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1990版《北大荒风云录》(146)

东大甸子的草屋
时间:2017-12-02 09:52:27  来源:原16团北京知青  作者:钟海明  

  落日的余晖在空旷的原野上撒下了一片红色,阴雨初睛,秋寒更浓,被霜打过的秋草蔫头耷脑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望着落日和赤红的晚霞,我似乎感到那红色是我心中流出的血。jjU北大荒之情
  大个子死了,死得无声无息,那血肉将溶进这无际的东大甸子,化作泥,化作尘,但我永远忘不了他。jjU北大荒之情
  刚吃完早饭,连长就招呼大家去干活儿,去“升顶子”。已有三个月没休息了,下雨也许就成为休息的借口,可这雨偏偏不紧不慢,不大不小,停停下下。谁心里都盼着下大点。“这天儿‘升顶子’,那栋拉合辫歪得早该趴下了,还升哪门子顶子?”jjU北大荒之情
  多日连续的疲劳战,让大家憋了一肚子怨气,巴望着休息一天,可又要冒雨出工。不过说归说,干归干,不一会大伙儿就来到了工地。jjU北大荒之情
  “升顶子”是把房顶整个架起来,撤去原来的柱子,换上新的。因为地基软,时间长了,房体已下陷。jjU北大荒之情
  待整救的房子是这里的第一栋草辫房。还是四年前我们盖的。为这栋房子,险些还冻掉我的耳朵。jjU北大荒之情
  草屋在雨雪风沙中已度过了四个年头。草苫的屋顶灌满了灰沙,在雨水和污泥的浸灌下显得格外沉重,几根柱角已难承受这沉重的压力,整幢草屋已被压矮了半尺多。可它借着无数股草辫的拉劲还没有倒下。房体已深深地向前探出,似乎要竭力把那沉重的“帽子”甩掉。jjU北大荒之情
  哨声响了。拖拉机拉紧了拴在中间大柁上的钢丝绳。这是要先把整个房体拉直。东方红55的排气管子喷出了股股浓烟,“突突”声淹没了指挥的哨音。几个回合过后,房体才不情愿地勉强归位。jjU北大荒之情
  接着便是“升顶子”了。我们没有“千斤顶”,有人找来一根房檩子,再垫上一段粗大圆木,原始的杠杆曾这样为连队出过一次力。这里的主力是大个子,人高马大,这活儿倒是少不了他,似乎少了他,就干不成了。jjU北大荒之情
  “他妈的,太悬了,要是……”jjU北大荒之情
  “别废话了,怕死呵?”jjU北大荒之情
  谁在底下嘀咕。jjU北大荒之情
  “升顶子”开始了,随着压杠子的口号声,屋顶升起了二十多公分,木匠赶快用一根新的立柱换下了已陷进土地中的旧柱子。号子声一遍接一遍响起来,工作还算顺利。可有一根费了半天劲儿,就是换不上去,也许是这根新柱子长了一点。jjU北大荒之情
“再加把子劲儿。”连长招呼着,调配本就不多的人手。那檩子的一边已站满了人,有点使不上劲。我跨过檩子,站到了另一边,这边儿算我只有两个人,身后是半截土墙,没有退路。雨中的人们,衣服已经湿了。头发一缕缕地向下淌着水。jjU北大荒之情
  “准备好!”一边儿的指导员又举起了手。“一——二!一——二!”号子连动了沉重的屋顶,一寸一寸有节奏地升起来。大家拼着浑身的力气,全神贯注在手中的杠子上。危险和恐惧早被甩到了脑后。那屋顶在口号声中晃动着,越压越高,新的立柱眼看就要塞进去了。jjU北大荒之情
  突然间,“咔喳”一声巨响,继而滚起大团尘土,一个庞然大物向我们猛扑过来。我本能地跃过长檩子向一旁的木工案子扑去。jjU北大荒之情
  “轰!”整幢房子倒塌了,我只感到后脑勺被重重击了一下,便什么都不知道了。jjU北大荒之情
  死一般的沉寂。黑暗中好象我还没死。我摇摇脑袋,证实自己是还活着,好象在流鼻涕,可那是血。我听到了一片呻吟声、抽泣声和呼救声。在木工案子的支撑下,我虽然身子可以动弹,却爬不出去。灰尘呛得我喘不过气来。jjU北大荒之情
  “救人哪!”jjU北大荒之情
  一阵阵撕裂人心的喊叫在东大甸子的上空回荡。刚才站立着的茅屋已成为一片废墟。一把把二齿钩子和无数双手发疯似地刨着、扒着。他们发现了我。撬杠终于撬起了屋檐。我艰难地朝亮处爬去,眼前出现了一张张惊恐而焦急的脸。好在伤不重,我来到一个水洼前,用雨水胡乱在脸上抹,积水很快被染红了。jjU北大荒之情
  大个子被拖出来了,显然已经没救了,脸已经变了形,身子显得更长更扁了,脚上的鞋不见了,剩下的是一堆血肉模糊。jjU北大荒之情
  无数双手仍在没命地扒着,血肉和泥水混成一片,人们抱着一个个被拖出来的躯体哭成一团……jjU北大荒之情
  “同志们,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这幢旧草房塌了,我们可以马上盖起一座新的。”指导员破锣一样的嗓声又响了,他不失时机地在给颓丧的知青们鼓气。jjU北大荒之情
  人们惊魂未定,指导员和连长已是满面笑容地跨进我们的宿舍。“团首长非常关心我们,特地派人来慰问大家,大家欢迎。”说着先鼓起了掌。我依偎在炕上动也没动,谁都没有反应。来人少不了一阵慷慨陈词,又是沉痛、又是悲伤,但是死得其所,并非轻如鸿毛。又有人在鼓掌了,我眼皮不抬就知道是谁,准又是指导员。jjU北大荒之情
  团部来人在连长、指导员陪同下挨屋串着,同样的陈词,同样的沉痛。jjU北大荒之情
  调查组走了,雨后的大甸子更显得清爽、安静,我独自朝草屋走去。一把抓下蒙在左眼上的纱布,孤独地在这里放声痛哭,为我的朋友大个子,也为了我自己。
jjU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