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1990版《北大荒风云录》(140)

迷路
时间:2017-11-15 14:49:16  来源:原37团上海知青  作者:赵文杰  

  这年冬天特别冷,对我来说就更寒。KJh北大荒之情
  团里正准备召开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代表大会,经过班、排、连的层层推选与评议,我入选了。实际这已在我的意料之中。在北大荒的几个月里,我努力学习,埋头苦干,真的是“革命加拼命,拼命干革命”,而且已被推选为副排长(排长规定由贫下中农老职工担任,以体现“再教育”)。当选为代表,随后就是一片赞扬声,朋友们买了罐头,为我敬酒祝贺。“积代会”代表,当时已是一种很高的政治荣誉。我自己也暗下决心,要更好地干,不辜负大家。KJh北大荒之情
  去报到的那天,全连夹道欢送。代表们都挂着大红花,个个喜气洋洋。我正要爬上拖拉机,连长匆匆忙忙地跑来了,轻轻地对我说:“你到我家来,有话对你说。”KJh北大荒之情
  我正要问什么事,他却回过身,要人们把我的行李从车上搬下来。KJh北大荒之情
  我被这突然的变化弄得目瞪口呆,满脸通红,尴尬地低下了头,只感到全连人都在注视着我,好象在问:“他怎么啦?”KJh北大荒之情
  是啊,我怎么啦?!KJh北大荒之情
  连长家没人,他显得为难地说:“刚才接到团部电话,你的代表资格被取消了,因为你父亲正在接受审查,问题没搞清。”他见我疑惑不解,又解释说:“尽管你父亲的问题,你从未向组织隐瞒,但这次政审很严,我们也没料到会有变化。”我呆呆地看着连长。他又严肃地说:“你的表现好是公认的,当着全连人的面让你下来,肯定会引起各种风言风语,你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要挺得住。”KJh北大荒之情
  我脑子里一片空白,人似乎一下子矮了许多。我默默地把胸前的大红花摘下交给连长,转身走了。KJh北大荒之情
  我蒙着头躺了一上午,想像着人们如何在议论着我的事。下午去干活,只觉得头昏眼花,四肢无力。我强打着精神,装着若无其事,谁也不问我,但猜疑却在不言之中。KJh北大荒之情
  就要上山伐木了,这是个苦活儿,先遣队就更苦,我申请带人去当先遣队。许多人好像不解,可不是么,哪来的这劲头儿。KJh北大荒之情
  我只想逃避大伙的眼光,躲进深山老林也许能减轻一些压力。连长批准了我的请求。KJh北大荒之情
  钻进完达山,直到下午三、四点才到达目的地。我们连气也来不及喘一下,就拼命干了起来。气温至少零下三十度,可我干得只穿汗背心。帐篷还是没来得及搭成,晚上,我们只能钻在折迭的棉帐篷里当了一夜“团长”。这一天,我很累,但心情是轻松的。KJh北大荒之情
  第二天,建完了生活点,勘察了作业区,一切就绪,大家都躺在帐篷里不想动了。我顾不上休息,想去伙房看看。走到伙房帐篷外面,正巧听见里面有人在议论我。KJh北大荒之情
  “他家是上海的大资本家,花园洋房,电灯电话,样样齐全。”KJh北大荒之情
  “听说他的父亲政治问题很严重,在单位揪斗,挂黑牌。”KJh北大荒之情
  “这种人的表现好都是假的,不能重用……”KJh北大荒之情
  我好象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从头凉到脚。天哪,看来躲到哪里也是躲不掉的。KJh北大荒之情
  我转身走了,漫无目的地走着。我感到从来没有过的孤独和委屈,想到备受冤屈的父亲,徒工出身怎么是资本家?思念疼爱我的母亲,童工出身的母亲……我忽然发现自己确实像不少人说的那么“傻”,.离开条件优越、前途美好的上海市青少年体育学校,放弃到上海足球队的令人羡慕的好机会,不顾领导与同学的劝告,不顾全家的反对,毅然到“北大荒”自找“苦”吃。我的心是那么的虔诚,却落到如此下场。KJh北大荒之情
  想着、走着,忽然发现自己迷路了,怎么也找不到回去的路。看到前面不远有一座山,说不清一种什么心理状态,我发狂地向山上冲,脚下的雪没过小腿,嘴里嗬嗬地怪叫,什么都忘了,只想占领这个山头。费了好大的劲,我终于冲了上去。浑身是汗,脸也被树枝划了好几个口子,汗水一碰,火辣辣的。KJh北大荒之情
  望着脚下的山林,心里充满了胜利的喜悦。然而,我发现周围还有那么多更高的山峰,紧紧地压在我的头上。我泄气了,一下子感到从无有过的疲劳,我要垮了,软软地仰面躺在雪地上。在寂静无声的山林中,自己是那么软弱,那么渺小,群山似乎成了汹涌的海浪,要把我无情地吞没。KJh北大荒之情
  不知躺了多久,浑身冻得发麻,脚也僵了。我意识到,如果再躺下去,将永远起不来了。我挣扎着爬了起来,又是跺脚,又是蹦跳,待脚恢复知觉后,便连滚带爬地往山下赶。KJh北大荒之情
  天快黑了,这深山野林里有伤人的野兽,但我不感到害怕,我似乎更怕回到人群中,在那里,我又要掩饰自己的软弱,装着若无其事。可要生存下去,就必须回到人间。我努力寻找着正确的方向。忽然,我听到了呼唤声……KJh北大荒之情
  伐木结束了,我在受到表扬的同时,递上了辞职报告,我不想让连长在“用什么人”的问题上犯错误,更不想被无情地“刷”下来,报告很快获得批准。KJh北大荒之情
  我一如既往地努力干着,没有被压垮。第二年,还“不自量力”地递交了“入党申请书”,虽然不知哪一年才能入党。但我奋斗不止。两年后终于填写了入党志愿书。支部大会一致通过,但是,上级党委没有批准,原因是不言而喻的。这没什么,我知道应该怎么做,因为我不再迷路,因为我深知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人。
KJh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