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1990版《北大荒风云录》(123)

晴天霹雳
时间:2017-09-29 09:15:39  来源:原42团上海知青  作者:周禹鹏  

  “吐故纳新”开始了,我所在的连队派驻了工作组,一方面“吐故”,清洗所谓党内的“叛徒、特务、走资派”以及“地富反坏右”分子,一方面在群众中,特别是对贫下中农“纳新”,推荐新人入党。8mj北大荒之情
  我是机务排的学员,就当时的条件,机务排属“要害”部门。排里的老职工绝大多数是“贫下中农”,知青中挑选进机务排的,也都是工人、“革命干部”家庭出身。唯我例外,因为我父母是教师,母亲还是民主党派人士。我行前,他们都尚未列入“牛鬼蛇神”之列,承蒙连首长掌握政策,我也居然进入这样一个“要害部门”。既然机务排集中了全连的“优秀分子”,也就成了“纳新”工作的重点单位。8mj北大荒之情
  一连几天几夜,全排人员在工作组指导下,认真推荐人选。在昏暗的煤油灯光下和哈蟆烟的浓烟迷雾中,被提名者满面红光好不春风得意;未被提名者有的忿懑不平,有的倒也不在乎。更有自知不合格者,则早已躲在暗角中倚在热乎乎的炕上闭目养神。8mj北大荒之情
  提着提着,不知是谁提出了我,理由是这样一个出身于知识分子家庭的独养儿子(我有一个妹妹,在农村我属于独子了),家庭条件很优越(这是贫下中农们的想象),居然积极报名到边疆,能吃苦,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认真,按照党的政策可以推荐入党。8mj北大荒之情
几条理由一说,倒也通过了,一时我心里热乎乎的,说实在的真可谓诚惶诚恐,感谢党的政策,感谢贫下中农的信任。但是,几天后,在宣布正式批准的“纳新”对象中没有我,只有两位老职工。我的心很平静,因为我得到提名就是“殊荣”了(就象奥斯卡奖提名一样),没有批准说明我条件还不够,继续老老实实做人,认认真真接受“再教育”是了。8mj北大荒之情
  春节到了,时尚贫下中农邀请知识青年先吃“忆苦饭”再吃“幸福饭”。我也受连长、一位刚“纳新”的共产党员之邀,先在他家的炕头上吃了儿个糠团子,就接着对杯喝酒,畅谈“革命带来的幸福”。8mj北大荒之情
  也许是酒喝多了,连长竟忘了党的纪律,带着神秘的脸色问我:“你知道这次纳新为何没你?”8mj北大荒之情
  我诚恳地说:“那是我条件不够,还要继续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8mj北大荒之情
  他更神秘地凑近我的脸,喷着酒味说:“不,不是这么回事,是你的出身问题。”8mj北大荒之情
  出身?“我出身职员啊?”8mj北大荒之情
  “不,不对,你不是出身职员,你出身富农,你隐瞒了家庭出身,对党不老实,所以没有被批准。”8mj北大荒之情
  真好似五雷轰顶,我头一下炸开了。我不知什么时候,怎样奔出屋外。黑夜中飘着鹅毛大雪,旷野一片苍白,我号啕大哭,我不明白我怎么成了一个“富农”子弟;我不知道,途隔数千里之外的父母亲发生了什么不祥,我成了“隐瞒出身”,欺骗党的有罪之人。8mj北大荒之情
  我仿佛掉入了无底的黑洞,被宣判了政治上的死刑,再也看不到前途。我哭倒在炕上,哭肿了双眼。8mj北大荒之情
  第二天一早,我勉强睁着红肿的双眼,在雪野中奔跑了十五里路,赶到邮电所;拍了一份电报到家,内容是:“速告家中近况和我的家庭出身”。8mj北大荒之情
  若干月后,父亲的回信来了。他告诉我在“清理阶级队伍”中他已被清进“牛棚”里,失去自由了。他还告诉我,我的祖父是一家小镇布店的职员,在父亲十岁时病故了。是我的曾祖(他倒是一个富农)抚养大了父亲。他要我相信他的一生是清白的。8mj北大荒之情
  我还能说什么呢?我能去怪我从未见过面的曾祖、祖父吗?谁能想到这里的出身要“查四代”呢?!
8mj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