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1990版《北大荒风云录》(120)

“逃跑”
时间:2017-09-22 09:23:02  来源:原15团北京知青  作者:郑连江  

  那是到东北兵团的第二年,思念母亲的梦时时困扰着我。濛濛细雨,更加重了这思乡的心绪。6Q7北大荒之情
  全连的人都在食堂听“四好连队”初评报告。我和“烟鬼”见有机可乘,便悄悄溜出连队。逃跑是我们蓄谋已久的。“大腮”把我们送到路口,流着泪握别。我们穿着塑料雨衣,在雨中踩着泥泞,匆匆走到二十里外的长途车站。心里总担心后面有人追,车又迟迟不来。正急着,一辆卡车停了,有人下车。看来天不绝人,是个好兆头。6Q7北大荒之情
  车上半车鲜鱼,我俩紧裹雨衣,踡缩在车后。6Q7北大荒之情
  鹤岗的街上没有什么人,离开车还有三个多小时。把手提包放到转运站同学那里,就上了街。先吃饭,又买了几瓶罐头带给妈妈。6Q7北大荒之情
  回到转运站,天色已经昏暗,同学正在门口等着,一脸惊恐。他告诉我们,连长带了二十多人来抓我们,人都去了车站。6Q7北大荒之情
  怎么办?晚上这趟车是走不成了,我们只好又回到街上。6Q7北大荒之情
  雨停了,街上的人越来越少。我们又累、又怕、又冷,战战兢兢地摸到长途汽车站。高台阶上的门闭着,挂着锁,没办法,这时又下起了大雨。贴着墙,我们一步步挪到火车站候车室外,探头望进去,里面灯光明亮,感到暖烘烘的。靠门坐着两个熟面孔,都是身强力壮且革命最坚决的。其中一个突然站起来,直朝门口走来。我们紧紧贴在墙上,憋住气。那位站在门里,往外撒了泡尿又回去了。6Q7北大荒之情
  雨越下越大,浇得人睁不开眼。我们摸到一间破岗亭,钻了进去。里面也在下雨,听着响成一片的雨声和震颤心肺的雷声,我们紧紧蹲在一起。闪电光中,门口的雨帘,像玻璃珠串起来的一样,狂风推得岗亭吱嘎作响。实在没法呆,我们偷偷儿钻进车站货库。虽然四周无墙,但总算浇不着了,雷声好像也远了些。在这里俩人挤着居然沉沉睡着了。6Q7北大荒之情
  早晨醒来,天已大亮。雨不知什么时候停的,灰濛濛一片薄雾。连长领着一帮人正在转运站里睡着,鼾声如雷。想必火车站里还有人值班。反正得走,一来想家,二来回去没好儿。于是我们空着手,踩着枕木沿着铁轨向下一站走去。6Q7北大荒之情
  四周空荡荡的,只有两条冰凉的铁轨。闷着头走,谁也没有话说。又下起了雨,越下越大。我们躲进路边的一间小屋里。一位和善的老人招呼我们坐下。不知怎的,老人脸上慈善的笑容更使我想起了母亲。想着这一天里的境遇,心里酸酸的。6Q7北大荒之情
  赶到火车站,我们早已疲惫不堪,脚疼得不想再落地。但连长他们还是有可能追来,不敢去候车室,我们坐在铁道边的圆木堆上,默默地捱过了个把小时。在车上,我们换了好几个车厢,最后坐在了临门的座上。6Q7北大荒之情
  到了佳木斯,还在兵团范围之内。危险仍然有,我们钻进一家饭馆,狼吞虎咽地塞着能买得起的吃食,饿坏了。但眼、耳时时注意外面的动静。上车后,我们时不时调换座位,这一夜仍不踏实,似睡非睡地熬着。都到长春了,我们甚至还怀疑连长他们会追来。但是我想,就算连长他敢来,车上的人也会帮助我们。我和“烟鬼”对面而坐,突然大笑起来。三天来第一次笑了。还有什么比见母亲更开心的?让连长见鬼去吧!6Q7北大荒之情
  明亮的阳光照在我们憔悴的脸上,可我们竟一点睡意也没有。我体会到一种“胜利”的喜悦,尽管我们早已衣冠不整,袋里也已然空空如也。
6Q7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