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绿色草原红(10)

第三章 打羊草(2)
时间:2017-11-17 14:45:18  来源:独立三团  作者:张凤刚  

  这边的同学看着长长的钐刀很新奇,那边的知青看着长长的刀把很好玩,有两个男知青就拿着钐刀把耍着玩。他们把刀把当做木枪,两个人对着拼“刺刀”,结果只顾了用刀把去刺对方,却忘记了刀头在自己的身边,一个知青不小心让钐刀划到了大腿的外侧,锋利的刀刃不但划破了裤子,还把大腿划了一个大口子,鲜血直流。B9C北大荒之情
  崔国华赶紧扔下钐刀跑了过去。季排长看到后一边念叨:“让你们注意点,就是不当回事,出事了吧。”一边赶紧叫卫生员过来。B9C北大荒之情
  一个女青年背着药箱跑过来,她是一个本地的青年,兼职做卫生员,平时就是背着药箱,给大家发个药,手破了给包扎一下。这时,几个知青已经帮助那名男知青把裤子和裤衩都褪下来,她蹲下身要去给上药包扎,看到男人的隐私脸一下就红了,还挺不好意思,可排长的命令又不能不执行,只好蹲下身子,找出消炎粉。好在伤在大腿的外侧,同学们用衣服盖住隐私,上好药,还需要用绷带包扎才行。可在绷带缠绕大腿时免不了要碰到男人的生殖器,卫生员的手想躲开可又躲不开。B9C北大荒之情
  看到卫生员窘迫的样子,崔国华说:“我来吧。”在别人的帮助下,崔国华总算给包扎上了。看到此,排长只好让那个男知青休息了。B9C北大荒之情
  其余的人登上了拖拉机拖斗向着草原深处驰去。知青们围坐在车斗里,观看着草原的美景。青青的小草上悬挂着颗颗露珠,在朝阳的映照下,闪耀着七彩的光芒,整个草原像个巨大的地毯,一直铺向遥远的远方。向前看,是无边的绿草;回头望,居住地像一座巨大的岛屿掩映在绿色的“海洋”中。B9C北大荒之情
  由于这里的土地是盐碱地,所以草原上的草主要是羊草,也称之为碱草,是多年生草本,根状茎长,杆单生或成疏丛,叶狭长,扁平或干时内卷。夏季抽穗状花絮,通常每节有小穗两枚对生,小穗含5—10个小花。性耐寒耐碱,还耐干旱。这种草不但是主要的牧草,还可以作为造纸的原料。B9C北大荒之情
  拖拉机开了几十分钟,来到了一个高坡上停了下来。B9C北大荒之情
  排长喊道:“下车吧,同志们,到地方了,各班带开,好好教教新来的同志啊。”B9C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张立新、杨秀丽等几个北京知青跟着班长走到一边。王家福班长让大家站好后,讲解了使用钐刀的割草方法,接着便挥舞着钐刀先做示范。他用胳肢窝夹着刀把,两手握着把中间,随着身体的扭动,刀头贴地划出了一条大弧线,高高的青草齐刷刷地倒到了一边。于是,知青们也照着样子学起来,钐刀在知青们的手里却不那么听话了,不是刀头砍到地上,就是刀头过后,青草又倔强地站起来。班长针对问题又做了进一步地讲解,加上老职工们手把手地指导,知青们终于掌握了要领。B9C北大荒之情
  看到大家掌握了要领,班长进行了分组,两个人一组,一老一新结合。割草的时候一个人在前,一个人在侧后。前边的人从右往左边挥刀,后边的人从左往右边挥刀,两人割下的草自然倒在了中间,形成了一条草“龙”,便于以后的收藏。B9C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和一个本地的女青年分在了一组。这个女青年是随着父母于60年代初移民过来的,叫刘莲妮。个子不高,但是一条大辫子挺长的,快到屁股了。她对张学文说:“我在前边割,你在后边跟着就行了,刚开始干,累了就歇会儿。”B9C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回答说:“行。”B9C北大荒之情
  别看刘莲妮是个女的,由于是土生土长的“老”职工,干起活来还真挺麻利。只见她握住刀把,扭动着身体一刀一刀地割起来,青草听话地倒在了一边。张学文在后边看到,随着她身体的扭动,大辫子也跟着晃动,不紧不慢一会儿就割出去七、八米远。张学文照着样子也开始割起来,虽然不是那么熟练,但也能将草割倒了。B9C北大荒之情
  刘莲妮一边看着张学文割草,一边在给予指导。如步子要迈开、腰要下沉,等等。看了一会儿说:“你们城里人学得就是快啊。”B9C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说:“还是你教得好啊。”B9C北大荒之情
