就没了消息。”ruQ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说:“是啊,一到连队,就忙开了,相隔几十里路,很难见面的。”ruQ北大荒之情
  林玉海说:“还是有缘,让咱们在这千里之外又相遇了。”ruQ北大荒之情
  两个人分别介绍了自己的同伴,崔国华问道:“你们也来遛弯啊?”ruQ北大荒之情
  林玉海的同伴李志勇说:“不遛弯干什么去啊?”ruQ北大荒之情
  也难怪,当时在山上什么娱乐活动都没有,最好的活动也就是打扑克和下象棋了。可在山上没有电,帐篷里点着两个马灯,悬挂在屋顶上,打扑克都快看不清了,遛弯儿是个不错的消磨时光的办法。
ruQ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