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萃 > 连载

1990版《北大荒风云录》(99)

血汗悲歌
时间:2017-08-09 09:10:10  来源:原64团北京知青  作者:张宗培  

  一九七〇年初春。黑龙江省孙吴县境南端荒野上两栋四面透风的“杆儿加泥”里,乍醒还睡的几十名知青,那尚显单薄正待发育的躯体似乎还在漫长冬夜缺粮、无水的恶梦中苦苦挣扎。也许是饥渴?也许是寒冷?这几十个人的神经已行将麻木。nyR北大荒之情
  天地间似乎已忘却了北国边陲一隅的生灵,然而,人类求生的本能却永远不会死亡。nyR北大荒之情
  一声号令乍起,分不清远近,几乎要把这群人的耳膜撕裂,要麻木的神经也重新萌动起来。“一人一把镐,一镐三亩田,二亩种小麦,一亩种大田”。这号令足以让我们裂开胸腔子,把那稍嫌不足,几又被严寒凝却的热血一股脑儿地喷出来。nyR北大荒之情
  一九六九年,潮水般的知青涌入北大荒,造成一些地区粮食严重短缺,生产和越冬物资匮乏。六十四团十七连的第一批知青是年五月在辰清桥以南二十四公里处建点,当末一批知青来到这里时,已是初冬时节。进入冬季,粮食供应不上,整个团都处在饥饿的困扰之中,十七连马料也被知青吃净。在滴水成冰的日子里,羊和大牲畜冻、饿死无数。nyR北大荒之情
  可这几十条生灵还活着。但却无由证明自己的存在。那时候,这一类号令谁都不陌生,可处在“严冬”里的我们,多需要一把火呀!终于盼来了“春天”盼来了机会,兵团战士的任务不就是屯垦戍边吗?春天是什么?看来只有经历过真正严冬的人才知道。nyR北大荒之情
  “……形势一片大好,越来越好”,指导员神情严肃,“四个第一好,这是个创造……,我们是毛主席的兵团战士,毛主席要我们一人一把镐……”这当然不是毛主席说的,但是在昏暗的油灯下,大家都入神地听着。一张张本就清瘦再由于饿而失神的脸也重又放出了光。心里突突乱跳,身上直起鸡皮疙瘩。会后,女知青还用血写了《决心书》,这使指导员激动了,“这不是干哈!是干哈!太干哈了……”他操着一口方言,已经语无伦次。nyR北大荒之情
  为保证“会战”,团里特别为每人每天的粮食定额上加了二两豆腐渣,也算是“粮草先行”了吧!可后来各连队都用豆腐渣喂猪。虽然多了二两豆腐渣,但是烤饼却薄了,原来加了豆腐渣的面不发,这着实给我们精神上增加了压力。nyR北大荒之情
那时候,干革命归干革命,可吃不饱的滋味儿是真难熬。那不是一天、两天吃不饱,而是天天、顿顿空着半个胃。nyR北大荒之情
  “一人一把镐”,镐是我们捐钱买的。团里供应不起开荒的工具,用自己买的原始工具向原始的荒野挑战,或许更能增加神圣的使命感。 nyR北大荒之情
  没有猎猎战旗,腹中也空空荡荡,谁能怀疑这一颗颗赤诚的心呢?nyR北大荒之情
  在灰暗低垂的天幕下,迎着北大荒早春的寒风,立足于茫茫荒原,世界仿佛变小了。这荒野就要在我们手中变成沃土。建设起钢铁边防,胸中涌起一股股难以名状的情感,那种精神、那种气势,有什么力量敢接受这样的挑战?我真想不出来,我更不知道,这千古荒原是否感到了兵团战士脚步的震颤?nyR北大荒之情
  在北大荒开生荒地,七十五马力“东方红”拉三片犁铧,油门轰到底,几乎还跑不起来,抡锄头刨,谈何容易。厚厚的草皮,千百年来形成了盘根错节的草根,一锄头下去,撅不起来,拉拽不动。只有先用斧子砍出几十公分见方一圈沟,用二齿子刀起一点,再用斧子从下横着将草根砍断,随拽随砍。起出来的草皮子,薄的五寸,厚的一尺,含土量很少。再向下挖一层,连同弄碎的草皮子,耙碎了,才好下种。nyR北大荒之情
