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1990版《北大荒风云录》(124)

纯情
时间:2017-10-04 08:58:34  来源:原58团上海知青  作者:周晓红  

  一九六九年盛夏的一天,我拖着一双疲惫的泥腿,从抚远沼泽地蹒跚回连。大嗓门孙连长老远就叫:“晓红,你第一批回家探亲吧!”一句话,惊得我牙齿差一点儿咽进肚里。泥里水里滚了一年多,哪一个知青不想第一个投入父母的怀抱?连队那么多工农子女都没有得此殊荣,而我——一个走资派的女儿怎敢存此妄想……GQH北大荒之情
  孙连长压住了嗓门:“你表现不错,父亲出了问题,回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和家人聚聚。”几句话说得我低头跑回宿舍,在蚊帐里擦干了眼泪。GQH北大荒之情
  一个素以大刀阔斧著称的孙连长怎么会有这么细针密缕的安排?这是哪份子情?不怕人家说他“少了阶级斗争这根弦”?可是,孙连长愣是以独揽大权的魄力批准我第一个探亲。同行的一个知青是回家治病的。GQH北大荒之情
  我俩探亲的消息一传开,连里像遇上婚嫁喜事那样热闹:GQH北大荒之情
  有的贫下中农送我一包自已培植的黑木耳;GQH北大荒之情
  有的老职工送我一斤自己晒干的黄花菜;GQH北大荒之情
  我的“老联系户”硬是拉我去他家吃饺子,外加炒油菇。事后才知道,那天晚上吃掉的油菇是他们夫妇俩两年里顶着酷暑和“小咬”的折磨,从山上觅到的少见菌菇。GQH北大荒之情
  我的那些铁杆好友们更是在帐篷里吆吆喝喝地举“杯”为我们饯行。GQH北大荒之情
  更有甚者,一个“黑铁塔”职工把五斤高粱米硬塞进我的旅行袋,说:“这玩意儿,上海稀罕。”我没想到,数月前一次开大会,别人都手擎宝书高呼口号,我因和身边的人交头接耳忘了擎语录,这老“黑”曾严肃地批了我一顿。事隔没几天,我要跟大卡车去团部寄包裹,司机不允,我和他一直吵到营专政小组,冤家路窄又撞上这老“黑”,他劈头就说:“好个走资派崽子,怪不得这么不老实。”令几个彪形大汉将我反剪手押回连队“问斩”。GQH北大荒之情
  这个“黑铁塔”,批我、押我,又送来礼,“一张一驰”化得这么自然。GQH北大荒之情
  清晨,连里男女老少夹道欢送,把大包小包礼品送上木爬犁,我们上路了。我曾在日记中写道:“祖国的半壁河山从我眼前掠过,我的心潮像脱僵的野马奔腾飞跃,像东海的波涛起伏不止。我要珍惜这四十五天的探亲假,争分夺秒地利用它。”GQH北大荒之情
  回到家来,我忙得马不停蹄,和家人絮谈,会亲朋好友,参观,看电影,上街购食品,还要去抄街头大字报,唯独没有去看一看关在牛棚里的父亲。我不忍尝试“探监”的滋味,只把一本我看旧的上面划满红杠的“毛选”转送给父亲,女儿的一片情全在“最高指示”中了。GQH北大荒之情
  假期满了,我如期归队。木爬犁一进山,我就看到了连队上空升起的缕缕白烟。不待爬犁停稳,我便跳了下来,人们都蜂拥而上,好像欢迎凯旋而归的英雄。GQH北大荒之情
  北大荒土生土长的娃娃们更是牵着我的手“阿姨,阿姨”叫个不停,直到我把包里的糖果分发完毕,才告罢休。由此也就落下“祸根”:以后虽然木爬犁换成了铁牛,可是只要知青探亲一回山,必有一群群娃娃堵在车门口等着分“赏金”。GQH北大荒之情
  我把点心分送给贫下中农;GQH北大荒之情
  我把小人书送给了王师傅的儿子;GQH北大荒之情
  我把精致的样板戏明信片分送给那些兵团战友们。GQH北大荒之情
  当我终于回到帐篷里的时候,铁杆好友已经给我准备好了接风酒宴:各式的碗、缸,各式的匙筷,大家胸膛里都淌着同一股暖流。我拿出炒米、罐头,大家一顿开怀饱餐,最后连一听椰子晶也扫荡无余,只留下临行前我妈妈叮嘱我的一句话:“东西慢慢吃”。GQH北大荒之情
  吃着,吃着,我兴奋地向她们讲述了这一路的所见、所闻、所感,讲到了电影里心中红太阳的神采,讲到了弦乐五重奏伴唱《海港》,讲到了街头红红绿绿的大字报……直听得她们一个个满脸通红,两眼放光。GQH北大荒之情
  少不了的是,我怀着对孙连长感恩戴德的心情,要送他一份最精美的礼物。再三斟酌之后,我挑选了一册塑面烫金的“毛选”合订本。当我呈给老连长的时候,他激动地反复搓手,不知怎么接才好,最后终于用雪白的大字报纸包全才肯捧住,还连声说:“好!好!”GQH北大荒之情
  细微之处见真情。北大荒的日日GQH北大荒之情
  夜夜,让我留连,我真不知道,何时能再还我北大荒人的纯情?!
GQH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