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绿色草原红(9)

第三章 打羊草(1)
时间:2017-11-14 09:31:30  来源:独立三团  作者:张凤刚  

  散了会,知青们就议论开了。分到农业排的羡慕分到牧马班的,在蓝天白云下,骑着马儿放马是多美的事啊。牧马班的羡慕分到机务排的,到了机务排不但可以开拖拉机,还可以学到一手技术,多吃的开啊。分到大车排的羡慕分到农业排的,同来的知青在一起干活起码还有说话的人啊,到了大车排一个人跟一辆马车多寂寞啊。大家边议论边往回走,纷纷回到自己的宿舍。好在张学文这个宿舍的知青基本上都被分到了农业排,相互之间没有什么可比的,就议论起明天的工作了。gwc北大荒之情
  明天的工作将是这些知青来下乡后干的第一项农活,也是他们走上社会干的第一项工作。捞麻到底是捞什么麻、怎么个捞法,别说干,连听都没听过。gwc北大荒之情
  张晓波问道:“谁知道明天捞麻怎么捞啊?”gwc北大荒之情
  满屋子的北京知青都是头一次听说,谁也说不出一个子丑寅卯来。gwc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说:“甭问了,明天一干不就知道了。”gwc北大荒之情
  张立新说:“是啊,你问谁谁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gwc北大荒之情
  陈占博说:“甭管怎么干,这是咱们走向社会的第一项工作,也会成为终身难忘的事。”gwc北大荒之情
  在议论中大家渐渐的进入了梦乡。gwc北大荒之情
  第二天,刚吃过早饭,副班长金有为就来到了宿舍,看到张学文主动问道:“吃饭了吗?”gwc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回答道:“吃过了。”gwc北大荒之情
  金有为说:“昨天你们还挺能打啊,没吃亏吧?”gwc北大荒之情
  张立新说道:“什么吃亏不吃亏的,都过去了。”gwc北大荒之情
  金有为说:“起因不赖你们北京知青,他们就是有点欺生,早就憋着要和你们打一仗,没想到你们还挺团结。”gwc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说:“虽然我们初来乍到,我们不想欺负谁,但也不想让别人欺负。”gwc北大荒之情
  金有为又说道:“对,不过你检查说的挺好,听了你的检查,大部分老职工都同情你们。”gwc北大荒之情
  正说着,老班长王家福来了,其他老职工也来了。这个班原来有10个老职工。其实说老也不老,只不过是相对来说。老班长最大,有40来岁。其他的有几个上海、哈尔滨的知青,他们是去年刚来的,还有几个本地的青年,其中就有那天在路上遇到的王淑芝、刘莲妮等青年。gwc北大荒之情
  今天是这些知青下乡后参加工作的第一天,集合后,季春生排长宣布了今天的工作,就是捞麻。原来这些麻在收割后,要放在一个大水坑里泡一段时间,然后捞出来晾干,利用农闲时将麻从麻秆上剥下来,就可以搓成麻绳。gwc北大荒之情
  宣布完后,季排长领着大家向一个大水坑走去。来到水坑边,只见平静的水面上偶尔露出一些绿色的植物。gwc北大荒之情
  季排长指着水面上的植物说:“那些就是浸泡的青麻,一会儿要下去将麻一捆捆地捞出来,摊到周围的草地上。”gwc北大荒之情
  虽然此时刚刚进入九月,但东北的天气已经很凉了,水坑里的水不但凉,而且那么多青麻在水里沤着,水面泛绿还漂浮着一股怪味道。众多北京知青避之唯恐不及,听说还要下到水里,都皱起了眉头。gwc北大荒之情
  季排长接着又说道:“考虑到北京知青刚刚参加工作来的这里,年龄又小,所以这下坑捞麻的任务就由老知青来完成,北京知青和其他职工负责将捞出来的麻抱到旁边进行晾晒。”gwc北大荒之情
