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1990版《北大荒风云录》(145)

“自我完善”
时间:2017-11-30 10:06:52  来源:原黑河地区插队上海知青  作者:祝均一  

  去北大荒之际的那一腔热血,至今也难再作一番透彻的解释。激进也好,狂热也罢,任何事后的评头论足既不可能改写那段历史,也不可能改写已注入“荒雪风格”的自我。y53北大荒之情
  一九六九年初夏,为了防止江对面的“不测风云”,上级要求我们去小兴安岭深处建一个战备居民点。我们七位知青和几位当地老乡,分乘几辆马车,用了四天时间,到达了预选好的无人山谷。y53北大荒之情
  我们必须在两个月的时间里,建成第一批战备房,赶在山洪泛滥前下山。初下乡的知青在山谷中算是尝够了兴安岭的滋味:住地窖,涉山水,成群的“小咬”、“蚊子”、“瞎虻”,真够了。y53北大荒之情
  一天傍晚,一位老乡突然腹痛不止,我们都说是胃痛,可当地老乡都半开玩笑地说是“胃亏酒”。于是,竟让他与我们喝了一顿白酒。到了半夜,老乡痛得越发忍不住了,大家才感到问题严重,可谁也不懂医道,方圆百里也没有什么医院、医生。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唯一的方法,就是把病人送到八里路外的一个林业点,再用拖拉机送到二百多里地外的奇克县城。y53北大荒之情
  情况紧迫,我们已无法考虑这种辗转将有多么艰难。天刚蒙蒙亮,我们就出发了。用松木杆和麻袋做成的担架抬着。知青都争着护送病人。那时候,救人、救火、救急一直被认为是青年人争做英雄的最佳时机,况且这是一位地道的贫农。七位知青自然不会放过这个“自我完善”的极好机会。y53北大荒之情
  天气十分睛朗,林间清新湿润的空气与千奇百怪的鸟语,使我们十分轻松地走出了一里多地。照这速度,我们可以十分有把握地在一个小时内到达目的地。y53北大荒之情
  不想前面平地出现了一片汪洋,使我们傻眼了。来时这里只是一条几米宽的小溪。原来这是兴安岭的山洪发了,所有的小溪都变成了大河。水流湍急,齐腰深的激流根本无法让你靠近。领路的老乡在激流边上找到一棵二人合抱的落叶松,用锯将大树一下子就搭在河床的另一端。河流被突来的横木截住后,似乎变得更猛更急了。抬起担架上了独木,走在前面,低头看着水中的“木桥”,刚走了两步,一股股飞越而过的激流把我的双腿撞得打晃。我倒不担心自己,而实在怕把老乡翻进那湍急水流,其后果不堪设想。我不得不退下“木桥”,蜷缩在麻袋上的病人也紧张起来。怎么办?五位知青几乎同时跳进了冰冷的激流中,十只手向上举着,形成了一个安全的“桥栏”。我又抬着病人颤颤地上了“木桥”,河水从我的小腿间飞泻,水中的五位死力抵挡撞来的水流。我们总算是闯过了这一关。y53北大荒之情
  过河不久,前面又出现了一片沼泽地。我们几个连人带担架被陷了进去,一下子就被没了大腿,可我们却感觉踩到了下面的硬底,顾不得了,我们不管三七二十一,死命向前闯。抬着、拖着、胡乱地踩着水塔头,一步步向前走。大家的鞋子、袜子都在泥塘里踩着踩着踩丢了,几乎是光着脚走完了这泥泥水水的几里路。我们都精疲力尽了。y53北大荒之情
  短短的八里路,我们滚爬了三个多小时。担架上的老乡使劲地蜷缩着、忍着,但我发现他眼中滚动着两颗眼泪,是痛的还是什么,我就不得而知了。y53北大荒之情
  我们均已疲惫不堪,但个个十分满足。那样的年龄希望得到这样的满足,那全然不是一种穿“耐克”与跳迪斯科的满足……y53北大荒之情
  后来得知老乡是患了盲肠炎,医生说再晚送一小时,就危险了。
y53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