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1990版《北大荒风云录》(101)

啊,大学!
时间:2017-08-11 11:37:32  来源:原8团北京知青  作者:张润和  

一九六八年七月十三日rmU北大荒之情

  火车十点三十八分开出北京站。为了反帝反修,捍卫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我报名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参加屯垦戍边。rmU北大荒之情
  当教师的爸爸想不通,他主张我留在北京等待机会考大学。全家人都笑他迂腐。可不是么?都什么时候了,还有这种想法。两年前,男四中、女一中的倡仪,促使政府取消了修正主义的高考制度。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运动已进行了两年,开辟了无产阶级革命的新纪元,今后,全国都是红彤彤的毛泽东思想大学校,旧的大学还会有么?即使有,也绝不会有考试了。rmU北大荒之情
  摆在面前的路只有一条:上山下乡,与工农相结合!
rmU北大荒之情

一九七〇年×月×日rmU北大荒之情

  毛主席的最新指示早就发表了,大学还是要办的,要从工农兵中选拔学员。最近,各地都在这么做。rmU北大荒之情
  昨天,河南的同学常文来信问我:有没有上大学的希望?我哑然失笑,告诉他:没有突出贡献,哪敢想?rmU北大荒之情
  现在讲究工农兵上大学,管大学,用毛泽东思想改造大学。
rmU北大荒之情

一九七三年八月×日rmU北大荒之情

  袁洛被推荐上清华大学了,几个同来的知青到团部小馆为他送行,三个女的都破例喝了酒,既为袁洛高兴,也为自己哀愁。这两年,招生的大学多了,每个大学招的人也多了。象袁洛这样的人,老实,学习努力,干活卖力气,人缘也好,走得让人服气。同来的知青走了不少了。他们本身条件不算坏,可别的因素也管用。rmU北大荒之情
  闻汇,出身好。下乡后,揪漏网走资派、抓落实干部政策、抓一小撮阶级敌人,样样不落后,当了副指导员,入了党,很容易得到推荐。rmU北大荒之情
  邵举,学习优秀,但超过了报名年龄。我琢磨他跟指导员的关系很“铁”,不然拿不到上学名额。rmU北大荒之情
  石宇,下乡时爸爸被打倒,定为叛徒。现在解放了,官复原职。革命干部子女,理所当然上大学。rmU北大荒之情
  知青都想上大学,去不了的是大多数。谁都明白,上大学就意味着回城。父母盼子,望眼欲穿。知青们对回城的切盼,绝不亚于上大学。
rmU北大荒之情

一九七四年八月×日rmU北大荒之情

  奉营部指派,在团部批了几天考卷。单独在外,没人找我参加政治学习,伙食也比在营里好些,难得惬意。rmU北大荒之情
  上午,军务科的一个干事找我,问能不能给一个叫白健的考生加点分。他说团里打算让白通过上大学回北京,因为他哥哥干活时被砸死了。让活着的一个回去,也好对他的父母有个交待。rmU北大荒之情
  下午,来招生的同志找我,也恳请我将白健的语文成绩定为及格。他说:“我们决定要这个人,要是语文不及格,回去不好向上级交差,再说清华这个学府全国闻名……”言犹未了,面露难色。rmU北大荒之情
  白健的卷子,我看过了,根本就没有可以“落实政策”的地方。可为了知青,为了母亲,改成六十分!rmU北大荒之情
  联想到自己,想上学而没机会参加考试,却给考大学的人判卷评分,还凭空给人加了二十多分,不禁烦恼平添,惬意全无。
rmU北大荒之情

一九七六年七月×日rmU北大荒之情

  回城的知青越来越多了,手法五花八门。没钱的、没权的、没门路的、不会玩横的、不会耍赖的,还得指望上学这条路。rmU北大荒之情
  闫芳姐妹俩同来北大荒,不幸姐姐落水淹死。那次是八女投江,四人溺毙,真惨。这次妹妹在亡姐的同学带领下,挨门挨户串访贫下中农,恳求叔叔大爷大婶大娘们看在姐姐的份上,投自己一票。听了让人心酸。rmU北大荒之情
  贾月,电工。一次趁停电去抢修线路,不料爬上杆顶操作时,突然提前送电,当场被击昏,靠一根保险带吊在半空。幸好有车经过,将其救下。痊愈后,赶上推荐大学生,各方意见趋于一致。“贾月不上学谁上学”。好友闻之,拍手称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电得好!
rmU北大荒之情

一九七七年十二月×日rmU北大荒之情

  考完了最后一门功课,极度亢奋与极度疲倦交织,几个伙伴回宿舍就躺下了。谁也睡不着。谁都觉得自己考得不错,但又无法否认自己的某些低能。时至今日,一块下乡的同学,能走的都走了,剩下的是一点手段都没有的。所幸恢复了高考,这些人才算捡到了一条出路。rmU北大荒之情
  六三年下乡的北京知青老姚说,我出一道题,谁答得好谁就能考上大学。这题是:“你为什么要考大学?”我背书般地抢答道:“为四化而努力学习!”老姚说:“不及格!”杨博说:“活到这份儿上,我觉得这辈子上不了大学怪他妈冤的!”屋内一片掌声、喝采声。rmU北大荒之情
  笑罢,大家又骂起教育科那个芮科长。他小施手段,授意将其女儿考座旁边安排了一个“老高三”,靠地理位置占便宜。众人心知肚明,却无仗义直言之举。rmU北大荒之情
  不行,我要记到日记里。
rmU北大荒之情

一九七八年二月×日rmU北大荒之情

  拿到了,拿到了哈尔滨师范学院的录取通知书!rmU北大荒之情
  本来已经绝望了,真以为老姚的预测显灵,杨博已在半个月前接到录取通知书,一番欢宴之后,早报到去了。rmU北大荒之情
  现在,通过堂堂正正的考试,我可以昂首迈进大学校门,可以……rmU北大荒之情
  突然间,我感到了人的尊严,不必再看人脸色,无需羡慕他人,不用违心去奉承,也不用强作笑颜去送礼。我站起来了,我活了!比原来高了! rmU北大荒之情
  难舍难分,难分难舍,此时此刻,我们真的要上大学走了rmU北大荒之情
  一纸通知书,又使心头掠过一丝眷恋。我不嫌弃这黑土地,更不嫌弃这里的乡亲,我渴望上大学,也渴望回到北京。北大荒的土地,听到了吗?.北大荒的人民,理解我吗?思绪也掺进些许悲凉。我本该十九岁迈进大学校门的,可如今我就要满三十一岁了。历史啊!你不觉得这玩笑开得过头儿了吗?
rmU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