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1990版《北大荒风云录》(139)

乌苏里江长又长
时间:2017-11-12 07:51:32  来源:赵九公  作者:原61团北京知青  

  大卡车在土路上缓缓地爬。就这,坐在舵楼里还“摇煤球”。但我兴致不减,摇下风档,任清风拂面而来,更任身体被颠来簸去。kRr北大荒之情
  北大荒春来晚。六月了,虽然四野一片绿色,可青菜仍没上市。可巧,江边渔业连队打渔需要我们生产的豆饼,两下交换,我送一车豆饼,他还一车鱼,有鱼改善伙食,何乐而不为?kRr北大荒之情
  一百多公里土路,蜿蜒曲折,凹凸不平,又值翻浆期,再有四吨豆饼压着,卡车像头牛直喘粗气。kRr北大荒之情
  小雨初歇,四野一片新绿,绿荫已遮蔽了轻盈的小白桦,有如少女含羞;五大三粗的柞木林,枝枝杈杈,就像彪悍的小伙,向少女伸出了求爱之手。时而出现的栋栋茅舍,星星点点,掩映在绿树丛中。这就是一个个的兵团连队了。kRr北大荒之情
  曾几何时,这里方圆几百里不见人迹,黑龙江、乌苏里江和松花江总汇于此,千百年来养育出广袤肥沃的黑土地。当知青的脚步伴着锵锵的“东方红”轨链声进入这荒原时,沉睡的黑土地醒了,也驱散了野猪狍子的甜梦。kRr北大荒之情
  完达山越来越陡,发动机喘的气越来越粗。车爬到山顶,眼前豁然开朗。繁茂葱茏的林海中,湛蓝湛蓝的乌苏里江有如飘逸的缎带从远方缓缓而来,又向远方曲折飘飘而去。数叶小舟若隐若现,仿佛织女巧手织出的朵朵玫瑰,绽开在飘逸的缎带上。“乌苏里江水长又长,海蓝的江水起波浪”,这似乎已经遥远的歌此时此刻竟如此亲切,我沉浸在歌词的意境之中。kRr北大荒之情
  百里炊烟百里家,知青到哪哪是家。不知不觉,车颠簸到了渔业连,好客的连长忙不迭地请我们吃鱼……kRr北大荒之情
  清炖、红烧自不必说,单就生吃鱼,真让我们大饱口福。炊事班的几个本地姑娘,练就了一手绝活。大尾活江鲤,去头去尾,剥去鳞皮,浸泡在醋里,稍后取出切成细丝,和着各种调料,真是鲜嫩无比,余味无穷。kRr北大荒之情
  也真巧,本想吃过饭就往回赶,谁知库里的鱼都被兄弟连队先行拉走,我们不得不住下两天,尽享着生鱼片的美味。kRr北大荒之情
  乌苏里江天然就是一幅画卷,初阳映照在江面上,碧波粼粼,数十叶扁舟往来江中。看那舟中的舟子,无论如何你也不会想到他们都是知青。他们娴熟地操动双浆,小舟轻得象一片鹅毛。乌苏里江水没有昆明湖水那样平静,也没有黄河、长江那样汹涌澎湃,她轻缓得像一支小夜曲,晶莹的透明、纯洁,她又如乌苏里江船歌,明快、跳荡。kRr北大荒之情
  捕鱼也深有学问,江岸埋上一棵棵木桩,一根根铅丝连向江心的沉江石,在这些铅丝上又挂上一枚枚钓钩,钩上挂着切碎的豆饼,再向下自不必说了,贪食的鱼无论如何也抵不住豆饼的诱惑。kRr北大荒之情
  小船往来于铅丝之间,隔一会儿便可提钩,收获或是七、八,多有八、九。好奇心驱使我跳上小舟,荡进江中,用手提提丝钩,一尾肥大的江鲤扑楞楞跃出江面。虽说只这一刻,我却油然产生出收获的欢乐。kRr北大荒之情
  当鲜嫩的江鲤装满了船舱,我们把小舟向江边荡去……kRr北大荒之情
  傍晚,伫立在江边,江水沐浴在金色的夕阳下,四野沉寂,水声滔滔,像一首首深情的歌。呵,美丽的乌苏里江:我爱这里的生活,我们是这片土地上磨过厚茧的知青……
kRr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