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后知青时代-北大荒》(27)

时间:2017-10-10 09:06:25  来源:北大荒知青志愿者委员会  作者:春明  

那一夜 很震撼 很辉煌(1)F4n北大荒之情

  2010年11月25日夜,北京展览馆剧场。F4n北大荒之情
  循着歌舞织就的足迹,舞台上下一起走过了北大荒的千里沃野,走过了返城后的二次创业,《北大荒知青之歌》已近尾声。F4n北大荒之情
  此时,我们才得以喘上一口气,趁着舞台上场景转换灯光转暗的一刻,忙里偷闲地瞄一眼周围的环境,寻一寻和演出相关的花絮逸闻。F4n北大荒之情
  北京展览馆原名苏联展览馆,这是一座建于上世纪50年代中叶、见证着“中苏友好”历史的地标性建筑。整个建筑群的面积多达5万多平方米,它那镶着巨大五角红星的尖顶,从上世纪50年代跨越60年代、70年代,直到80年代初,一直是京城建筑物中的制高点。北京展览馆剧场位于这组建筑群的尾部,虽然位居闹市,门前一河一湖却将它和喧嚣的市声隔开。早春晚秋,那粼粼湖水旁,依依杨柳下,常有恋人相拥低语,老人含贻弄孙。F4n北大荒之情
  几经寻觅,《北大荒知青之歌》最终还是在这里驻足,这真是一种缘分。F4n北大荒之情
  其实,说起缘分,这里早就和北大荒知青结缘:1976年8月,震惊中外的唐山大地震波及京津,安放在北京展览馆尖顶上那颗重达3吨的红星,也在这场天灾中轰然落地,让北京展览馆成为地震中最显眼的受损建筑——所以显眼,不仅因为它的“海拔”最高,还因为紧绷的政治神经:在那个年代,红星落地,这会给人带来什么样的联想?F4n北大荒之情
  时间来到了1978年初春,唐山大地震已经过去了两个年头。这期间,京城地震中受损的重要建筑物基本都被修复了,唯有北京展览馆的尖顶上还是光秃秃的。不是相关部门不努力,实在是施工修复的难度太大:见过北京展览馆建筑群的人们都知道,红星塔是一个细高的建筑。尤其是最上面的部分,光秃秃的几十米,又细又高,犹如现在电视塔的塔尖部分,只有窄窄的一圈塔围可以站脚。虽然为了安全起见,新制作的红星由实心改为中空的,重量也由原来的3吨减少为2吨,但还是重以吨计!在那么大点的地方招呼那么重的物件,在几乎没有高层建筑机械的年代,别说上手干,许多人连听也没听说过。艰苦加上危险,因此,不少建筑公司、安装公司在这项任务面前打了退堂鼓。F4n北大荒之情
  最后,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企业——北京市西城区起重厂揭下了“皇榜”。十几位好汉站了出来,他们凭借着十分简陋的设备,凭借着不怕危险吃苦耐劳的精神,仅用了几天时间,就让这颗闪闪发光的红星重新辉耀在北京的蓝天。这十几位不怕吃苦、不畏艰险的好汉中,除了两位领着干活的老师傅外,其余多数都是回城不久的知青,其中两位来自原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一位是独立二团的苏卓,一位是42团的刘耀华。F4n北大荒之情
  今天,刘耀华就在前来观看《北大荒知青之歌》的观众中。演出开始前,他特意给苏卓拨了个电话,随后,跟着熙熙攘攘的人流走进剧场,等待演出开始。F4n北大荒之情
  刘耀华的四周,绝大多数是和他一样身份、一样心境的荒友观众。论及《北大荒知青之歌》成功的秘诀,除了“自己演自己”之外,还有一个是“自己看自己”——台上台下是一致的,焉能不打动人心,焉能不情感交融?F4n北大荒之情
  是的,正因为是“自己演自己”、“自己看自己”,在这场空前绝后的演出中,观众和演员以一种特殊的方式紧密地结合成一体。你可能想不到,那在《安魂曲》中为救火烈士献上花环的,真的是烈士生前的荒友、同学和亲属;那走上舞台展现知青回城二次创业风姿的,真的是一批北大荒知青中涌现出的精英、劳模、先进人物。F4n北大荒之情
  现在,让我们暂且离开掌声时起、心声与共的观众席,来到剧场后台。在后台一间化妆室里,挤挤插插地坐着一群穿好服装化好妆的荒友,他们是我们说过的5团的参演人员。由于5团的节目排在最后一幕,而《北大荒知青之歌》有严格的舞台纪律,不管你的演出场次在前在后,所有演员必须在开演之前到场,而且后台地方有限,不到你出场的时候,所有候场的演员一律不准在侧幕观看。这样,他们只能缩在这间不大的化妆室里长时间地等待。F4n北大荒之情
  团队精神,遵守纪律,是北大荒知青的品质,也是《北大荒知青之歌》得以成功的保证。F4n北大荒之情
  舞台的另一侧,立着45团的荒友韩永明。他饰演的老班长虽然早已下场,但他仍然装束齐整地等着最后的集体谢幕。人们可能想不到,他身旁那根送饭的扁担,其实是在演出前才刚刚找到的——现代化的北京城真扁担难觅,排练时,韩永明一直用的是根代用品。老班长上场的时间只有短短几分钟,用根假扁担观众也不会过分挑礼,可韩永明不这么看,非得要找到一根真扁担。眼看离正式演出己经近在咫尺,一位荒友忽然想到,有个同团荒友在远郊山区有房。远郊,山区,应该用扁担吧?打电话给这位荒友一问,嘿嘿,还真找对了!为了缓解交通拥堵,北京实行了限号行车,去取扁担的荒友恰恰赶上车辆限号。为了能让扁担准时“到位”,他只能起个大早,赶在清晨限行之前把车开出北京市区;借到扁担后,还不能马上赶回,要等晚上过了限号时间之后,再把车开进城区,由韩永明“接力”把扁担取回来。经过这样一番折腾,舞台上,聚光灯下,这根扁担才如期出现在“老班长”的肩头。F4n北大荒之情
F4n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