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1990版《北大荒风云录》(122)

悲思难掩泪难遏
时间:2017-09-27 10:03:18  来源:原兵团机关北京知青  作者:周运立  

  一九七六年四月八日,佳木斯上空漫布着阴云,大风也刮得昏天黑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年初刚被撤销,此时兵团机关各部门还在最后履行着自己的职责。上班不久,全机关就集合列队去火车站广场参加合江地区暨佳木斯市反击右倾翻案风、坚决拥护撤销邓小平党内外一切职务的群众大会。Qyg北大荒之情
  趁带队的人不注意,我溜出了队伍,给队伍中的赵文华使了一个眼色,我们就一前一后地溜到电话站去找杨振明了。Qyg北大荒之情
  电话站值班室早已成为我们聚会的地方。杨振明是站长,这天他借故自己值班,又给值班员放了假。Qyg北大荒之情
  刚坐下,司令部的王路通拿着一封信也溜进来了。他进门就说:“‘副主席’来信了。”Qyg北大荒之情
  “副主席”指的是林建,原在兵团机关农场工作,一九七五年因家庭困难返回了北京。这几天,我们几个一直盼望着他来信传一些北京的“小道”消息。每天报纸刊登的那些屁话,虽然都仔细地看过了,但我们一点也不相信。只是在揣摩着那些黑字谎言以外的东西。Qyg北大荒之情
  信中详细地讲述了清明节前后天安门广场群众自发悼念周总理宏伟悲壮的场面,还抄了许多悼念周总理、反对江青一伙的诗词。我们几个围在一起看着信,完全沉浸在信中所描写的悲痛愤怒的氛围之中。Qyg北大荒之情
  赵文华是一个佳木斯青年,患白血病已经三年了,一直乐观顽强地生活着。他凝视窗外,火车站广场上,密密麻麻的人群,数不清的旗帜横幅,把广场塞得满满的。由于窗户是密封的,听不见广场上的声音,只看到人们一伸一屈地举着胳膊。他突然顿足捶胸,大喊:“何罪之有?何罪之有?天理何在!天理何在!”然后激愤地在室内踱起步来。Qyg北大荒之情
  杨振明说:“弟兄们,随便讲,值班室是防尘的,隔音的,不怕隔墙有耳。”Qyg北大荒之情
  王路通叫着杨振明,“来,给大家念念。”Qyg北大荒之情
  杨振明是天津人,但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他拿起信念了起来。信中那浸透了深情的词句,掷地有声的话语,一下子把我们带进了天安门广场悲怆的海洋中。声音渐渐哽咽,我们也不觉流出泪水。Qyg北大荒之情
  赵文华这时高声道:“清明时节狂飚落,飞沙走石惊心魄。天不能死地难埋,悲思难掩泪难遏。”Qyg北大荒之情
  四月的北疆,春天姗姗来迟,大风狂啸了一天,始终没有吹开天空中的乌云。我们四个人一直在电话站的值班室里,沉浸在难以排解的忧思之中,忘记了吃饭和喝水,也不知天之将黑。Qyg北大荒之情
  一九八一年五月,赵文华的白血病恶化,住进了佳木斯市中心医院。Qyg北大荒之情
  一天我去探病,他躺在病榻上,形销骨立,但两眼仍充满了对生的希冀。病房外一片新绿,阳光从树隙中穿过玻璃照到他的身上。他拉着我的手说:“阎王爷来摸我的鼻子了,料是躲不过去,我们再也不能相聚了。你还记得七六年的四月八日吗?”Qyg北大荒之情
  我点点头,强忍着涌到眼角的泪水,平缓地说:“你看我的记忆力可好?‘清明时节狂飚落,飞沙走石……”Qyg北大荒之情
  他沉重地点点头说:“如今我是江郎才尽,难以为继了。”然后就疲惫地合上了眼睛。当天下午,他就永远地离开了这充满大好春光的人世。Qyg北大荒之情
  而今我们都已各奔东西,真的难得有机会相聚,渐渐地音信也少了,然而这段历史却使我难以忘怀。Qyg北大荒之情
  我想说,无论如何,祖国,你永远在我们这代人的心中。
Qyg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