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1990版《北大荒风云录》(119)

《红哨兵》的呐喊
时间:2017-09-20 10:09:15  来源:原6团北京知青  作者:于英华  

  “战争的烈火越烧越旺,火药的气味越来越浓,在这敌我生死搏斗的关键时刻,《红哨兵》穿过炮火硝烟、迎着枪林弹雨诞生了!”眼前,《红哨兵》小报上三个醒目的红字刊头,红蓝相间的混色套印,还有一行行隽秀、充满书卷气的仿宋体字,把我的思绪又拉回到二十年前连队报导组的生活……VQ4北大荒之情
  那是一九七〇年。VQ4北大荒之情
  地里的活儿干完了,女生到仓库里剥玉米豆儿,男生上山割条子,活儿一轻省下来,人们反倒觉得无聊。空闲时间,有的凑在一块儿甩扑克,有的从小卖部拎瓶高梁酒掺和着家里寄来的咸肉、辣菜什么的,窝在一堆儿臭聊。当时正赶上副连长当兵不告而辞,一时间连队人心浮动:想家的、盼电报的、发牢骚说怪话的、打架斗殴的,给连队添了不少事儿,有人还鼓动着,怎么想招儿回城。以往知青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热火朝天的革命干劲正在被一种无形的东西消磨着。VQ4北大荒之情
  一天晚上,我把连部火炉捅得旺旺的,各排报导员都被招呼来了,大伙儿合计合计咋办。VQ4北大荒之情
  二排叫铁牛的开了第一炮:“这几天晚上我常看到信号弹,战争随时都可能打起来,连队可不能再散下去了啊!”VQ4北大荒之情
  这话一出,大伙可就“开锅”了:“可不是,报上说了,战争迟早要打起来,咱们可麻痹不得,要时时想打,事事想打,处处想打。”VQ4北大荒之情
  “平时为战时,我们得有所准备,有所打算。”VQ4北大荒之情
  “嘛也别说,咱们就说说咱连报导组咋办吧?”VQ4北大荒之情
  “咋办?咱连饭堂里不就那两块黑板?管不了大事,大伙儿还说那光线太暗,没法瞧!”VQ4北大荒之情
  “咱这倒好,世外桃园了,一份《兵团战士报》,个把礼拜才看到。”VQ4北大荒之情
  说起这些,各排报导员的气不打一处来,可憋着劲干的情绪也更足了。VQ4北大荒之情
  “活人不能让尿憋死,咱们总得拿个办法呀!”VQ4北大荒之情
  我见大伙正在热乎劲上,就把连报导组商量过的想法端了出来:“大伙看办张小报怎么样?主席少年时代办《湘江评论》,咱们在二龙山,能不能也办个‘二龙山评论’?”VQ4北大荒之情
  一听说连队办报,大伙儿顿时更来了精神,都认为是个好主意。连队报导组只有两个人,可各排报导员都是“民选”的,既有积极性,又有一定的“文化”。大伙定下来,白天干活儿,晚上写稿,谁也不许偷懒。VQ4北大荒之情
  办小报说起来容易,可真地办起来就不那么简单:置办东西要用钱;买油墨、纸张要进城;油印小报要有地儿……这还算不了什么,为把小报办得形式活泼,我们还采用了套色油印。那次我们踏雪步行几十里,专程去团部买回了红色油墨。当知青们拿到起名为《红哨兵》的小报时,都交口称赞说:“咱连的小报真不赖,套色油印,比《兵团战士报》还带劲呢!”VQ4北大荒之情