  听到这里,北京知青的心里才踏实下来。捞麻开始了,只见金有为等一些老知青脱下外套,穿着长衣长裤就向水坑里走去,水渐渐的没过了膝盖,他们弯下腰把成捆的麻从水里捞出来放到岸边。留在岸上的人们把他们捞上来的麻运到旁边晾晒。gwc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走到岸边,看着整捆的麻不知如何下手,泡过的麻湿漉漉的、滑溜溜的,沤烂的青麻皮又凉又滑,提起捆麻的腰子走了没几步,腰子就开了,青麻散落一地。看着北京知青都是差不多的样子,有的女知青还是两个人抬一捆,同样走不了多远也会散开。再看那些老职工,有的用双手掐住整捆的青麻运到远处;就是那些本地的女职工虽然不能用两手掐住整捆的青麻,但她们也会用胳膊夹住青麻运送,全然不顾又湿又烂的青麻弄脏自己身上的衣服。相比之下这些城里来的知青对此还没有足够的心里准备,这些可能就是需要接受再教育的内容吧。gwc北大荒之情
  看到这些,崔国华感觉到很不是滋味,虽然没有人说北京知青怕苦怕脏,但老职工的那种眼神让人受不了。他对陈永红说:“咱们就比人家差吗?”gwc北大荒之情
  陈永红说:“不应该啊。”gwc北大荒之情
  崔国华说:“他们能干的我们也应该能干啊。”gwc北大荒之情
  陈永红说:“对,他们不怕脏我们也不怕脏。”gwc北大荒之情
  二人说完,一人抱起一捆青麻向远处走去。有些北京知青也学着他们的样子,开始大胆接触这些青麻,有用胳膊夹的,有用手抱的。gwc北大荒之情
  此时,水坑边的青麻已经捞完了,那些老知青逐步向深处移动。水面没过了他们的膝盖、大腿、胸部,他们用脚在水下探着,发现以后弯腰捞起。脏水没过了他们的脖子,浸湿了头发,但他们全然不顾,依旧努力地工作着。gwc北大荒之情
  看到他们在水里泡了那么久,陈永红向排长建议:“让北京知青下去换换他们。”gwc北大荒之情
  排长说:“不用了,马上就捞完了,他们下去前都喝了一些酒的。”gwc北大荒之情
  正说着话,金有为在水里喊道:“排长,已经捞完了。”gwc北大荒之情
  排长说:“那就赶紧上来吧,回去洗洗,换换衣服。”gwc北大荒之情
  水里的老知青一个个爬上岸来,抱起自己的衣服向宿舍跑去。其余的人在排长的带领下,很快也将捞出的青麻摊开晾好。gwc北大荒之情
  排长说:“今天大家都表现得不错,特别是新来的北京知青,今天是他们下乡后干的第一项农活,通过向老职工学习也逐步克服了困难,接下来的工作可能更艰苦,希望你们做好思想准备,接受各种考验,早日成为红色接班人。明天咱们又将投入到新的工作中去,到草原上去打羊草。大家回去洗洗衣服,做好准备,明天早上还在知青宿舍门前集合出发。”gwc北大荒之情
  砰砰砰,一阵敲门声惊醒了沉睡中的知青。只听金有为喊到:“该起来了,快起来吃饭去。”gwc北大荒之情
  张晓波说:“这么早就起啊。”gwc北大荒之情
  张学文说:“不早了,天都大亮了,赶紧起来吃饭去。”gwc北大荒之情
  几个人吃完饭回来,农业排的老职工都已经聚集在知青宿舍门前了。看看人到的差不多了,季春生排长先做了讲话。原来为了给牛、马等牲畜准备冬天的草料,每年夏天都要到草原(当地人称草甸子)上去割草,也叫打草,晾干后留待冬天喂牛、喂马。往年都是用割草机割草,但由于今年雨水大,草原上许多地方有一些积水,拖拉机进去就会陷下去,所以要靠人工去打草。接着排长又讲了讲注意事项,然后朱副排长带领大家去领割草的工具。gwc北大荒之情
  “嗬,好大的‘镰刀’啊。”杨秀丽惊讶的说。gwc北大荒之情
  同学们围过来,这种“镰刀”真是不小,北京知青们都没见过,样子跟镰刀的样子一样,就是比镰刀大多了。光刀头就有一尺多长,刀把比人还高不少。gwc北大荒之情
  朱副排长说:“这不叫镰刀,叫钐刀,是专门用来割草用的。我们刚来时也感到很新奇,用过几回就好了。”说完又告诉大家怎么使,同时还说道:“这种刀比较快,千万别伤着自己和同学们。”gwc北大荒之情
gwc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