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1990版《北大荒风云录》(150)

雷雨中的诉说
时间:2017-12-15 11:39:36  来源:原14团北京知青  作者:高燕生  

  你相貌平平,不苟言笑,除了好象比我少些学生气外,实在没有什么能引起我注意的地方了。后来,我在无意中听到你的一些简况:哈尔滨知青,比我大三岁,是个“朴实、能干、沉稳而又正直的典型的关东汉子”。然而,这一切不过是些理性的东西,由于当时生活的艰苦、单调,想家的心切,除了出工、吃饭、睡觉外,我实在没心思去注意和研究你的为人了。fef北大荒之情
  终于有一件事,使我才从感性上对你有了一些认识。fef北大荒之情
  也许你还记得一九七一年的那次“抢饭事件”吧?那年由于无人管理,连里的伙食差得令人简直无法忍受。天天顿顿是黄豆、土豆,吃得大家“三头有气”——头顶生气,胃冒酸气,下放臭屁。偏偏赶巧,这天团里在咱们连开了个什么现场会,自然要款待一下各方代表。连里怕在食堂里办引起大家不满,就找了个秘密吃处。当司务长挑着喷香的酒肉从伙房出来,经过正蹲在地上吃“二豆”的兵团战士面前时,大伙儿那个气呀,可谁也没敢说什么。fef北大荒之情
  正当大伙儿憋气的时候,谁也没料到你站了出来,拦住司务长,不紧不慢地问:“您说这么干合适吗?良心过得去吗?”把司务长问了个大窝脖。这时大伙儿都围了上去,你一句他一句地损起司务长。fef北大荒之情
  司务长挂不住了,厉声道:“想干啥?抢是咋的?”fef北大荒之情
  这下大伙儿更炸窝了,有几个真地去抢司务长的挑子。fef北大荒之情
  是你拦住了他们,劝道:“这事也不能全怪司务长,这点面子还得给,不过请他还是多往上反映反映,改善了伙食就行,咋样?”fef北大荒之情
  大伙儿一致赞成,放走了司务长。后来连里伙食真有了起色,怕是司务长真地向上反映了。fef北大荒之情
  大概就是通过这件事,使我对你开始注意起来。不过说老实话,我发现你只是个很普通的人,象千百万的兵团战士一样。尽管你那么喜欢看书,而且多是大部头的理论书;尽管你是那么肯干、苦干,每年上山伐木你都去,而且是上山最早下山最晚;尽管有一次你不顾自己的安危从将滚动的木垛旁救出一个战友,而受到人们的赞誉;尽管你能有办法使连里最容易发生矛盾的北京、天津、上海、哈尔滨知青团结得那么好;尽管……我仍认为你是个很普通的人。也许是我对你的了解还不够?我说不清。fef北大荒之情
  一九七四年你入了党,不久就调到十八连任副连长去了。我们就很少见面了。fef北大荒之情
  一九七五年夏天麦收刚开始,这天下起了暴雨,我们正在宿舍里喝酒解闷儿,十八连的一个拖拉机手湿淋淋地闯了进来,说你出事了。看他那慌张劲儿,我们知道情况不妙,来不及细问就一起上了拖拉机,直奔团部医院。正巧那天团部停电,大伙儿昏昏沉沉地走进一间漆黑的屋子,借助手电的微光,看见你静静地躺在床上,疲劳而没有一点血色的脸上似乎凝固着一种凄楚的哀怨。许多人都哭出了声,我虽然没放声,泪却早已止不住,顺着鼻翼流进嘴里。fef北大荒之情
  事后听说那天下雨,你在场院苫完麦垛,回宿舍正光脚换湿透的衣服,突然一个暴雷从屋顶打进来,你倒下去就再没醒来。fef北大荒之情
  十多年过去了,我们早已天各一方,但我却没有忘记沉睡在北大荒黑土地里的你,没有忘记那凝固在你脸上的凄楚的哀怨,没有忘记那雷声。只要年年有雨季,只要年年有雷声,我将年年有思念。是因为你的平淡?是因为你的普通?我也说不清,也许永远也说不清……fef北大荒之情
  你,普普通通的不见经传的名字——杨纯阁。
fef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