  我们若干人分成一组,没有猎猎的战旗,腹中也空空荡荡,可有谁能怀疑这一颗颗赤诚的心呢?没人说苦,没人喊累,渴了喝两口“泡子”水,饿似乎也暂时被忘掉了。女知青中不时还有笑声传来,锄头、大斧一次一次被抡起,又一次次落下,全部力量,所有的信念,毫无保留地埋向这荒原。粗糙的锄把在肉掌中千百次地运动,被磨得光滑发亮。然而,饥饿、疲劳是客观的,人的耐力并非没有限度。一天尚可,两天也行,时间长了,忍耐超过了极限。nyR北大荒之情
  每天晚上,当拖着疲劳已极的双腿爬到“小杆儿铺”上时,人就像了趴了架的黄瓜秧,连最敏感的饥饿神经也疲倦了。那时每晚八点钟有不能少的“天天听”,听着听着便睡着了,活儿苦,梦可甜。nyR北大荒之情
  不知道别人在想什么,我时而想,“要是有谁说这活儿不累,就他妈的让他来试试”。但嘴上不说。nyR北大荒之情
  几天过后,有女知青晕倒在地里,刺激一下子又来了,真如同到了接受考验的关键时刻。“这是面镜子,要狠斗私心一闪念”,指导员这样对大家说。没晕倒恐怕是私心斗得不彻底,什么私心呢?nyR北大荒之情
  饿着肚子斗“私心”真是越斗越饿,但谁也没有二话,又不停地抡着、砍着、刨着……我不曾尝过晕倒的滋味,有时用力过猛,眼前冒金花,往往这时候就提醒自己,下一次得悠着点儿,或许这就是私的一闪念?nyR北大荒之情
  手上一串串大泡,由白变红,红了再破,那是什么滋味儿,恐怕只有去亲身体会了。nyR北大荒之情
  二十天苦战过后,一块黑色的润土镶嵌到了枯黄的原野上。横量竖比也超不过八亩地,望着这不尽壮观的成果,我们好像失去了笑的勇气。谁都清楚这离要求差得太远,谁都清楚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谁也不再说什么,连指导员也闷了。我自问,斗私心?吐了血我也抡不出三亩地来。尽管如此,大家心里仍有一丝丰收的希望。下种了……nyR北大荒之情
  发芽了,长高了,逐渐变绿了,很快又与周围的荒野溶成了一色。毕竟这是第一次劳动的成果啊。可不久,我们就发现了一个简直不敢正视的现实。那高的、壮的是草;那矮的、弱的是苗。难道与大自然较量的第一个回合就这么可悲吗?nyR北大荒之情
  “一九七〇年,六十四团十七连播小麦八亩。绝产”。这便是我们在兵团奋斗史上的第一笔记录,可谁也不相信这是失败。因为,那原野上奔驰的“东方红”,那漫山遍野的黄花菜,那与片片白桦林交相辉映的青瓦红砖……这壮美的画卷,这田园诗般的梦境,已深深铭刻在我们的心里,足够我们努力一辈子,一次失败算什么,希望在下次的努力之中。nyR北大荒之情
  可我们当时真想不出,这种徒劳的努力,这种可悲的结局,还会有多少次,谁也不会去想,只有一次次认真地去做,又一遍遍痛苦地承受。nyR北大荒之情
  一次次奋斗,一次次失败,一次次挺起胸膛,一次次颓然倒下。理想中的努力与现实中的失败碰撞,迸发出炽热而又无情的火花。这火花熄灭又燃起,但她还是去了,去了。
nyR北大荒之情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人浏览
系统发表评论默认为匿名发表,无需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如愿留下姓名只需填写用户名和验证码即可。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最新更新
热门排行