  小报出些什么内容,是当时费心费神的事:要打仗了,总得有点火药味;要忆苦思甜了,总得跟上形势,说说张大爷李大婶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的事;那看“黄”书的,就更不能轻而易举放过了。记得我们发了一篇专稿,题目就叫《敌人在进攻》,那里说的可严厉了——“阴暗的角落里唱起稀奇古怪、令人肉麻的黄色小调,早已被抛进垃圾堆的资产阶级破烂在大泛滥,正如列宁所说:‘旧社会灭亡的时候,它的死尸是不能装进棺材埋入坟墓的,它在我们中间腐烂、发臭,并且毒害我们’。这就是阶级敌人用软刀子害人……,我们要疾呼一声:同志!快猛醒吧!”这“振聋发聩”的声音,今天读来都令人心惊肉跳,可当时是叫人喝采的一篇好文章呢!VQ4北大荒之情
  那一段,我也着着实实前前后后地忙乎着,就于大娘的“战备馒头”我就深挖了几次“思想境界”。开头我这么写的:今天我在贫农于大娘家里发现了一筐馒头,看样子能吃好几天呢!蒸笼里刚刚出笼的馒头又被装进了筐里,而原来筐里的硬馒头拿出来重新装进了蒸笼……”看,真够弯弯绕的。于大娘蒸的这叫“战备馒头”,她告诉我说:“这些馒头用途可大啦,好几天不做饭都行”,“平时常备不懈,战时才能供得上,打击侵略者才有劲呢!”于大娘的境界可真够得上水平的,我为此激动了一个晚上,几次起身几次躺下,后来抑制不住在忽闪忽闪的油灯下加上了这么两句话:“家属们行动起来了,我们兵团战士也绝不能停留在原来的步子上”,“革命战士行动之时,便是敌人灭亡之际!”后边这句话我尤为得意,说心里话,于大娘真让我懂得了不少,后来不少同志也说这几句挺提“神”呢!VQ4北大荒之情
  《红哨兵》的确“红”起来了,稿子来了不少,大晚上加班的时候也多了,眼熬红了,算不了什么,为了消灭帝修反,什么都不在话下。就在我们的刻笔下,一份份《红哨兵》与连队同志见面了,象故事《小锅饭》、《修镰刀》,通讯《一尘不染的司务长》,短评《让毛泽东思想占领一切阵地》、《这个“劲”松不得》等等都问世了,那真是红火得很,在全连、全营,以至团里都有点名气了!VQ4北大荒之情
  兴奋之时,上峰到连里来了一个工作组,说是检查“一打三反”的。那天,他们把司务长叫到我们报导组——那是一个不到十平米的小屋,火炕占去一大半,地上一个包装箱上放着一部老掉牙的油印机、两盒油墨和几个旧瓶子,炕上放着一张小饭桌。VQ4北大荒之情
  工作组的同志环视了一下四周,若有所思地问:“连部每月只有两块钱的办公费,你们办小报用的纸张、油墨花的是什么钱?记在哪笔帐上?”VQ4北大荒之情
  “这……?”司务长支唔了半晌,又好似恍然大悟,“是啊,没有帐,没花钱。”VQ4北大荒之情
  “油印机是从营部借来的,纸是家里寄来的,其他东西都是我们用津贴费买的。”我没好气地回答。VQ4北大荒之情
  “是啊,那天坐火车去北安,我们俩事先忘了通个气,结果买了两块钢板、两枝铁笔、两筒蜡纸……什么都买了双份。”另一位报导员听出了点名堂,想缓和一下室内气氛。VQ4北大荒之情
  “对!对!他们俩,哦,不,他们没花连队一分钱。”司务长又赶忙接上了话茬。VQ4北大荒之情
  看没问出点什么,也没什么可问的,工作组的同志便走了,临走时,向我们要了一份近期小报。VQ4北大荒之情
  第二天,我们的小报《红哨兵》便被“查封”了。理由谁也不清楚,过了一段才传出,小报被“查封”是由于搞“多中心论”,“冒犯”了《兵团战士报》。VQ4北大荒之情
  真让人哭笑不得,原来我们想为无产阶级革命路线鸣锣开道,大声呐喊,可现在我们自己却被剥夺了权利,我们也真想冲天呐喊一声啊!可哪能喊得出来,又哪敢真喊啊?我们只有呆呆地望着失落在一旁的铁笔、钢板、蜡纸……
VQ4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