  由于今年的雨水大,草原上的蚊子格外多,清早由于露水的原因,蚊子还飞不起来,知青们到没觉得什么。干了一会儿后,太阳出来了,晒干了露水,藏在草丛中的蚊子被钐刀一轰都飞了起来,向着人们的头上、脸上扑来,轰走了这拨又来了那拨。而且干着活又腾不出来手驱打蚊子,要驱打蚊子就无法割草,就会被同伴落下。不一会,知青们的脸上、手上,全被蚊子叮成了一个个的包。B9C北大荒之情
  也不知道是谁,想了个办法,就是用上衣把头包起来,只露出脸,虽然样子不太好看,但也管点用。许多知青也学着样子,用衣服把头包起来。张学文也把头包了起来,虽然能挡住一些蚊子的攻击,但包着头干活也不好受,又闷又热。B9C北大荒之情
  看到张学文狼狈的样子,刘莲妮走过来说:“你歇会吧,我帮你。”B9C北大荒之情
  看到刘莲妮的脸上也沁出颗颗汗珠,张学文说:“你这么小个子,怎么好意思让你帮我呢。对了,怎么蚊子不咬你呢?”B9C北大荒之情
  刘莲妮说:“谁说的,蚊子可不分你是知青还是老农民啊。”B9C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说:“那也不见你轰蚊子,脸上也没有包啊。”B9C北大荒之情
  刘莲妮说:“我们都被咬惯了,脸皮都厚了,哈哈。”B9C北大荒之情
  “休息啦,休息啦。”B9C北大荒之情
  听到这喊声,有的青年一屁股坐在地上。大部分人到停车的地方去喝水,张学文和张立新也向放水桶的高坡走去。B9C北大荒之情
  这时,张晓波走过来问道:“你们累吗?可把我累死了,这哪是人干的活啊。”B9C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说:“大家不是都在干吗,累是累,习惯就好了。”B9C北大荒之情
  说着三个人一人接了碗水坐在一起边喝边聊。B9C北大荒之情
  突然,杨秀丽走过来说:“你们还不过去看看,李素琴在那里哭呢。”B9C北大荒之情
  “为什么啊?”张晓波问道。B9C北大荒之情
  “想家了呗,在北京哪干过这样的活啊,哪受过这样的罪啊。”B9C北大荒之情
  “那怎么办啊,反正都来了,既来之则安之,哭有什么用啊,走吧,过去看看。”张学文说。B9C北大荒之情
  几个人向那边走去,看到李素琴身边已经有好几个知青在劝她,个个都带着哭腔,越劝越厉害,害得劝她的人都跟着哭起来。B9C北大荒之情
  陈永红走过去说:“哭、哭,哭有什么用,净给北京知青丢脸。”B9C北大荒之情
  张立新问道:“怎么啦,想家了是不是。”B9C北大荒之情
  李素琴哭得更厉害了。B9C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说:“眼前的活虽然又累又难受,但这只是开始,接受再教育是那么容易的吗?”B9C北大荒之情
  张晓波也跟着说道:“是啊,别哭了,多给北京知青丢人。”B9C北大荒之情
  杨秀丽说:“是啊,都有两只手,他们能干的咱们有什么不能干的。”B9C北大荒之情
  本地青年赵秀芳也过来劝道:“离家几千里,想家是自然的,过一阵儿就好了,有什么想不开的跟我们说。”B9C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看了赵秀芳一眼,说:“没什么,我们能解决,就不麻烦你们了。”B9C北大荒之情
  赵秀芳说道:“嗬,都是一个连队的分得还挺清。”B9C北大荒之情
  又干了一阵儿活,一会儿到了中午,马车送饭来了。B9C北大荒之情
  排长喊道:“吃饭了,过来吃饭啊。”B9C北大荒之情
  大家都围到送饭车前领饭,大馒头和猪肉炖粉条。B9C北大荒之情
  张晓波领完饭就吃起来了,边吃边说:“真是饿坏我了。”B9C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说:“慢点吃,别噎着。”B9C北大荒之情
  “你怎么不吃啊。”B9C北大荒之情
  “谁说我不吃了,就是不太饿。”B9C北大荒之情
  “还不饿,干这么累的活还能不饿?”
B9C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